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野狼总裁有秘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只是,不知道一旁关尚平对于他们两人的贴近做何感想?

  乔燕笙忍不住好奇地悄悄侧身偷觑关尚平一眼,发现他已经离开病床起身整理微皱的西装。

  想不到乔燕笙瞟望的眼神,竟意外与关尚平扬起的视线对个正着!

  她原本直觉想回避,脑海里却蓦地响起一道充满祈求的嗓音--

  燕笙,我暗恋尚平的秘密只有你知道,你要发誓,绝对不能在他面前流露一丝不自然的表情。你知道尚平是个多么机灵敏锐的人,在他愿意接受我的心意之前,你绝对不能把我的秘密泄漏出去。

  记住,这个秘密不仅事关我的幸福,更攸关野狼总裁的名誉!

  没错,这个时候绝对不可以回避关尚平的视线,她得要笑才行,赶快拉开嘴角,务必笑得自然一点。

  但乔燕笙心里越急,整个人就益发僵硬,清秀的脸庞突然变成了上下两截,上半部皱紧了柳眉睁大双眼,下半的嘴唇却明显往两旁拉扯,充满刻意。

  这怪模怪样当场惹得关尚平蹙紧飒眉,还以为她忽然撞邪了。

  “噗哧!”

  觑眼旁观的席定南突然笑了出来,吸引他们两人的目光,也及时转移彼此的注意力。

  “什么事这么好笑?”关尚平淡淡看了席定南一眼,整妥西装后缓缓走向他们。

  “总之不是在笑你。”

  席定南放下手里的书本伸手环抱胸口,眉宇瞟动间嘲弄似的飞快瞄了瞄乔燕笙,示意她演技有没有这么差。

  乔燕笙也同样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她又不是故意的,居然还笑她?羞窘之余,她在关尚平看不见的角度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席定南的腰际。

  怕痒的他精准地攫住她造次的小手,反手将它紧紧捏握在厚实的掌心里。

  纤柔小手与他蓄满力道的大掌形成强烈对比,见关尚平越走越近,席定南本该放手了,却始终紧握着。

  他知道自己在干么吗?乔燕笙不由得暗叫声糟,万一被关尚平看到他们俩私下的小动作会不会误会啊?

  心跳加速的乔燕笙悄悄掀睫觑看席定南,却发现他的视线完全没有放在自己的身上,而是温柔噙起笑容凝视来到他们面前的关尚平。

  原来,席定南压根忘了他还握着她的手?

  这个念头狠狠刺进乔燕笙的心,疼得她直觉地抽回自己的手。

  此时此刻眼里只有关尚平的席定南,也没发现他的掌心已经空了吧?

  “不再躺一下吗?尚平,你刚才不是说太阳晒得你头痛?”

  “我只是个总裁特助,这个时候应该在办公室里劳心卖命才对,怎么敢在上司面前休息偷懒。”

  “别在意这些,尚平,你应该知道我们两个之间,从来不提那些庸俗的职位分别。”

  有那么一瞬间,默然聆听的乔燕笙真希望自己方才没有莽撞地推门进来。

  毕竟这里根本没有她的位置,不是吗?

  “你瞧你,像个小孩子似的,领带都歪了也没发现。”

  席定南状似毫无留恋地离开乔燕笙身边,走上前主动替关尚平拉整歪斜的领带,举措间流露无比亲昵。

  乔燕笙悄悄撇开俏脸,佯装整理凌乱的桌面,也因为这样,她没发现关尚平脸上一闪而过的作呕表情。

  “你下次再这样乱碰我的领带,当心我斩了你的猪手。”关尚平在他耳畔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音量低语。

  “卑微的特助能够得到总裁亲自帮你整理仪容,祖宗八代都该偷笑了。”

  这只邪恶的双面狼,刚才是谁说他们之间不谈职位之分的,关尚平隐隐咬牙,继续低语,“为了不让我们关家的祖先死了都还要装忙偷笑,我们这对怨偶何不早早分手?”

  席定南立刻伸出精壮的手臂搭上关尚平的肩膀,在别人看来状似亲密,实则蓄满威胁的力道。

  “想都别想,这出戏既然开了头,你就别想溜。别忘了,这是你欠我的。”原本还想反驳的关尚平停顿了一下,终究放弃。

  没错,确实是自己欠他的。

  第3章(1)

  想当初董品妍突然带着董心要搬家,只因为表哥去她上班的公司大吵大闹,害得她不得不辞职;失去工作的董品妍再也供不起一级大厦的房租,她又倔强地不接受他的帮助。

  不想她们母女离开却又不晓得该如何阻止的关尚平,失去平时的冷静理智,不知如何是好之际,是席定南出手助他一把。

  在席定南出手处理之后,董品妍母女至今仍安然住在他家隔壁,关尚平也从此欠下了这个大人情,只是……

  关尚平蓦地反手挥开好友亲昵搭放在自己肩上的手,一点也不介意被一旁的乔燕笙当场目击他推拒的动作。

  “你别忘了,我的角色是让你苦苦暗恋的对象,在你没有‘追求’成功之前,我都有拒绝你的权利。”

