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野狼总裁有秘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9 页

 

  他是那么忙碌,已经没有勾搭淑女名模借以制造野狼假象的时间与心思,也就不需要熟知内情的她跟随保镖军团出动,再悄悄潜进房间把他“营救”出来。

  原来,自己跟席定南的联系竟是如此薄弱。

  尤其此刻关尚平正日夜陪伴在他身边,相信现在的野狼总裁在公事之余必然春风得意。

  在席定南的脑子里,一定没有她的位置吧!就算他脑海中真的存在一个女人的身影,那也是某个名媛淑女,例如他两年前见过、至今仍念念不忘的化纤企业董事长千金……

  乔燕笙委靡地微侧螓首轻靠膝头,青葱手指不知不觉抚上自己的唇。

  那个吻是那么甜美慑人,她从来不知道原来男人的嘴唇看似刚毅,实际上却如此火热柔软。

  那一晚如果她没有哭泣阻止,如果席定南继续亲吻她……神魂颠倒的自己会不会甘愿出卖灵魂,以求第三个吻?

  视线忍不住再往脚边的移动电话瞟去,假如她主动打电话找席定南呢?当然不能坦白直说她想念他,而是借口自己担心他的安全……

  不好,这一次的法国行是由虎川哥带队,一半的保镖军团都出动了,她这么问摆明不信任他们,唉,她该怎么办才好?

  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喀嚓”声响,坐在台阶上的乔燕笙立刻警觉地抓起手机利落起身。

  走廊上的明亮光源随着开启的安全门照进光线幽暗的安全梯间,开门的人显然没料到门后竟然会有人,当场也吓了一跳。

  “对不起,我没想到有人坐在这里……”

  乔燕笙笑着摇摇头,表示不以为意。“没关系,门并没有撞到我。”

  第5章(2)

  看着对方一身中规中矩的OL裙装,一头乌黑发亮的整齐短发剪到耳下三公分,纤瘦窈窕的身材与清汤挂面的发型,让她看起来像才刚踏出校园般,热心的乔燕笙立刻以大姐姐自居。

  低头看见女子抓在手中的果汁和面包,乔燕笙重新坐回台阶,刻意让出隔壁的位置,“怎么没有去餐厅吃饭,而是一个人跑来这里啃面包?”

  女子感受到乔燕笙的友善,也不扭捏推拒索性直接坐在她旁边,两人一起并肩坐在安全梯的台阶上。

  “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还没来得及认识什么人,与其一个人孤零零坐在餐厅吃饭,倒不如坐在这里简单解决一餐,顺便想点事情。”

  “想事情?那么我在这里会不会打扰你?”

  “不会,如果你愿意帮我解说一下京极流的工作环境,我会很感激你。”

  女子的直率顿时让向来直来直往的乔燕笙心生好感,也开始热络起来,“你在哪个部门工作?”

  “总裁秘书室,今天刚完成报到手续。”

  “这么说,你是隶属总裁特助管辖喽?”

  “咦,不是直接面对总裁吗?”女子诧异地眨眼,圆睁的瞳眸在那张小巧的鹅蛋脸上更显晶亮。

  “当然不是,我们京极流集团的编制跟其他企业不一样,公司上下只有一个人能够直接面对总裁,那就是总裁特助关尚平。不说你可能不知道,关先生的职称虽然是总裁特助,但事实上他是京极流第二大股东,职权仅次于总裁席定南。”

  女子垂下螓首啃咬面包,喃喃自语,“我知道他很有钱,但没想到竟然会是京极流的第二大股东……”

  乔燕笙提醒自己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的交谈上,然而自己的一双视线却始终忍不住往手中的移动电话瞄去,“你说什么?”

  “你刚才说我的直属上司是关尚平先生?”

  “我想你暂时还不到那种程度,”乔燕笙撇了撇小嘴,“别怪我说话没礼貌,但是你早上报到的时候,秘书室的前辈没有跟你强调你们部门特别重视职权层级的划分吗?”

  “好像提过……”事实上,她当时紧绷的思绪在听到总裁特助与总裁一起出发前往法国出差之后,全部的心思就暂时放松停摆了。

  女子转了转眼珠,微微浅笑的神情潜藏一抹复杂,说不出究竟是松了口气还是遗憾?

  “也就是说,以我只是秘书室新人的身份,关先生是不会直接找我对谈的?”

  “没错。”乔燕笙皱了皱可爱小巧的鼻尖,眉眼间尽是不以为然,“当初我听到的时候觉得很可笑,同样都是工作,秘书室凭什么在内部制定自己的一套金字塔架构?像我们保镖军团才不会这样,一律由虎川哥领导和分派工作,大家讲求的是互相配合的默契。”

  女子惊讶睁眼,“你就是京极流赫赫有名的保镖军团成员?”

  “很有名吗?”乔燕笙羞赧之余,又不免感到一丝骄傲,“对哦,我都忘了跟你自我介绍,我叫乔燕笙,你呢?你看起来好年轻,大学才刚毕业吗?”

  “我看起来像大学刚毕业吗?”女子笑得好灿烂,圆亮的双眼几乎开心得眯成一条线,“我已经是一个小孩的妈妈了,我的皮夹里有我女儿的照片,你要看吗?”

  诧异不已的乔燕笙探过头直往女子手里的皮夹张望,“好可爱哦,唇红齿白的,跟你好像!”

