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野狼总裁有秘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14 页

 

  他用力摘下鼻梁上的眼镜摔在桌面上,看着遮掩住病床区的布帘非常碍眼,大跨步走上前,此刻的他只想狠狠扯开眼前的帘幕,借此发泄一下情绪。

  就在这时,医务室的大门被人打开,挂在门上的风铃发出清脆声响。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乔燕笙娇脆的嗓音响起,伴随轻快的脚步声与塑料袋的细微窸窣声,“我买了一些点心当下午茶,等一下品妍也会一起过来,我们来个悠闲的午后时光吧!”

  凝视那张单纯娇嫩的容颜,言柏约有些不自然地扯动嘴角,“我没兴趣,你一定又忘了买我想吃的草莓面包。”

  “买啦!喏,买了三个,我今天就让你吃到胆颤心惊,才不会老是抱怨我忘记你喜欢的草莓面包。”

  “你终于记得我的喜好了!”

  “你老是像跳针的唱片在我耳边回放,很难不记住吧。”

  看着被乔燕笙像迭迭乐似的堆栈在桌上的草莓面包,言柏约沉默半晌,忽然迈开步伐笔直来到她面前。

  正忙着将塑料袋里的食物拿出来的乔燕笙困惑眨眼,“发生什么事了?”

  “燕笙,你有喜欢的人吗?”

  “啊?”什么?他为什么突然问她。

  “你对席定南有什么想法?对你来说,他只是你应该保护的总裁,还是有其他的意义。”

  “你……没头没脑的在说什么啊?为什么突然扯到他?”乔燕笙的俏脸迅速飘过一朵可疑的红云。

  “因为你对席定南的态度让我很介意。”

  “我对他的态度……哪里不对啦?”

  “除了你之外,其他人应该都发现你跟席定南在一起的时候,对他的态度特别亲密。”言柏约严肃地紧盯乔燕笙的双眼,朝她跨前一步。

  “你在胡说什么,我、我才没有……”

  “你看他的眼神格外不一样。”

  蹙紧柳眉的乔燕笙扔下手中的塑料袋。“言柏约,你在发神经是不是。”

  “因为我实在很厌恶这一切,再待下去,我怕我会肮脏得连我都不认识自己!所以我想离开这里,我想带你一起走。”

  “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肮脏、什么厌恶,我怎么听不懂?”

  “燕笙,你喜欢当保镖对不对,我承诺我绝不会剥夺你喜欢做的事,在我身边你还是可以当保镖,因为事实上我是……”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嘎然打断言柏约的话,听得一头雾水的乔燕笙眨了眨眼,低头翻看自己口袋里的移动电话。

  “不是我的,是你的手机在响。”

  “不,也不是我的手机……”

  言柏约摆在办公桌上移动电话并没有任何来电反应,可是铃铃作响的手机声仍然没有停止……

  直到布帘后头的病床区响起一个低沉磁性的嗓音,“尚平,雷洛斯先生抵达机场了,好,我知道了,你马上叫司机备车,我跟你在停车场会合。”

  这个声音……

  没有让他们俩有太多猜测的时间,就见一只厚实大掌抓住布帘“刷”一声将它整个拉开。

  “野狼?”

  噢,老天,真的是他……乔燕笙在心里暗自哀号。刚才她跟言柏约的对话,野狼一定听得一字不漏吧?

  相较于乔燕笙的尴尬懊恼,一旁的言柏约则是惨白了脸。

  席定南早在他踏进医务室之前,就一直躺在那里?那么自己方才所有做过的事情,包括透过移动电话交谈、卑劣的偷拍……席定南全都……

  不敢置信的言柏约太过震惊,一时间竟然得倚坐在办公桌角才能稳住自己虚软的身形。迟疑了几秒,他强迫自己抬起头迎视眼前的席定南,果然迎上一双意味深长的鹰隼利眸。

  不知是出于心虚,或是真的慑服于席定南冷凛的气势,言柏约的手不停颤抖,连忙狼狈地将它们藏在身后。

  席定南没有说话,他甚至不看乔燕笙一眼,气质冷峻地跨步往外走。

  “野狼,等等我!”

  “不需要,你继续你的午茶时光。”

  “可是下午是我负责你的外出护卫……”

  “我会叫虎川处理这个问题。”

  “野狼!”

  乔燕笙紧追着席定南疾速的脚步走出去,她甚至没空向等候她回头瞥望一眼的言柏约说声再见。

  挂在门上的风铃因为开门而激荡作响,当凌乱杂沓的轻脆声响完全静止,言柏约的心仿佛也空了。

  他知道自己该起身整理私人物品准备走人,只是瘫坐在办公桌上的他却怎么也提不起力气,直到移动电话再度响起。

  “喂?”

