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野狼总裁有秘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我迫不及待想看你在会议室意气风发的样子。”

  就在他们两人即将离开之际,关尚平仿佛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再度回过头。

  “最后一个问题,燕笙。”

  “什么事?”

  “你梦想的珠宝应该是什么样子?”

  梦想的珠宝?

  乔燕笙的视线直觉瞟向手边成迭的书籍,封面上头璀璨耀眼的各色宝石宛如一个琳琅满目的珠宝盒,让她忍不住淡淡扬起嘴角。

  “我觉得这些美丽的宝石就像上帝的后花园里该有的颜色,它们不应该只属于有钱人才能拥有的收藏品。几克拉的全美钻石当然耀眼,但由小颗红宝、白翡翠、祖母绿拼凑而成的美丽图案也很缤纷。我想让别人知道,不是只有有钱人才有资格欣赏上帝的后花园。”

  青葱般的手指轻弹抚过书本的封面,下一秒,乔燕笙倏地回神,发觉自己竟然在这两个掌控亚洲珠宝市场半边天的大人物面前大放厥词,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呀?

  天啊,她当场羞窘得只想钻进桌子底下。

  “上帝的后花园?”

  相较于关尚平对她投射而来的深意一眼,一旁的席定南没有开口,甚至连目光都没有落在乔燕笙身上,只是那抹宠溺淡笑悄悄流露他的心情。

  突然,关尚平的移动电话响了起来。

  他淡淡看了一眼,对席定南晃了晃掌心里的手机,“会议要开始了。”

  席定南点点头,转头向乔燕笙打了个招呼,便跟着关尚平一同开会去了。

  两个同样出色的颀长身形在离开医务室的门扉、跨进长廊的同时,自动拉开了距离。

  “啧,西装的袖子都是你古龙水的味道,得叫管家送洗了。”席定南俊脸上的嫌恶表情并没有惹恼关尚平。

  关尚平好奇问道。“你刚才是在吃醋吗?”

  席定南挑眉轻斥一声,“真好笑,我怎么可能--”

  “我还以为你多么骄傲,没想到也会吃醋,就只因为我跟她多聊了几句。”

  “你的想象力真丰富,只可惜我不会为了这一点帮你加薪。”

  “不用你加薪,因为我已经得到更好的了。想不到我这辈子竟然能让野狼嫉妒,今天晚上得喝几杯庆祝才行!”

  席定南冷淡掀唇,不予置评。

  陷入沉默的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宽敞明亮的长廊上,一个潇洒倜傥充满贵族气势,另一个则冷静干练突显都会雅痞的气质,截然不同的外型却同样吸睛。

  行走间,他们两人不断赢得一旁男职员投射而来的景仰目光,与女员工的爱慕驻足和窃语讨论。

  突然,关尚平的移动电话再度响起。只见他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冷哼一声便放回口袋不再理会。

  席定南微挑眉,却没有询问的意思。

  倒是他主动开口解释,“是梁新采打来的,这已经是他今天第四通电话了。”

  “梁新采?那个老家伙浑然不晓得自己的珠宝设计已经过时了,还摆高姿态以珠宝大师自居……”

  “他一再打电话向我确认,他的设计团队赢得京极流这一次的年度珠宝设计大赏,以他的声望与地位,得到的应该不只现有的奖赏。”

  “哼。”席定南一声轻蔑的冷哼,已充分表达出他的想法。

  关尚平再度开口打破沉默,“参赛的截稿期只剩下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然后呢?”

  “我问过了,创意部到现在还没收到来自朗妲的投稿。”

  朗妲?“你是说那个神秘的新锐珠宝设计师?”

  “没错,就是她。”

  向来冷静的关尚平忽然显得有些激动,“打从这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去年京极流的设计大赏,而且以黑马之姿打败众多大师赢得第一名之后,我就--”

  “你就成为她的粉丝?”

  好友的调侃与打趣丝毫没有浇熄关尚平语气里的热切,“没错,我很期待她的作品,要说我是朗妲的粉丝也不为过。”

  “只用一张设计稿就收服见多识广的关尚平?”

  第3章(2)

  席定南的眼神闪过一抹诧异,下一秒,他淡淡笑道︰“依你追根究柢的个性,我相信你应该很快就会揭开她神秘的面纱了。”

  “没有,我想她在这方面确实比我技高一筹,我花费近一年的时间,顶多也只查出她用来寄发图稿的E-mail注册地是挪威。”关尚平神色一正,极其严肃,“但我的直觉告诉我,朗妲事实上就是京极流的成员。”

  席定南思绪一转,“所以你刚刚才会反复询问燕笙对珠宝设计的想法?你怀疑她?”

  “朗妲的笔触在一些小地方上,确实有新手的味道。”

  通往会议室的长廊上响起席定南王者般的爽朗笑声,低沉磁性的声音流露着一抹意气风发,引得一旁路过的女职员频频爱慕瞟望。

  “燕笙就是朗妲?不可能!”

  关尚平锲而不舍地解释,“朗妲对京极流的设计概念非常了解,她绝对是我们身边的人。”

  “那也不会是燕笙那个嫩丫头。”

  “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找出朗妲究竟是谁。”

  席定南不以为意地开口,“或许就是因为察觉到你的追查,朗妲才迟迟不愿参加这一次的设计大赏。”

  会议室门扉往两旁滑开,他们两人才刚踏进会议室里就发现气氛不对。

  原本早该端坐在位置上等侯开会的高级干部们,像一群忘了规矩的嘈杂小学生,团团围在事务机旁七嘴八舌的讨论着。

  “这是怎么回事?”

