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野狼总裁有秘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7 页

 

  席定南随意瞟了四周一眼,“我注意到了。”

  “嗯。”乔燕笙随口哼了一声,伸手又想把扇子取回,这可是她和保镖军团之间的暗号呢!

  “你没有别的扇子可以挑吗?”

  “啊?”乔燕笙倏然蹙眉。

  听他调侃的口气有点熟悉……难道野狼认出她了?

  “我发现你这把扇子是整场晚宴里最朴素的。”

  朴素?他倒不如老实说是最寒伧的吧?是啊,别人的扇子不是珠贝镶边就是挂上华丽的宝石坠饰,只有她手上这把什么都没有,最昂贵的就属那片比卫生棉还小的蕾丝布面。

  那又怎样?他是想暗示她的身份跟行头,根本就不适合这里?

  这头可恶的臭野狼!

  恼怒的乔燕笙明快地伸手想一把将它抢回,她自认动作已经够快够利落,没想到还是被席定南灵巧闪过,令她不由得一怔。

  野狼的身手比她还利落吗?

  不可能……一定只是一时好运,他除了运动神经比一般人更加灵敏之外,没听说他曾接受过其他训练。

  “但是我喜欢。”

  “什么……”他刚刚……说什么?

  乔燕笙蓦地掀睫仰视席定南,迎上那双兴味盎然的飒眸。

  “不知为什么,整个宴会里,我只看见你。”

  老天!低沉的嗓音、甜蜜的字眼,与他专注凝视的深眸狠狠钉进乔燕笙的心坎里,教她连呼吸都忘了。

  “就像这把扇子。”小巧的折扇在他修长的指尖优雅展开,在水晶灯的照耀下蕾丝边缘的金线依稀折射出一闪而逝的璀璨光芒。

  她不懂,为什么同样的东西在她手中是那么平凡不起眼,到了席定南的手里却是如此的优雅耀眼。

  “它跟你一样,都让我忍不住再三注意。”

  娇羞的乔燕笙当场手足无措,上帝保佑脸上的面具一定要掩盖她烧红的脸颊啊!

  “你……你不要开玩笑了……”

  “你若不喜欢它的朴素,我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乔燕笙掀动眉睫,困惑地看着他。

  噢,老天,她真是爱死他挑眉的淘气模样。

  第4章(2)

  只见席定南从西装外套的胸前口袋里,取出一只镶嵌缤纷宝石的精巧孔雀坠饰,活动式的华丽翎毛色彩斑斓妍丽、栩栩如生,足见手工之精巧。

  “这是……”乔燕笙望得都痴了,忍不住发出惊叹。

  她晶灿眼瞳里毫不遮掩的惊艳让席定南心里升起一股暖意,“来自上帝后花园的礼物,送给你。”他没想到这个一直想送给她的礼物,会在意外中送了出去。

  “什、什么?”她有没有听错?这么贵重的东西……要送给她?

  席定南主动伸手将装在孔雀嘴喙旁的精巧暗扣打开,直接栓扣在扇柄的小扣环上,当场它就成为全宴会最昂贵精巧的宝石折扇。

  “不行啊,我不能收。”

  “你嫌不够贵气?”

  “当然不是,你是怎么了,不管是说话或态度都这么奇怪?”

  席定南那双充满邪魅的细长瞳眸,缓缓越过蕾丝折扇望向她,“请问我认识你吗?”

  “什么?”

  “你刚才说话的口气,好像我们俩认识对方?”

  “你……”乔燕笙隔着面具颦眉审视眼前的席定南。

  糟糕,他该不会已经认出她了?

  被他握在修长指间的小巧折扇优雅地扬啊扬,颜色斑斓的孔雀翎毛在半空中轻摇摆晃的,一种不言而喻的浪漫风情不由得深深吸引她的注意。

  就在这时,耳机里突然爆出刘虎川的简短厉令--

  “扇子打开了,野狼有意外,大伙儿上!”

  “啊!”该死的,她完全忘了!

  乔燕笙怵然惊醒,瞪着眼前轻柔扬摇的折扇,什么浪漫早已消失无踪。

  刹那间,教人难以招架的混乱场面就像猛力弹射的香槟瓶塞,“砰”的一声只能看着它发生,却没有阻止的能力。

  这下惨了,她该怎么办才好?

  若是把整屋子的贵宾吓得鸡飞狗跳后才发现,原来根本就只是她一时忘了职责跟野狼总裁在调情……

  不,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正当乔燕笙发现保镖军团出现在会场各入口蓄势待发之际,心焦的她突发奇想蓦地抢下席定南手中的折扇,在他扬起飒眉正想开口前,她伸手用力一推将他推上一旁的舞台--

  “各位来宾请注意,今晚慈善晚会的第一支慈善邀舞终于出现了!”

  晚会突然响起主持人雀跃的嗓音,乐队演奏的轻快舞曲渐渐停歇,所有宾客纷纷停下动作往投射灯乍亮的舞台望过来。

  耳机里也迅速响起虎川哥的声音,“行动中止,重复,行动中止!”

  呼!果然,将野狼推到众目睽睽的地方,保镖军团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终于松了口气的乔燕笙,低头看了看重新回到自己手上的折扇,忽然想起方才自己情急之下,就像丢垃圾似的把席定南推出去,她在心里大喊不妙,连忙抬起头仰望舞台上的他。

  呃……被当成垃圾对待的野狼总裁,脸色果然不太好看。

  如果她挤出甜美的笑容伸手迎接他下来,这样能不能将功抵过?

  站在舞台底下的乔燕笙努力抿起求和的笑颜,席定南冷淡睇了一眼,这才缓缓走向她……

  “请容我介绍今晚第一位共襄盛举的贵宾,京极流集团的总裁,黄金单身汉席定南先生!”

