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野狼总裁有秘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15 页

 

  重点是,乔燕笙似乎也不是对人家没意思。

  那三个该死的草莓面包,不就是为了取悦言柏约才特地买回来的。悠哉的午茶时光是吧?居然在他的眼皮底下跟其他男人悠闲度日,而且还对人家的喜好了若指掌!

  如果她的观察力真有那么细微,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发现野狼总裁最大的秘密就是爱上她?

  可见得,比起他这只野狼,乔燕笙的注意力更加专注在言柏约的身上。

  好啊,那就让言柏约来照顾她吧。那个商业间谍绝对会非常乐意,然后趁乔燕笙昏睡醉倒的时候再大肆翻找她的心血之作,哼!

  重新坐回原位的席定南大口喝着酒,森冷的俊脸益发冷冽。

  只是他虽然一如方才沉默喝着酒,视线却开始不自觉瞟向墙壁,仿佛看得再久一点就能把那道墙给望穿。

  走廊上的动静也开始引起他的关注,举凡是由远而近的脚步声或交谈声,都让席定南忍不住放下唇边的酒杯侧耳聆听,生怕哪个喝醉酒的混账家伙走错包厢,误闯隔壁房间。

  硬是艰难地坐在原位,愣了数分钟,席定南伸手打算拿起小酒瓶倒酒,只是蒲扇大掌在半空中停顿几秒,最后恼火地朝桌面重重一拍。酒杯、菜碟无不为之震动!

  “这可恶的丫头!”

  霍然起身的席定内森冷着俊脸走向包厢的门口,“刷”一声拉开精致的纸门,还因为用力之大、气势之猛吓到刚巧路过的一对男女。

  他狠瞪眼前两个惊吓睁眼的情侣,跨出门外准备往隔壁包厢走去。

  “你、你给我等一下!”搂着美艳情妇的男子恼怒地想撑起自己的气势,“你吓到人了,不用说声对不起吗?”

  背对着他们的席定南缓缓停住步伐。

  以他的气度和格局,根本不需要也不应该和这种人一般见识。

  但该死的,现在的他确实禁不起旁人挑衅!而体认到这一点,让席定南的心情更加阴郁。

  看看那个可恶的丫头对他的影响力有多大,虽然明知或许明天一大早,某个水果报就会大肆报导“掌控亚洲珠宝市场半边天的京极流总裁席定南,居然在日式料亭与一对男女因为‘开门太大声’而爆发口角甚至大打出手,男子迅速被踹飞,但野狼总裁同时也将自己踹上社会新闻版面,一脚踢进警局里。”

  令人遗憾而恼怒的是,这样预想的结局却依旧没有浇熄他想找人出气的冲动!

  席定南掀眸瞥了瞥隔壁包厢那两扇闭合的纸门,有些懊恼这短短几公尺的距离却需要跟人动过手之后才能抵达。

  “你刚才说什么?”

  微微侧转身,席定南鹰鸷凌厉的邃眸因为怒气而更显森冷,宛如燃着肃杀气质的诡魅撒旦。

  这一刻,庭园里的唧唧蝉鸣似乎不约而同噤声,只剩潺潺水流似有若无地勾扯绷紧的气氛。

  “你要我道歉?”席定南缓缓眯起双眼,转身面对他们。

  男子吓白了脸,肥厚的嘴唇一颤一抖地嗫嚅了半晌就是挤不出半句话。

  “对……对不起,是我们跟你对不起!”美艳的情妇虽然也被席定南的气势吓得浑身战栗,浓妆艳抹的脸庞就像忽然刷白的漆墙,但至少她说得出话,“为了一点小事拖住你的脚步,对不起!”

  日式料亭的木质回廊上,就见女子伸手扶住腿软的男伴急忙转身离开。

  伫立在夜色中的席定南默然凝视他们离去的背影,躲藏在庭园暗处的知了仿佛也感觉到紧绷气氛的消逝,再度规律地鸣叫。

  席定南困惑地蹙拢飒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颚。刚才的他气势很骇人吗?

  再望了望空无一人的禅意庭园,聆听着此起彼落的唧唧蝉鸣,他没来由的有些恼怒,“我刚才并没有叫你们闭嘴啊!”

  意识到自己竟然漫无目标的在对空气说话,席定南无奈走向隔壁的包厢,伸手拉开眼前的纸门。

  “总算来了!我在半个小时前就点了这壶酒,怎么现在才送到。”

  这个该打的丫头果然有点醉了。

  反手将门关上,席定南神情难测地凝眸注视趴卧在桌面上的乔燕笙。

  “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快把酒拿过来啊!”

  她到底喝了多少?他发誓,自己真的会打她的屁股……

  “啊!野狼!”

  醉眼惺忪的乔燕笙终于看清楚伫立在门边暗处的席定南,那张俏脸迅速闪过一抹喜悦,但旋即被愤怒所取代。

  “你,席定南,马上给我过来这里坐好!”

  他倏地蹙紧眉,自己真的应该狠揍她的屁股,也不想想看方才那两个企图挑衅他的男女究竟是怎样的下场……

  “你没听到我说话吗?”

  老天!

  连席定南自个儿都感到讶异,对于乔燕笙不断地挑衅叫嚣,他非但没有眯起双眸瞪眼威胁,更没有带着骇人气势恫吓。

  “我说最后一次,席定南,立刻给我过来坐下!”

  说真的,他应该做点什么来惩戒乔燕笙的挑衅,以确定她不会再有下一次!

  各种念头在脑海里飞快闪过,然而席定南却只是静静闭上双眼,俯低俊脸伸手揉捏太阳穴……

  头痛!