  “她快满两岁了,走路越来越稳,最近说起话来就像个小大人一样,还喜欢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呢。”

  越看越喜欢的乔燕笙索性从她手里拿走那张照片仔细端详,“哈哈,好有趣哦,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董心。”葱白的手指轻轻抚摸照片,“我叫董品妍。”

  “你女儿跟母姓?”

  “我的心肝宝贝是我一个人的,当然由我独立抚养她。”

  乔燕笙笑着点头赞同,觉得眼前这个朋友她交定了!“我有个秘密堡垒,我把那里当作自己在公司里的私人行馆,还满豪华的唷!里头还有一个空座位,你有没有兴趣?”

  “私人行馆?你是说可以躲在那个地方吃东西,偶而还可以一起咒骂上司聊八卦的秘密基地?”

  “差不多是那样!”

  乔燕笙笑着拉起这个新朋友一起站起来,推开安全门往长廊的角落走去。

  一见如故的两人有说有笑地走着,直到乔燕笙领着她来到医务室门前。

  董品妍轻捂着嘴唇,逸出一声轻笑,“你忘了跟我说,里头还有几张床可以供我午睡偷懒呢!”

  “反正关特助出差,我们保镖军团的主子席定南也不在,咱们两个就来一场悠闲的午餐时光吧!”

  她们两人就像偷了鱼儿的猫,准备把美食叼回秘密基地愉快分享。

  当乔燕笙兴高采烈推开医务室的门扉时,悬挂在上头的风铃响起一阵悦耳响声,门内的刺眼阳光扎得她们俩一时间无法睁开眼睛。

  两扇大窗户被打开,夏日的风吹送进来,将窗边薄帘吹拂得宛如舞动的裙摆。

  当双眼终于适应灿烂艳阳后,困惑的乔燕笙在心里怀疑,难道自己昨天忘了关窗吗?

  蓦地,伫立在窗边一抹高瘦的身影吸引乔燕笙的注意,顿生警戒的她立刻将董品妍护在身后。

  “你是谁?”

  拿着书站在书柜旁的男子在听见询问声后转过身,在某个凑巧的角度,阳光照在他的眼镜镜片上折射出刺眼的光,让他看来多了一抹精明的诡谲之气。

  只是那感觉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友善的男子脸孔。

  “终于有人上门了,我的第一个病人。”

  “病人?”

  乔燕笙和董品妍互望一眼,发现眼前这个高瘦男子果然身穿白色医师袍,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让他看来忠厚老实,甚至有点书呆子的感觉。

  “你们好,我是第一天上班的住院医师言柏约……嗯,应该不能说是住院医师,这里不是医院,顶多只能称得上是保健室医师吧?总之我以后就在医务室上班,负责整个集团的员工医疗事宜,请多指教。”

  哇,私人行馆没了。

  她们两人默契地对望一眼,不晓得该不该离开?

  “快请进啊,你们哪里不舒服?”

  心里不舒服,因为偷懒的地方不见了……乔燕笙撇了撇小嘴,率先走进去,“我怎么从来没听说有医师要来?”

  “听说是总裁特助的意思,他认为医务室一直闲置也不是办法,再说京极流集团的员工有几百人之多,是应该要有一个医师驻守应付突发状况。咦,你们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啊,难道是想来找医生聊天?”言柏约推了推镜框,温和微笑。

  “不是,我是来拿走自己放在这里的私人用品的。”

  乔燕笙先是朝董品妍歉然一笑,率先走向自己惯用的办公桌准备收拾物品。

  “原来是你啊!”言柏约惊喜地随手将手里的书塞进柜子里,“早上我整理办公桌的时候发现有人长久以来,一直将这间闲置的医务室当作私人办公室,原来就是你。”

  “是私人行馆,”乔燕笙瞄了他一眼,有些不开心地更正,“我马上就把东西拿走,不会占用你的位置的。”

  “很抱歉我擅自翻阅了下你的东西,发现你在画珠宝设计图?咦,你不用忙着收拾啊,我没有赶人的意思……哎唷!”急着上前劝阻的言柏约一时间左脚绊到自己的右脚,当场狠狠跌趴在地,笨手笨脚之余还踢到脚边的书柜,花了一个早上好不容易摆上去的医疗书籍,就像山崩落石般毫不留情地砸在他头上、背上。

  “哎唷、哎唷……”

  “天啊!你没事吧?”吓了一跳的董品妍立刻上前替他拿开挂在后脑勺上的医学百科。老天啊,这本书至少两公斤重吧!

  “喂,如果没事就别躺在地上装死,至少开口哼一声,你快把我朋友吓坏了!”乔燕笙上前稳住摇晃的书柜,居高临下地用脚尖踢了踢言柏约的皮鞋。

  “我没事,谢谢你,你真像个天使……”言柏约狼狈地伸手扶正鼻梁上歪斜的镜框,充满谢意地朝搀扶自己的董品妍笑了笑。

  接着,他缓缓抬起头仰视宛如挡山巨人一般,矗立在自己面前的乔燕笙。纤细的身形看起来弱不禁风,却出人意料地精敏利落,而那张白皙中流露淡淡英气的小巧脸庞,在满室阳光照耀下是如此生气勃勃。

  不知怎地,言柏约竟有些脸红……

  他迅速低下头,有些手足无措地扶了扶镜框、爬抓凌乱的头发,“我也要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还救命之恩呢,电视剧看太多啊?”

  稳住书柜的乔燕笙一个箭步上前,与董品妍一左一右搀扶言柏约站起身。此时此刻的他早已没有刚才见面时的风雅,反倒像饱受摧残、直不起腰的老弱残兵。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