  乔燕笙和席定南迅速对望一眼,她发誓,她真的在他眼里看见一闪而逝的怒气。

  “依照惯例,第一支慈善邀舞必须由晚宴的女主人开舞。现在,请大家热烈掌声欢迎今晚的女主人上台。”

  站在舞台边缘的乔燕笙看见会场里的人群,就像往两旁退开的红海一般,一个吨位惊人、圆胖宛如河豚的女人,花枝招展撩着裙摆兴奋走上前来。

  “野狼真要跟这个胖女人跳舞?”通讯耳机传来保镖小邰迟疑的嗓音,同时也问出所有人的疑问。

  “野狼今晚的胃口还真教人不敢恭维!”

  乔燕笙暗自在心里哀号。不是的,其实是她推了他一把,才造成现在这样进退维谷的局面……

  “要是被这个胖女人踩一脚,野狼会不会变瘸猫啊?”

  “狼是犬科,不是猫科,笨!”

  耳机里不断响起的交谈声吵得乔燕笙心烦,她瞪着那个圆胖的女人踩着异常敏快的脚步直往舞台走来,随着步伐而上下抖动的肥厚脸皮上,挂着一种近似“久旱逢甘霖”的喜悦,乔燕笙真是越看越心惊。

  她飞快地转头望了台上的席定南一眼,意外迎上他的双眼。

  他想向她求救吗?只要野狼一个眼神,就算要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女主人来个过肩摔,搞砸整场募款晚会她也在所不惜。

  “唉呀,小丫头别挡路,快走开!”

  吨位惊人的女主人一手挥开台阶前方的乔燕笙,饶是她已有防备,却仍当场毫无抵抗能力的被弹开,连忙稳住身形的乔燕笙直到这一瞬间,才发现自己过肩摔的想法实在好傻好天真。

  “想必女主人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才刚上台就主动搂住席先生的腰,紧抱着不放呢!”

  主持人打趣的话语顿时引来台下一阵哄笑,乐队开始演奏,会场的灯光瞬间暗下,只剩舞台的主灯投射在他们两人身上。

  那画面实在太可笑,但踩着精准舞步的席定南却依旧倜傥自若,仿佛紧扣在他臂弯里的是纤细窈窕的名模,而不是一只不谙舞蹈、横冲直撞的河豚。

  “野狼的脚已经被她踩了三次了,再来一下八成就要打石膏了!”

  通讯耳机响起刘龙河的声音,乔燕笙的心也因此狠狠揪疼了好几下。于此同时,舞台上的席定南正收回手臂,依循着乐队的旋律将一臂之遥的女主人带回自己的臂弯里。

  “注意,大船入港了!”

  “是航空母舰靠岸吧?野狼如果被撞出去就好笑了,不晓得会不会因此多募到一些钱?”

  噢,这些嘴碎的男人!

  乔燕笙正想启动通话键开骂之际,台上的席定南稳稳接住撞进怀里的晚宴女主人,流畅利落的完美动作当场赢得台下一阵鼓掌赞赏。

  舞台上的男人是那么俊美耀眼,轻而易举吸引每个人的注意,赢得众多女子的悄声赞叹;只是他身旁的舞伴有严重破坏画面的嫌疑,庞大得教人想忽视都没办法。

  舞曲接近尾声,满脸陶醉的女主人依偎在席定南的臂弯里,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顺从地任由他以一记精准完美的下腰动作结束这支舞。

  当乐音停歇的那一刻,整个会场鸦雀无声。

  乔燕笙目不转睛瞅着舞台上依旧搂着女主人腰际维持弯腰姿势的席定南,浑然不觉自己的十指正不安地绞动着。

  “野狼该不会闪到腰,站不直了吧?”

  始终保持沉默的刘虎川一开口就问出众人的疑虑,正当他想下令保镖军团上台救狼的时候,就见席定南优雅扶起臂弯里的女主人,向她行礼之后甚至还弯身在她肥厚的手背上轻轻印下一吻。

  当下,震耳欲聋的热烈掌声久久不停。

  然而在这众所瞩目的荣耀时刻,舞台上的席定南竟然立即看向乔燕笙,目光紧锁住她。

  一瞬间,乔燕笙不晓得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他根本什么都没做,就只是站在几公尺外的距离凝视自己,她的心跳就毫无自制力地完全乱了套。

  “感谢席定南先生的抛砖引玉,开启今晚的第一支舞。也谢谢我们慷慨大方的女主人,为了答谢席总裁带给她一段美妙的共舞时光,邓女士方才宣布她加码捐赠两百万!”

  在众多宾客的热烈掌声中,席定南牵起女主人的手联袂行礼。

  接着,就见舞台上的他噙起颠倒众生的俊飒笑容,踩着自信昂扬的步履缓缓走向台阶--走向她?

  舞台下的乔燕笙紧握手中折扇,席定南赠送的孔雀坠饰就垂坠在她手边,理智频频催促乔燕笙快离开,刘虎川分派给她的工作本来就只要她隔着距离担任护卫,所以她该走了,趁着混乱潜入人群中,而不是站在这里静候席定南越来越靠近……

  “接下来,我们继续第二首募款邀舞……啊,席总裁请留步,我听到现场又有人出价和你共舞。咦,邓女士你已经和席定南先生跳过一支舞了,还是把机会留给其他人吧!噢,我搞错啦?是你姐姐愿意捐出三百万,跟席总裁跳一支舞?”

  所有人的目光跟着主持人的手势望过去,人群再度像摩西的红海往两旁退去,接着出现一只体型更为庞大的河豚女士!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