  “席定南!我叫你过来……”

  “来了。”这个该打的丫头要是再这么喊下去,明天就要倒嗓了吧?

  “快坐好。”

  席定南瞧了正在发号施令的乔燕笙一眼,这是他唯一显露出近似“不悦”的反应,旋而顺从地坐在她对面的位置上。

  “不是坐那里,是这里!”

  乔燕笙恼怒地敲了桌面一下,接着“砰砰”两声拍打自己身旁的座位。

  他努力忍住脾气,起身换位置的同时,席定南不由得庆幸刘虎川把保镖军团全带走了,要是让那些家伙看到此刻的他,宛如孙子般被乔燕笙呼来喝去的模样,往后还有谁会尊重他这个野狼总裁!

  “快点坐好!花了那么多时间,这样要怎么做大事。”

  他再也忍不住咬牙切齿,“女人,别太过分了。”

  她最好搞清楚,野狼不是没有牙齿,只是暂时舍不得咬下去!

  “你凶我?”

  呃……“没有。”

  醉醺醺的乔燕笙握拳敲桌,“还说没有,你以为我感觉不出来吗?”

  “你如果够清醒,就应该知道我真正动怒起来是什么模样。”

  下次就算打死他,他都不会再让她喝酒了!再度闭上眼,席定南忍不住又揉了揉隐隐作疼的太阳穴。

  老天,若不是因为之前已经爱上了,否则这女人的醉态实在会让他倒弹三尺都不嫌远。

  “不准再喝了,起来,我送你回去。”

  第9章(1)

  乔燕笙果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她突然这么乖顺让席定南诧异地挑了挑眉,正想随她起身之际,却见乔燕笙一个转身直接跨坐在他大腿上,双手紧紧攀抱席定南的颈项将他拉向自己。

  “我有话要跟你说……”

  席定南简直欲哭无泪。

  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她难道已经醉到没有发现他们俩的距离亲近到会令他失控吗?她轻柔的身子,直像在引诱着他咬一口。

  “如果你真的想跟我说话,就回去你的位子坐好。”

  “你居然说不需要我!该死的,你下次再说一遍试看看!”乔燕笙才不理他,甚至伸手直接捧住他俊美的脸庞,醉眸惺忪的她轻噘起小嘴细细瞅看,委屈地颦眉。

  “唉……”软玉温香抱满怀的席定南发出一声喟叹。

  然而事实上,他根本不敢看乔燕笙委屈娇怜的容颜,更想封住自己的鼻息不去嗅闻她勾人心魂的淡淡女人香。

  “你以为我喜欢当保镖吗?”

  “什么?”席定南蓦地一怔。

  这话是什么意思,当保镖让她很委屈吗?

  “你以为我学习武术,只是为了混在一群人之中当别人的跟屁虫吗?”

  “所以呢?如果你觉得以保镖的身份待在我身边着实委屈了你,你大可去言柏约身边啊!”突然间,不明所以的席定南火气也有些被挑起。

  但席定南旋即觉得自己该闭嘴了,再说下去只会吐出更多言不由衷的伤人字眼,只是……

  该死,他就是控制不了!为什么他会控制不了?自己分明就是个极度理智的人,不是吗?

  为何一想到乔燕笙喝了一夜的酒、流露满脸的委屈,就只为了那个叫言柏约的男人,他的脑袋就像被丢进整锅热水一样滚烫得快爆炸。

  “如果你喝了一晚的酒,现在还在这里对我发酒疯,只是为了替自己去言柏约的身边铺路的话,我告诉你大可不必。如果是你想做的,只要你开口,我一定不会阻止。我保证,我还有这么一点肚量!”

  “席定南……”乔燕笙紧捧他盛怒的俊脸,迷蒙的翦水圆瞳来回反复地望进他愤怒眯起的细长双眼,“总有一天,我会为了这些话狠狠打你一巴掌。”

  备受挑衅的他才想张嘴反击,却被乔燕笙倏然欺近的双唇封吻……

  她吻得他嘴唇都痛了,席定南也不管,伸手紧扣乔燕笙的后脑将她压向自己,不容许他们两人存有丝毫缝隙。

  日式包厢里,撑不住两人重量的席定南搂着怀里的她一起往后倒向榻榻米,她依旧趴跨在他的腰际,而他则继续紧抱着臂弯里的佳人迟迟不放。

  酒后的乔燕笙就像妩媚挑逗的梅杜莎,只是席定南望进那双潋滥的眼瞳非但没有被石化,反而欲望勃发,当乔燕笙将舌尖探入他唇间生涩而稚嫩地探索,席定南忍不住逸出一声低吟,旋即紧紧攫夺她的甜美,与她的唇舌强势交缠。

  逐渐沉重的呼吸声在辗转反复的唇舌间吹吐回荡,彼此覆压在对方胸口感受心脏猛烈撞击的震撼。

  像是在亲密热吻间耗尽了最后的体力,乔燕笙退离席定南性感的嘴唇,气喘吁吁的将小脸侧倒在他颈窝处。

  她像只猫儿似的用鼻尖蹭了蹭席定南的颈侧,感觉他急促的脉搏,星眸半闭的乔燕笙咯咯轻笑。

  “笨丫头,你笑什么?”

  她倦累地伏卧在席定南身上,柔顺地侧首倾靠这一具刚毅精实的身子,伸出葱白手指在他敏感的颈侧滑下,接着明显感觉到席定南的颈脖肌肤因为她的抚触而微微收缩……

  “你喜欢我吻你。”

  席定南没有开口,只是性感的嘴角弯起一抹可疑的弧度。

  “说啊,快说你喜欢!”

  老天,实在有够了,能够把她打昏吗?不,如果打昏这可爱又可恨的丫头,他就尝不到她的甜美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