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野狼总裁有秘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席定南笑意更浓,“你形容得真令我向往。”

  “你想得美,我看我应该找个医生进驻这里,免得你老是分不清楚总裁办公室究竟在哪里。”

  闭眼假寐的席定南闲散地反手托抵在脑后,看也不看他一眼,“现在是上班时间吧?你不在办公室劳心卖命,反而跑来这里扰人清梦。”

  “听说你才是总裁。”啧,这男人的羞耻心到哪儿去了,居然好意思指责他不认真工作。

  “听说你是京极流珠宝集团的第二大股东?”

  “第二大股东不是应该躺着数钱就行了吗?”

  “可谁教我是总裁,而你只是总裁特助。食君之禄就该担君之忧,既然野狼主子躺在这里等待亲亲小红帽的莅临,你这个下人就应该识趣点赶紧离开,免得等一会儿燕笙进来看到你,觉得碍眼。”

  关尚平嗤之以鼻,“你知道保镳军团有八成成员都是乔燕笙的手下败将?她的身手强悍利落,我实在无法把她跟你嘴里那个亲亲小红帽的柔弱形象联想在一起。”

  席定南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我只要确定她打不过我就行了。”

  看着死党噙在嘴边的浅浅宠溺,关尚平心里不由得升起一抹嫉妒。

  老天爷究竟把祂的眼睛放在哪里?为什么别人的爱情总能顺风如意,而他多年来对那个女人的默默付出却始终付诸流水。他的条件不比别的男人差,不是吗

  “你知道我很嫉妒你吗?”

  当关尚平听见自个儿低沉的嗓音,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没办法,我天生就是个容易引人嫉妒的人。”

  关尚平抿起唇,知道自己应该闭嘴了。

  打从大学时期在温哥华认识这烂家伙开始,跟他斗嘴几乎没有赢过。在他头脑清晰、冷静理智的时候就不曾赢,更何况是此刻自己正处于烦躁之际。

  还是算了吧!他来这里本来就不是想找这只狼皮兽心的懒家伙耍嘴皮,只是忽然厌倦急促紧凑的生活步调,原本匆匆疾行的双脚此时此刻只想停下来歇一歇。

  他也搞不清楚现在的自己究竟为谁而忙、为谁拚搏?所有冲劲彷佛消失了,空虚得几乎让他腿软。

  像是全身忽然乏力,关尚平走向最近的一张病床不发一语地躺了下来,伸出左手用手臂遮捂双眼。

  他这反常的举动倒让席定南终于睁开了双眼,转头看向好友的侧脸。

  “西装会皱的。你不是最重视仪容整齐?”

  “闭嘴。”

  席定南端详了死党半晌旋即淡淡噙唇,飒气的眉眼间流露一抹同情,“我晓得了,你嫂嫂打电话给你了,对不对?”

  关尚平霍地放下手臂,“她不是我嫂嫂!”

  “知道知道,她是你表哥的遗孀,也是你一直放在心上却始终无法得到的女神。”

  “品妍跟我表哥并没有结婚。”关尚平狠瞪了挚友一眼,这才忿忿恢复原本的姿势,“你这么嘴碎,要是让乔燕笙知道你暗恋我只不过是编造出来的天大谎言,发现你根本就不是同性恋,届时别指望我会帮你收拾残局。”

  席定南一点也不受威胁,反倒神色自若地转换姿势,舒叹一口气,“放心吧,野狼总裁的秘密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的。”

  “哼,你对乔燕笙的感情如果有像你此刻的自信就好办了。”

  “你想暗示什么?”

  感觉自己难得赢得了发球权,关尚平冷淡的俊脸上难掩得意,“谁会相信声名狼藉的野狼也走纯情路线?乔燕笙去美国留学三年的奖学金,根本就是你透过各种管道拐弯抹角资助她。扯下漫天大谎,对她编造你是个得不到爱情与世人认同的同性恋,也全是为了博取她的同情,让她对你放下戒心。你搞了这么多把戏,不就是想将她留在自己身边?”

  席定南只是淡淡噙唇,不置可否。

  “其实想要把一个女人留在身边,只需要一句话,你只要把你的心意告诉乔燕笙就可以了。”

  “真的有用吗?”席定南神情冷淡地睇了好友一眼,“直接把心意告诉对方究竟有没有用,这一点你不是最清楚。”

  关尚平想起自己和董品妍的关系,双眼悄然一黯。

  打从三年前他发现自己对门搬来的新邻居是个气质清秀的女子,两三个月后却发觉未婚的她肚子越来越大,董心出生的那一天,还是他这个好心邻居飞车载董品妍去医院生产。

  从点头之交的隔壁邻居,到后来他几乎把天真可爱的小娃儿捧在手心里小心呵护,当作自己的女儿,却在某天夜里来个疯狂的男人在董品妍家门口挥舞榔头,大吵大闹要她出面给个交代。

  惊恐的董品妍抱着六个月大的董心躲在家里没有开门,倒是他这做邻居的开门了。正当义愤填膺的关尚平准备和玩弄董品妍感情的混帐东西拚搏时,抡起拳头才赫然发现对方居然是自己久未见面的表哥!

