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野狼总裁有秘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12 页

 

  殊不知此时的董品妍早已在自己的安排下来到京极流集团,而且就投身在关尚平直接管辖的秘书室里。

  啧,说起来,那个臭脸小子真的得好好感谢他才对。

  “所以他们两人确实早就认识了?”

  “一定是。”

  “也许他们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笨,别以为我刚才在那里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你别生气嘛……”乔燕笙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犹豫着不晓得该用哪一种说词劝慰“即将面对痛苦失恋”的野狼总裁。

  噢,老天……席定南闭了闭眼,担心自己再多瞧她一眼,就会克制不住地俯首攫吻她可爱舔唇的甜美舌尖。

  没错,这就是为什么他确定自己该采取行动的原因。

  只是站在乔燕笙的面前,席定南明显察觉自己引以为傲的理智开始遭受强烈考验,自制力也越来越薄弱,每一种汹涌且疯狂的念头就像脱缰野马在他体内喧嚣奔腾,教身经百战的他光是想象就开始燃烧……

  而这天真单纯的小红帽甚至没发现她自己做了什么!

  怎么能够再让这种情况恶化下去?如果野狼注定遭受心火焚身,那么让他燃烧的女人也得被他一起拉进这场狂炽的火焰里。

  “燕笙,帮我--”咬牙吐出这句话,席定南忽然揽臂紧紧抱着她。

  错将他此刻的激动当成失恋的沉痛,乔燕笙心疼得眼眶都红了,踮起脚尖用尽所有力气拥抱席定南。

  “你要我怎么帮你,只要你开口,我一定努力做到。”

  “我不知道……我只晓得我不想再爱男人了,得不到尚平的响应让我觉得痛苦,看着他去爱另一个女人更让我痛苦。”

  感觉失落黯然的席定南就要松开拥抱的手,急切的乔燕笙益发用力抱紧他,仿佛只要将他紧紧拥在自己小小的臂弯里,就能传递些许的能量与勇气。

  席定南愣住了,千真万确地因为感动而怔愣。

  为什么这个傻丫头总对他的每一句话深信不疑?乔燕笙虽然嘴里喊他“野狼”,却浑然不晓得外人之所以用这个名号称呼他,是因为他冷静深沉甚至是狡猾多变的行事作风。

  商场上,没有人不提防他,即使只是一句单纯的交谈,都会让别人暗地里再三推敲是否隐藏着某些潜台词;从没有人像乔燕笙这样,对他的每一句话、每个字毫无怀疑地照单全收,这会让他……

  席定南心一暖,悄悄收紧手臂拥紧她。这么单纯的乔燕笙会让他想掏出真心,更加全心全意的呵护她。

  “别拒绝我,燕笙,你答应一定会帮我。”

  “我帮你。”激动允诺的乔燕笙完全没有察觉席定南的唇一而再、再而三在她发间流连。下一秒,他温柔伸手扣住乔燕笙的双肩,轻轻将她拉开自己的怀里,专注凝视这一双潋滥澄澈的翦水瞳眸。

  “你要我怎么帮你?”

  一抹邪魅的晶灿光芒飞快划过席定南那双鹰隼般的深邃利眸,心愿得遂的狡猾光芒迅速被他黑眸里的幽潭所吞没,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哀伤与恳求……

  “只有你晓得野狼总裁的秘密,也只有你能帮我。燕笙,求你帮助我忘了尚平,让我重新爱上女人。”

  凝视眼前这张忧伤怜人的脸庞,乔燕笙一时哑然。

  让野狼总裁重新爱上女人?

  她该怎么做啊?

  乔燕笙一手环在腰间,另一手则托着下颚,倚在墙边隔着距离凝视站在珠宝展示厅里的席定南。

  虽然今天登场的重要活动全程在京极流总部大楼进行,但出动的保镖阵仗却没有一丝马虎,严谨更胜以往,原因无他,只因今天有众多国内外知名珠宝监赏家莅临京极流集团作客。

  如此盛大的阵仗,是为了替即将揭晓的京极流珠宝设计年度大赏优胜作品哄抬声势。所有高阶干部全员出动负责接待,身为集团之首的野狼总裁更是责无旁贷,尽责地周旋在贵客间。

  负责留守展示厅东门的乔燕笙默默遥望远处的席定南,看着他噙起迷人的俊笑为两个素不相识的来宾引介彼此,举手投足尽显贵族般的潇洒优雅,言谈间更因为对方的恭维赞赏而仰头朗笑,展现王者的风范与气势。

  他出众的风采让乔燕笙怔然痴望。

  或许是感觉到她紧紧追随的视线,正与人交际谈笑的席定南忽然抬眼越过来往的宾客,隔着距离迎视她。

  蓦然对上那双深如寒潭的邃眸,乔燕笙不自觉站直身。

  那双瞳眸是如此深邃矍铄,仿佛拥有夺人心魂的迷魅魔力,她只知道此刻自己的眼里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除了他。

  他刚才……是不是对自己稍微举了举手中的鸡尾酒杯?

  有点不知所措的乔燕笙眨了眨眼,才在犹豫不晓得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响应,席定南却早已转开视线,再次抿唇噙笑看着围绕在他身旁不断撒娇献媚的名媛淑女。

  僵立在原地的乔燕笙依旧怔望着他,微微颦起的柳眉与噘咬的双唇悄悄流露她的失落和委屈。

  他到底是怎么了,这几天总用这种疏远的态度对待她……

  就在这时,通讯耳机响起保镖军团的交谈声。

  “你们有没有觉得最近的野狼没什么精神?”

  “同意。”

  “根本就是萎靡吧?野狼已经快变家猫啦!”