  总裁特助关尚平蹙紧眉头低斥一声,顿时吸引众人的注意。

  就见企划部经理与创意总监挥着一张图稿,难掩欣喜地冲上来--

  “朗妲投稿了!”

  “什么?”

  “刚才我们终于收到她的E-mail了!”

  关尚平几乎掩饰不住激动与欣喜之情,只见他三两步跨上前抢下创意总监手中的图稿,迫不及待低头欣赏。

  一旁的席定南双手环在胸前,修长身形斜倚着拱形会议桌的桌缘像极一头慵懒的雄狮,噙着淡笑的俊美脸庞扬起一抹兴味,默然看着这群历练丰富的干部们,此刻像即将举行校外教学的小学生般雀跃不已。

  就为了一个叫朗妲的神秘新锐设计师?真是太好笑了。

  企划部经理兴奋宣布,“朗妲在E-mail里提到,她将这一次的设计定名为‘上帝的后花园’!”

  关尚平僵直了几秒,倏然回头看向身后的席定南。

  只见原本悠闲环抱胸口的他也缓缓放下双手,挑眉响应好友的视线。

  上帝的后花园?

  位于市区近郊的私人招待会所,仅一门之隔,内外的气氛却如天壤之别。

  雕花木门内是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的浮华世界,维多利亚风的化妆舞会宛如十九世纪的宫廷重现,西装笔挺的男仕们周旋在盛装打扮的名媛淑女间。

  女士们各展华丽创意,高腰抓绉的礼服设计突显女性曲线,夸大的灯笼袖彰显浪漫妩媚的风情,随着她们腰肢款摆的走动,飘逸的蕾丝荷叶裙摆柔媚地舞动,伴随音乐和热络的细语调笑,俨然是专属绅士名媛的交谊游乐场。

  大门外一处投射灯无法照到的幽暗角落,两名男子驻足密语,一个西装笔挺,另一个穿着休闲的高挑男子则双手环胸,慵懒地倚墙伫立。

  “你确定你不进去?你明明收到邀请函,这几年来却从未涉足上流社会的交际场合,你也该去露露脸了。”

  幽暗中响起男子轻蔑的应声,“这种场合值得我花时间?名为慈善募款晚会,实际上却是酒池肉林、通宵达旦。把这场舞会的花费全数捐出,岂不是更具有慈善的意义?”

  “你……唉,算了,你的脑袋老是这么正经八百的,实在没法跟你沟通。”

  “不是早就应该了解,你跟我是无法沟通的。”男子用低沉的嗓音淡笑着。

  “没时间跟你多废话,拿去,这是你的录取通知书。”

  西装男子递出一只牛皮纸袋,“因为身份敏感的关系,我在你的个人资料上做了一些手脚。你进去京极流之后可别忘了低调一点,记住,你去那里可是有秘密任务的。”

  接下纸袋的男子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转过身打算从幽暗的小径离开。

  “嘿,你还没说为什么愿意帮我这一次?”

  “因为我对席定南有兴趣。”

  “那个声名狼籍的野狼玩咖?”

  幽暗中,男子斯文脸庞上的笑容显得飘忽不明,“京极流的规模在他手里日益庞大,你瞧,我们家族的事业版图不也因此相对受到压缩?我不认为他真的像传言形容的那样,倒觉得他的经营手腕比玩女人的本事高强许多。”

  西装男子不悦地嘀咕一声,“有必要这么颂扬他吗?别忘了你表姐也曾是那头野狼玩弄的众多对象之一。”

  “想猎狼,总得承担相对风险。”

  男子低声笑了笑,但见那只黄褐色的牛皮纸袋在空中摇晃了几下,随即与那抹纤瘦的身形一同消失在黑暗中。

  坐在私人招待会所的小房间角落,乔燕笙耳边戴着通讯耳机及一身利落的黑衣裤装,低头闲玩手机里的游戏打发时间。

  不算宽敞的四方屋里是专门提供来宾的随身人员歇脚休憩的地方,大多数是企业家的贴身秘书或保镖,而其中阵容最庞大的当属野狼总裁席定南的保镖军团。

  感觉颈脖有些酸痛的乔燕笙正想结束游戏起身替自己倒杯茶,突然她察觉到身后有人伫立,旋即敏锐地转身迎对。

  “自己人,别打我!”

  她定眼一看,发现刘龙河紧张地弓手摆出防御架式,忍不住笑了出来。

  感觉到一旁其他人惊诧的注目视线,她更是好气又好笑,“你这是什么反应?我有不问青红皂白的打过你吗?”

  “是没有,但我的男性自尊心已经在那场比试里,被你揍得跟花生米一样小了。”

  她假装没听见,“你找我有事?”

  “虎川哥叫你过去一趟,他在女厕门口等你。”

  女厕门口?

  诧异不已的乔燕笙急忙赶过去,就见一脸悠哉的保镖主管刘虎川拎着一只大纸袋斜靠在女厕外的墙壁上,对于周遭往来女子的异样眼光视若无睹。

  “虎川哥,你找我什么事?”

  “喏,拿去。”

  急忙接下推进自己怀里的庞大纸袋,乔燕笙必须张开双手用力抱住才能勉强兜住它,“这是什么?”

  “今晚你要辛苦一点了,没办法,谁教你是保镖军团唯一的女孩子。喏,快进去穿上吧,开工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