  从此之后,一切都不对了。

  即便在半个月后他的表哥发生车祸意外过世,惊恐纷扰的生活在短暂震荡之后再度恢复平静,但他和她们母女俩却再也回不到当初。

  关尚平曾满心以为自己就要有个家庭,有个完整的未来。没想到……

  但正如席定南所说的,如果你的心意对方不愿意接受,那么就算对她挖心掏肺,倒还不如路边的蝉鸣来得动听。

  失落的心思让关尚平一脸黯然,在意外迎上席定南那双似笑非笑的炯亮瞳眸后,好胜的他赶紧收拾满脸落寞,撇开视线。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无法苟同你拐弯抹角的爱人方式。”

  席定南不甚在意地瞥了瞥腕上的表,旋即利落翻身坐起,朗声大笑,“你几时看过野狼直来直往的示爱?就算是童话故事里的大野狼想吃掉单纯可爱的小红帽,也得先装模作样的接近她,耐心等待最佳时机才会张大嘴巴吞下她,不是吗?”

  喀、喀……

  席定南听见走廊传来一阵规律的脚步声。

  总算来了!他难掩嘴角的笑,耐心静候虚掩大门外头那阵轻快脚步声的娇俏主人莅临。

  依旧躺在病床上的关尚平横了好友一眼,“就算如此,你也不必假装自己是同性恋,还把无辜的我一起拖下水……”

  “要不要我帮你脱外套?”

  “什么?”

  困惑蹙眉的关尚平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席定南殷勤的举止给逼退。

  “穿着外套躺下来不是很不舒服吗?还是让我帮你脱下来吧。”

  “你要干什么?”

  “别动,我只是想让你舒服一点,帮你解开扣子……”

  第2章(2)

  蓦地传来“啪”的一声,医务室门口忽然响起厚重书本掉落地面的声音。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偷看的!”

  门口突然响起惊慌失措的娇脆嗓音,躺在病床上的关尚平认出声音的主人,终于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迅速抬头看了好友一眼,就见那张俊脸突然洋溢着满满“爱意”,关尚平强忍极欲攻占全身的鸡皮疙瘩,告诉自己该“上戏”了。

  医务室的病床上,背对着大门的关尚平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认份地继续躺在原位,被动扮演那一个“让席定南苦苦暗恋”的可笑角色。

  原本低头深情瞅看“情人”的席定南状似叹了口气,望向门口的神情里刻意闪过一抹惋惜。

  “燕笙,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刚才我……”难掩慌张错愕的乔燕笙,睁大圆瞳凝视前方躺在病床上的关尚平,以及站在他身旁默默拉整西装仪容的席定南。

  两个男人沉默的眉眼交流在她眼前活生生上演,各种暧昧的情节与想象刹那间宛如脱缰野马飞奔。

  “你怎么没敲门?”

  “啊?”他的语气是在谴责她打扰了他们的好事吗?

  乔燕笙努力忽略划过心头的那抹痛,连忙低头弯身捡拾掉落满地的书本,借此遮掩自己脸上来不及收拾的表情。

  “对不起,刚才门没有关上,我没有多想就直接开门进来……”

  “你抱这么多书做什么?”

  一双皮鞋才蓦然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一只蒲扇大掌已经加入她捡拾书本的行列。

  乔燕笙直觉抬头一看,毫无心理准备地迎上那双璀璨如黑钻的眸子。

  如果说看见席定南漂亮的双眼会让她心跳加速,那么此刻他捡书的手不小心握住她的右手,岂不教她心跳如擂鼓!

  只不过,他是不小心的吧?应该是吧,难道还有其他的可能……

  在乔燕笙困惑起疑之际,席定南已率先放开她的小手。

  这个举动当场让她扫除潜藏在心头的期望,低垂着螓首站起身,努力掩饰失落的她想将抱在怀里的厚重书本放在医务室桌上,谁知一双大手突地把一迭书籍抱走,放在她惯用的桌上。

  “谢谢……”

  她讷讷地低语道谢,席定南却置若罔闻地靠坐在她的办公桌上,随手拿起一本书悠闲翻阅。

  就见他随兴交迭的修长双腿宛如时尚杂志的男模,靠坐在桌面上的倜傥身形没有一丝轻佻随便,依旧维持贵族般的优雅与惬意,清晰可闻的翻页声,悠哉翻动书页的修长手指则紧紧囚住她的视线。

  老天,乔燕笙很想阻止自己别再像个乡巴佬似的痴望他,只可惜效果不彰。

  “你一直站在那里瞪我干么?坐啊。”

  淡淡抿笑的席定南斜睨乔燕笙一眼,她翦水瞳眸里几乎无法遮掩的浓浓爱慕登时让他心情大好。

  被这个单纯的傻丫头用爱慕崇拜的眼神望一眼,那种充塞心头的骄傲、欢喜与满足,比他在商场上跟人厮杀拼搏得到的胜利快感还要醉人千百倍。

  “快坐下,别老是站在那里,活像个傻瓜似的。”再开口,席定南低沉的嗓音里悄藏淡淡的怜惜。

  “哦。”怀着一丝迟疑,乔燕笙伸手拉开椅子坐进这个早已被她当作私人办公桌的位置。

  席定南没再搭理她,有一搭没一搭的翻阅她从图书室借来关于珠宝设计的书籍。

  这一刻,乔燕笙真不晓得该把自己的手脚放在哪里。真没用,自己真的有这么不争气吗?为什么席定南能够如此淡定自然?他难道没发现此刻他们两人的距离相差不到十公分?

  他坐在桌上的性感窄臀就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屈起翻书的手肘只消移动五公分就能碰触她的额头,更不用提她只要默默坐着,就能嗅到席定南身上混合着淡淡麝香与烟草味道的独特男性气息,在在令她心旌摇曳。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