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野狼总裁有秘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16 页

 

  “不只是喜欢,行了吧?”傻瓜!

  “你曾经想象过让尚平哥这样吻你吗?”

  想象关尚平吻他,是想要让他吐死吗!“没有。”

  “骗人……”

  这一刻,席定南也懒得跟喝醉酒的她扯这些,“你曾经跟言柏约这样吻过吗?”

  “没有。”

  “你要是敢骗我,我保证我绝对会毁了他。”没错,他或许可以不追究言柏约充当商业间谍混入京极流集团,可是他绝不能容忍他们两人有过任何的亲密交集。

  “我不是真的喜欢当保镖。”

  席定南倏地住了口,蹙眉凝视蜷窝在自己颈间舒服闭上双眼喃喃自语的乔燕笙。

  “可是如果那是唯一能待在你身边的位置,虽然不是很喜欢,但是我还是会紧紧守着它。”

  “你……”傻丫头……

  躺卧在榻榻米上的席定南难忍怜爱地伸手轻扣乔燕笙的后脑,微侧俊脸轻吻她疲倦的醉颜。

  下一秒,愤怒的乔燕笙睁开醉眸,突然从他胸前撑起身,“但是今天下午你竟然连这个位置都要夺走……”

  “对不起。”道歉的字眼是如此自然地脱口而出,诧异的情绪才刚划过席定南的脑海,就迅速被汹涌而来的心疼与歉意所覆盖,“我很抱歉,以后不会再这么做了,真的。”

  或许是精力真的耗尽,也可能是野狼总裁难得道歉安抚了她,只见乔燕笙撇了撇小嘴又瘫倒在他壮阔的胸膛。

  幽暗馨香的日式包厢里,乔燕笙一派慵懒地趴卧在野狼胸前,比躺在榻榻米上还要舒适。

  沉默中,她用下颚撑抵在席定南胸口,伸手触捻他戴在左边耳垂的钻石耳钉。

  一克拉的单颗耳钉在乔燕笙指尖挑捻下,折射出钻石特有的美丽流光,虹光般的璀璨游彩让她情有独钟地留恋贪看,一遍又一遍,仿佛永远都不会厌倦。

  “真这么喜欢,我现在就拔下来送你。”

  她甜蜜地眯笑伸手阻止他,“不是,我喜欢的是它戴在你耳朵上的样子。有好几次,我站在保镖军团的后面看着你,你没有回头,可是它偶尔折射出来的光芒总会提醒我你就在那里。”

  席定南一时间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乔燕笙惺忪迷蒙的醉态太诱人,或是她无心的告白让他毫无抵抗能力。

  总之,他此刻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自己急切渴望亲近她的冲动。

  “告诉我,你到底是清醒还是醉了。”

  “我当然是清醒的!”乔燕笙眨了眨眼颦起柳眉,伸手往下拨,“不然我怎么会知道你的裤子里藏了一根棍子!”

  噢!老天,别碰它……

  躺在榻榻米上的席定南忍不住直想呻吟出声。

  “快点把它拿出来,它一直顶着我,让我很不舒服呐!”

  刹那间,席定南不确定自己到底是快乐还是痛苦?“相信我,它能够让你舒服的……”

  “才怪,你把它藏在哪里?我自己拿……”

  “不要……住手,燕笙!”席定南咬着牙,急切地想攫扣她无意间玩火的小手。

  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他会为了今晚荒谬可笑的事情而发噱大笑,但是此时此刻的他确实笑不出来。

  “该死的,你如果不想在今晚糊里糊涂的从女孩变成女人,就给我住手!”

  乔燕笙再度从他怀里撑起身,“我是女人啊!不过……我也是女孩啊,难道我看起来很老吗?”

  “不是,老天,不是这个意思!”

  此刻的席定南只能想到两件事,一个是狠狠冲个冷水澡,另一个则是干脆直接把乔燕笙推倒,毫无顾忌地彻底解放自己体内喧腾的欲火。

  只是,他两样都得不到……

  “好、好,我把棍子收起来。喏,你喜欢的耳钉,送给你!它现在还有在发光吗?”

  拔下耳钉的席定南将一克拉的美钻交到乔燕笙手里,趁她半眯半眨的把它举到眼前瞅望时,这才小心而不惊动她地悄悄移动自己的身体,避开那备受撩拨的坚挺部位。

  “漂亮吗?”

  “嗯。”

  “它就像是野狼的心,现在我把它交到你的手里。答应我,别放开它。”

  “好……”在闭上双眼坠入梦乡之前,乔燕笙隐约听见自己逸出一个简单的单音。

  至于说了什么……谁知道呢?

  奇怪……她搞不懂野狼一直戴在耳朵上的耳钉,怎么会落在自己手里?

  站在豪华宅邸的角落,戴着面具、穿着华丽礼服的乔燕笙低头凝视指尖这一只低调贵气的耳饰。

  将它捻在手中轻轻转动,八心八箭的完美切工完美呈现钻石特有的璀璨火光,丰富华丽的虹彩在乔燕笙的指间流泄飞舞,即使欣赏过多次,仍教她不由得着迷赞叹。

  乔燕笙直觉地抬起头,透过面具睁大圆瞳在三三两两的宾客中寻找席定南高俊颀长的身影。昨晚在日式料亭发生的事,她隐约记得些,但又不是全然清楚,她只记得跟席定南抱怨了好多话,至于后续如何,她完全忘了。

  再过几天,就要举行京极流集团一年一度最大的盛事--珠宝设计大赏的优胜作品发表会。

  工房部事先根据高阶干部们最终遴选出来的优胜设计图,以最巧夺天工的精湛工艺与顶级各色珠宝打造出完美作品,即将在这场典礼上正式对外公布展示,作为京极流集团今年推出的年度代表作品。