  医务室里,言柏约捏着手机不发一语,任由电话的另一头振奋激动地滔滔不绝。

  “不管燕笙的设计概念跟朗妲有多么相像,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我没办法再帮你窃取燕笙的设计图。”

  最后,他厌倦了,闭上眼,吸口气挤出最后的力气。

  “对,玩完了,席定南发现我的身份,保健室医生的身份玩不下去了……你现在知道怕了,我想如今我们能祈祷的,就是他不会对我们采取报复行动。”只有天知道,他失去的不只是这些。

  言柏约的视线不自觉瞟向那三个可爱堆栈的草莓面包,不期然想起当初自己曾以轻松探险的心态踏进京极流集团,怎会想到有这么一天,自己竟然会愚蠢的把心留在这里……

  办公桌的一角,就见言柏约疲惫乏力地将脸埋进摊开的掌心里,试图掩去所有失落的情绪。

  高级日式料理的VIP包厢里,榻榻米特有的淡淡草香似有若无地弥漫在空气中,充满禅意的挂轴与意境悠远的花景摆饰,将这方空间烘托出离尘的氛围。

  从开敞的纸门往外望,巧思布置的庭园造景在美丽夜灯的映照下,展现一种空灵脱俗的美感,被潺潺水流注满而敲击摆荡的竹筒,在夜色中规律地发出“叩、叩”声,与栖身在庭园角落的唧唧蝉鸣声交错响起,喧嚣的世界在此刻沉静了下来。

  坐在席定南身旁的关尚平不动声色瞥了好友一眼,伸手举起精巧的小酒杯就口啜饮,默然看着侍应撤走桌上的怀石料理。

  “等会儿由我负责送雷洛斯先生回饭店就可以了。”

  席定南没有响应,只是继续倒酒、喝酒再倒酒。

  “奇怪,雷洛斯先生去洗手间怎么去这么久?”关尚平装模作样地瞥了瞥手表,“我知道了,他一定也是受不了你整个晚上摆出的扑克脸,才会借故溜去哪里透透气。”

  “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失礼。”席定南蹙起眉迎视好友。

  “是、是,你掩藏得很好,大概只有我这个认识多年的老友,才会注意到你的笑意根本就没进入你的眼里。”

  关尚平决定舍弃烧酒改喝一口茶,他可不希望等会儿回去抱董心的时候,小丫头被他身上的酒气给醺醉了!

  “我必须说你的直觉与观察力果然不容小觑,你之前要我调查言柏约的背景,报告都还没送到我手上,已经被你发现他真的有问题。”

  席定南冷冷哼了一声,“当医生也能兼职商业间谍,他还真是多才多艺。”

  “可见朗妲真的是所有人都想抢的珠宝设计奇才。”关尚平忽地从和式椅上挺起身,“燕笙被拍照寄出的设计图该怎么办?那可是朗坦的心血,现在平白落进别人的手里……”

  “你还是坚信燕笙就是朗妲?”

  关尚平一怔,严肃蹙眉,“我没理由不相信。你瞧,现在就连别人也帮我们印证了这一点,否则燕笙的设计图不会被盗拷出去。”

  “我说了她不是。”席定南淡淡眨眸,继续凛着俊脸喝着酒。

  “你说的就算吗?我承认你对企业经营有超越常人的天份,但你对珠宝设计了解多少?朗妲的作品不只精致美丽,她同时还考虑到宝石的特质和工艺的精巧,众多元素组合起来才能完成一件巧夺天工的作品,这些你懂吗?”

  “为了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朗妲,值得你把自己的死党批评得一文不值?”

  席定南冷淡地瞥了好友一眼,复杂莫测的神情不知是好气还好笑。

  “我只是要提醒你,懂得卖珠宝跟设计珠宝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关尚平瞥了手表一眼,率先站起来,“时间差不多了,我先带雷洛斯回饭店休息。至于你,高兴在这儿坐多久就坐多久。”

  席定南不理他,只是吩咐侍应再拿几瓶烧酒进来。

  在即将打开纸门离去前,关尚平再也压抑不了八卦好奇的心情。

  “听说你吩咐虎川解除燕笙下午的工作,硬是不让她跟在你身边。”

  “闭嘴,快滚。”

  “她做了什么事,居然能让野狼大发雷霆。”

  席定南没有说话,只是危险地眯起眼瞪向他。

  看得出好友这一次是真的动怒了,不免有些忌惮的关尚平挑了挑眉,识趣地关门离开。

  第8章(2)

  高级包厢里独坐啜饮的席定南不发一语,晕黄柔和的灯光丝毫无法软化那张冷凛严峻的俊颜。孤灯旁,傲然端坐的身影隐约流泄出一股怒意。

  突然,他摆在桌面上的移动电话响了起来。

  席定南冷冷睇了一眼,慢条斯理地放下酒杯,冷淡接听。

  “我是虎川,跟总裁报告一声,我带着保镖军团跟随尚平一起撤走了。”

  “随便你。”

  “虽然依你的身手根本就不需要有人护卫,但兄弟我还是在隔壁包厢留下一个人陪你。”

  “不需要,我现在不用保镖军团烘托总裁的气势,你叫他们全部撤走。”

  “恐怕没办法。”

  “怎么了?”刘虎川明显的笑意透过手机传进席定南的耳里,教他直觉地蹙眉。

  “燕笙醉了,就待在你隔壁的包厢。”

  “你说什么?”席定南倏地眯起双眼,收紧下颚。

  “你下午拒绝让她出动,她还是硬要跟,一整个晚上心情很不好,握寿司没吃几个,烧酒倒是喝了不少,我看现在应该已经差不多瘫倒了,你要离开的时候记得把那个醉丫头一起带走。”

  “该死的,你竟然让她喝酒?……喂,刘虎川?”居然挂他电话,席定南狠瞪着手中的手机,简直气炸了。

  扔开了移动电话,席定南他利落地用手撑住桌面打算起身。下一秒,就见他的动作突然静止,整个人撑在桌上一副要站不站的模样……

  为什么要他去照顾喝醉的乔燕笙。

  好笑,叫言柏约去啊!那个家伙不是很喜欢她吗?还承诺绝对不会剥夺她喜欢的保镖工作,听起来多么贴心。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