  “你们这些猴崽子,通讯耳机是让你们拿来闲嗑牙的吗?”

  耳机里忽然爆出刘虎川中气十足的斥责声,搞得保镖军团的成员不是眯眼缩脖忍受突然爆耳的噪音,就是干脆直接拔下耳机揉捏作疼的耳朵。

  “虎川哥,我们只是在测试通讯有没有中断嘛!”小邰压低嗓音嘀咕抱怨,“现在确定耳机没坏,不过我们的耳朵可能暂时没办法用了。”

  “哼,没有任务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有这么好的聊天兴致?”

  刘虎川稍稍降低音量,“还有,究竟是哪个白痴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狼是犬科,不是猫科,野狼顶多只会变野狗,绝不会是家猫!”

  通讯耳机里不约而同响起保镖军团的嗤笑声。

  “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你们全开除了!还是我们燕笙最认真,从没听她开口跟你们扯这些没营养的东西。”

  刘龙河顿时发出不服气的低喊,“虎川哥,我看燕笙没说话,应该是她守东门守到睡着了吧!”

  没好气的乔燕笙伸指按下耳机通话键,“龙河,任务结束后在练习室碰面,我们用拳脚功夫沟通一下。”

  耳机里顿时爆出此起彼落的叫嚣欢呼声,刘虎川隐隐含笑的嗓音在一片嘈杂中响起,“大伙儿的神经都给我绷紧一点,别因为在总部大楼就松懈戒备。龙河,你才应该给我小心一点,别守南门守到睡着了!”

  “冤枉啊,大哥,我一双眼睛可是紧盯着野狼不敢移开。就因为这样,我才知道野狼刚才竟然婉拒一个女人的主动示好。可惜你们没有亲眼看到,那个穿着低胸礼服的女人几乎把胸前的两颗奶,直接放在野狼的手掌上,刚好一手抓一颗,那画面多香艳刺激啊!”

  懊恼的吁嗟声一时间占据通讯耳机的所有发音频道,不满的众人纷纷抱怨刘虎川居然暗藏私心,把这种极度养眼的肥缺留给自己的亲弟弟,让刘虎川真是好气又好笑。

  “你们这些善妒的家伙,我刚才不是说了野狼拒绝了吗?”刘龙河的声音里难掩洋洋得意,“所以我才问你们,有没有觉得最近的野狼好像没什么精神?这么棒的机会他都不要,实在愧对野狼的名声啊!”

  不是愧对野狼的名声,而是他根本就对女人没兴趣好吗!

  乔燕笙默默聆听着同伴们的闲聊,视线仍隔着距离紧紧锁在那抹高大的身形上。

  几天前,席定南开口求她帮忙,帮他重新爱上女人。

  从来不曾向谁求助的野狼居然求她?让乔燕笙好生不舍之余,当下只想全力以赴、在所不惜。

  只是她应该怎么做?如果说一个丰满美艳的奶妹都无法引起野狼的兴趣,那么凭她的条件……乔燕笙低头俯看自己小巧的胸部,失望地撇了撇小嘴。

  “你们这些傻子果然太嫩了。”刘虎川透过通讯耳机淡淡开口,“对于野狼这种身经百战的男人来说,EFG的英文符号其实代表不了多大的意义,重要的是有没有勾起他的兴趣。”

  上司的话语一字一句敲进乔燕笙的脑袋里,让她忽然凝神专注。

  勾起……野狼的兴趣?

  “男人确实是兽性的动物,不过并不表示男人不懂什么是爱。你们这些小子嘴里虽然喊着G奶好,但其实你们心知肚明,放在心里的那个女人未必是这个样子。”刘虎川停顿了几秒,再度按下通话键,“再说,野狼的等级跟你们这些傻小子完全不一样,燕笙你说对不对?”

  啊……她不知道!

  突然被点名的乔燕笙思绪有些乱,仿佛有个模糊的念头在脑里成型,让她隐约对于如何帮助席定南重新爱上女人有了些许想法,只是她还来不及抓住,那个线头又迅速隐没在飘渺迷雾下。

  “燕笙,你没听到我在问你话吗?”

  “虎川哥,那个丫头真的守东门守到睡着了啦!”刘龙河调侃道。

  乔燕笙没好气地反击。“刘龙河,下班后练习室碰面,我们不见不散。”

  在众人的哈哈大笑间,小邰冷静严肃的声音突然响起,格外引人注意,“野狼独自离开展示厅,重复,野狼离开了。”

  “龙河,跟上去……”

  “我去!”

  乔燕笙打断正在编派工作的刘虎川,就见她飞快越过人群尾随席定南身后。

  通讯耳机立刻响起刘龙河不满的低叫,“今天明明是我担任野狼的贴身护卫,燕笙怎么可以抢我的工作?”

  “小丫头贴心嘛!你是不是男人啊,这样也值得你啰唆?”

  刘虎川隔着距离望了望他们两人相继消失的身影,悄悄藏起嘴边的笑意,“好了,大家警醒点,这里还有满屋子的贵宾要照看。对了,龙河,你刚才提到的G奶美女在哪里?”

  一手抓一颗,是不是真的呀?

  第7章(2)

  他要去哪里?

  默默跟在席定南身后的乔燕笙发现他既不是去厕所,也没有返回总裁办公室工作的意思,只是踩着不疾不徐的步伐在寂静的长廊上漫步。

  夏日的傍晚时分,天空依旧明亮,尚未西沉的太阳在淡蓝色的天际泼洒出一缕缕橘黄色的浅橙彩带,柔和馨暖的光芒穿透玻璃窗照耀在席定南高大的身形,在地毯上拖曳出长长的细瘦人影。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