  届时,它将代表京极流集团的工艺和时尚品味,等于是整个集团的水平象征。

  依照惯例,在年度盛典届临之前,野狼总裁会在自家宅邸举办一场半私人的派对,受邀的宾客并不多,大部分是席定南熟识的商场好友或是私交挚友。

  而今年,他更事先言明这场Party是一场化妆舞会,要求所有宾客戴着面具化妆出席,于是乔燕笙又戴上当初在慈善舞会上那只华丽面具出现在这里,身上的美丽礼服则是席定南请专人为她量身准备的。

  坦白说乔燕笙对他的体贴入微感激万分,否则她哪来的能力去租借当初那袭昂贵的礼服。

  但是,野狼有办法在人群中认出她吗?

  说实话,乔燕笙完全没有把握,上一次他不就将她错认成另一个女人?

  尽管如此,她发现自己依旧无可救药,总能在来来往往的身影中一眼就认出席定南。

  站在大厅的角落,今晚的主人正和关尚平并肩闲聊。

  “你这样算朋友吗,才来露个脸就想走。”

  “没办法,我还得赶回去安抚隔壁的‘邻居’。”关尚平耸肩一笑。

  “别告诉我,你到现在还没办法爬上董品妍的床?”席定南摇摇头。

  “爬上去了,但是昨晚又被踢下来了。”关尚平那张古铜色的俊脸上难得流露一抹赧色,“因为我希望她能够辞去秘书室的工作。”

  “为什么?”

  “因为我发现……面对她,我就是没办法公事公办,我对她的私心跟偏袒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第9章(2)

  席定南悠闲地转换站姿,英气的飒眉总是不自觉地越过几百公尺的距离,精准落锁在乔燕笙的身上。

  “简单啊,把董品妍调部门不就好了。”

  此话一出,关尚平立刻露出“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惊喜模样。

  难掩脸上的喜悦表情,他重重地拍了拍好友的肩胛,“谢了,如果我今晚顺利重回品妍的床上,明天绝对给你重赏!”

  “快走吧,我知道你现在根本待不住了。”

  “还有最后一件事。虽然你突然宽宏大量的决定不追究言柏约混进京极流集团充当商业间谍的事情,但经过这次事件之后,我深思熟虑了很久,决定不对外公布朗妲的真实身份,免得便宜了那些想觊觎朗妲才能的人。”

  席定南忍不住翻眼嗤笑,“别把话说得那么好听,事实根本就是你完全不晓得朗妲是谁。”

  “我知道。”关尚平坚持,“我想我知道。”

  “我说了,燕笙并不是朗妲。”

  “你就继续这种莫名的坚持吧,我了解,你一再坚称乔燕笙不是朗妲的原因就和我刚才的心态差不多,无非就是不希望别人打扰她,更不想让其他人使出高价挖角的贱招从你身边抢走。”

  “反正设计大赏的发表会上,我会对外宣称优胜者朗妲没有出席,就这样。”关尚平挥了挥手,毫不留恋地往外走去。

  看着好友急于奔向挚爱身边的模样,席定南再也压抑不了心中的渴望,笔直越过大厅走向背对自己的乔燕笙。

  他伫立在她的身后,迷恋缠绵的视线在她纤细窈窕的身形上来回梭巡一遍,席定南噙起性感的笑,蓦然揽臂将她拥入怀中。

  “啊!”

  乔燕笙直觉地惊呼一声,然而当一股淡淡麝香味揉合了烟草味道的独特男性气息扑进她鼻间,她才放松下来。

  “是不是因为身为主人的关系,所以你对在场每个女人都用拥抱展现你的好客和热情?”

  “天大的冤枉,整个晚上我的臂弯里只抱过你这个女人。”

  乔燕笙抿起嘴佯装不置可否,但是悄悄滑过心头的那抹甜却是货真价实的教她无法抵赖。

  下一秒,就见她在席定南的臂弯里转过身仰首凝视他,“你知道我是谁吗?”

  “嗯,让我想一想啊……我记得自己见过这双眼睛的,到底是在哪里呢?”

  乔燕笙娇嗔道︰“我是化纤企业董事长的女儿!”

  这个可恶的男人!

  “是啊,好像真有这么一号人物,印象中,我们是不是曾经在哪个花园里分享过一个热情的吻?”

  “不记得了。”越想越恼的乔燕笙挥开他的手,转身想走。

  没想到席定南动作比她更快,只见他在转瞬间精准攫扣乔燕笙的肩膀,俯低俊脸强势封吻她的唇。

  她抡起粉拳想敲他,却只是徒劳弄疼自己的双手。

  而落在嘴唇上的亲吻是那么甜蜜销魂,席定南长驱直入的舌尖深刻撩拨她的心魂,教乔燕笙不由得沉醉其中,毫无抵抗力地坠入他迅速筑起的浓烈情火。

  “咳、咳!”

  一个煞风景的咳嗽声打断了他们俩,当席定南缓缓退开乔燕笙甜美的嫣唇,凌厉的飒眸里带着货真价实的恼怒。

  “你先别急着生气,我晓得自己不该这样坏人好事,但我还是想在离开之前跟你打声招呼。”

  爽朗轻快的女声在他们身旁急急响起,席定南亲昵地搂着乔燕笙的腰际一起转身面对。

  “嗨,野狼,没忘记我吧?”

  依偎在席定南臂弯里的乔燕笙微微一僵。这个宛如太阳般明亮的女人是谁?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