  好家伙!席定南赞赏地挑眉笑了,因为知道乔燕笙正在一旁看着,他不忘流露一抹伤心的表情。

  “尚平你别多心,我没别的意思。”席定南恢复正常的说话声量,微微举起双手、摊开手掌,俊飒的脸庞挂着安抚的笑。

  “发生什么事了?”一旁的乔燕笙仿佛感觉到他们之间的不愉快,不由得紧张地推开椅子站起来。

  “尚平不喜欢我帮他整理领带,他说……”席定南迅速瞥了她一眼,笑得既委屈又无奈。

  老天爷,呼风唤雨的野狼总裁几时有过这样的表情?心疼又不舍的情绪瞬间狠狠攫住乔燕笙的心,让她只想马上赶到席定南身边给予微薄的帮助和支持。

  这么好骗的傻丫头呵!席定南瞅着她焦急心疼的容颜,心头顿时一阵暖。

  他身边虽然有很多人关心他。但那些人关心的是他能否为京极流这一季带来营利,担心他决定的策略方针会不会拖垮庞大的集团,却从来没有人像她一样,担心的是他的心。

  “尚平讨厌我在别人面前对他表现过度的关心,他说你在这里,不希望你误会我们两人的关系。”

  “我不会误会的!”

  乔燕笙马上激动表态,声音之大惹得冷淡的关尚平都忍不住转头看她。

  她用力点头强调自己的立场,“好朋友帮忙整理领带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我不会误会你们的。”

  关尚平不以为然地挑眉,“即使这两个好朋友都是男人?”

  “是、是啊,我在美国时还看过两个活像健美先生的大男人坐在餐厅里,拿着叉子互相喂对方水果跟草莓蛋糕呢!”

  席定南摇摇头,“我讨厌草莓蛋糕。”

  这个白痴,重点不是这个吧?关尚平瞪了死党一眼,继续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喂完了水果跟蛋糕呢?他们接着做什么?”

  他们接着甜蜜接吻……不对,这个不能讲!乔燕笙嗫嚅几秒,努力撑起场面,“接着他们就像哥儿们似的互相搭着对方的肩,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哈哈大笑说着摔角的笑话。”

  医务室里突然静默了几秒。

  乔燕笙左右瞅看着他们俩,又用力点头强调,“是真的!”

  关尚平瞟了她一眼,缓缓走向医务桌,“如果是真的,那么那两个人确实不是Gay……”

  见关尚平接受了自己的说法,乔燕笙难掩欣喜地飞快望了望席定南。她欢天喜地的模样着实逗笑了席定南。

  “而是神经病!”关尚平冷冷接道。

  呃!仿佛旭日才刚东升却又迅速西沉,乔燕笙俏脸上的失望让席定南又好笑又心疼,忍不住悄悄瞪了死党一眼,暗示他别太过分了。

  关尚平接收到他不善的视线,没好气地翻着眼。

  啧,这角色真是既吃力又不讨好,既要忍受野狼总裁三不五时的性骚扰与惺惺作态,还要顾及小红帽脆弱的心是破了还是碎了?

  办公桌上堆栈的书本吸引关尚平的注意,不由得诧异地挑了挑眉,“你对珠宝设计有兴趣?”

  头顶上方突然响起的询问声吸引乔燕笙的注意,她才想抬头就看见一只大手横过自己的眼前取走迭放在桌上的书本。

  “这些设计的书籍都是你去图书室借来的?”

  “是啊。”顺着关尚平的手往上望,迎上他挑眉询问的眼神,乔燕笙轻扯着笑容点点头,“我觉得华丽夺目的珠宝拥有赏心悦目的神奇魔力,看多了渐渐开始有一些自己的想法,所以想多了解这方面的知识。”

  “有画出作品了吗?”

  她难掩羞涩地屈指刮了刮脸颊,“有,可是总觉得还没有达到能拿出来见人的地步。”

  “那也未必,说不定很让人惊喜。”

  “我想以我的程度还谈不上专业……”

  “每个人都有自己喜好的款式,你呢?你喜欢的是哪一种?”

  “我?”乔燕笙不由得困惑地仰头瞅望频频发问的关尚平,“呵,也说不上来耶……”

  真稀奇,平日冷静寡言的他难得今天这么有聊天的兴致,而且是针对她?

  一个念头迅速闪过乔燕笙的脑海,她直觉望向一旁的席定南,只见他微侧着俊脸有一搭没一搭翻阅桌上的书本,这一本翻没几页就换下一本,嘴角始终带着一抹笑。

  席定南不介意吗?他心仪的对象兴致勃勃拉着她说话耶……

  “我没想到你对珠宝设计有兴趣。”

  乔燕笙的注意力再度回到开口说话的关尚平身上,“会很奇怪吗?毕竟我在京极流待了一段时间,虽然保镖的工作跟珠宝设计八竿子打不着,但是跟着定南哥到处接触一些会议及展览,多少也有些耳濡目染的影响。”

  是自己的错觉吗?为什么她总觉得关尚平此刻的眼神,多了几许观察与审视的意味。

  仿佛洞察乔燕笙的疑惑,关尚平放下书本噙唇淡笑。

  “别紧张,我是在替设计部门招揽潜在员工。丫头,如果有好的作品,记得先投给我们京极流。”

  乔燕笙忍不住哈哈大笑,“尚平哥太看得起我了,我是有这方面的兴趣,不过一切都才刚开始。”

  “我在这个领域工作多年,得到的经验告诉我,有时新手的设计创意更让人惊艳。”

  迎视关尚平意有所指的深意眼神,乔燕笙忽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得淡淡抿唇轻笑。

  “你们两个聊得够久了,要不要我帮你倒杯水?”

  在一旁始终沉默的席定南推开手边的书本站直身,“下午不是还有一个会议,你是想改在这里举行,还是干脆直接取消?”

  关尚平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今天吹的是什么风,总裁竟然也有勤于公事的时候?通常是我催着你去开会才对。”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