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野狼总裁有秘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10 页

 

  “我帮你拿一张椅子过来让你坐下,你的额头都被硬书皮砸破了。燕笙,你知道医药箱放在哪里吗?言医生的额头流血了,我帮他处理一下。”

  董品妍想去端张椅子过来,但乔燕笙的动作比她更快,只见她脚尖利落一勾就把斜对角的办公椅勾了过来。

  “快坐吧。”乔燕笙拍了拍言柏约的肩膀,接着熟门熟路的从角落的橱柜里取出医药箱递给董品妍。

  “谢谢你们。真糗,明明我才是医生,居然还要你帮我包扎……噢!”

  拿着棉花棒消毒的董品妍连忙停止,“我弄痛你了吗?”

  “还好,没事--”

  一旁的乔燕笙忽然笑了出来,“这下子你高兴了吧!终于如你所愿,第一个病人上门啦!”

  董品妍和言柏约迅速对望一眼,她抿唇轻笑,而他则尴尬地搔头苦笑。

  “是啊,只是我怎么也想不到苦主就是我!这样吧,为了答谢你们的帮忙,也希望你们两位帮我保密今天的糗事,这间医务室的使用权就由我们彼此均分,你们可以继续把它当作私人行馆。”

  乔燕笙惊喜挑眉,“意思是我不用把东西移走,能够继续使用那张办公桌喽?”

  “当然可以,反正我只需要一张桌子,另外一张就算是你的私人地盘。”言柏约伸手扶了扶镜框,笑得友善,“你可以继续在那里画你的珠宝设计图。”

  “太棒了……”

  “不过,若是有病人上门,还是需要你们暂时回避一下哦!”

  “没问题!”

  乔燕笙豪气地拍了拍言柏约的背,疼得他龇牙咧嘴,大有加重他伤势之嫌。

  “那我呢?”董品妍手指了指他身后的诊疗床,淘气眨眼,“午休时间能不能帮我保留一个VIP床位?”

  额头上贴着一张OK绷的言柏约哈哈大笑,看起来颇忠厚可亲。

  “没问题,通通成交!”

  第6章(1)

  一行由五辆黑色高级轿车组成的车队低调平稳地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灿烂的夏日骄阳照耀在光可监人的墨黑车身,折射出一道道刺眼的光芒。

  当车队离开交流道驶入平面道路后,更是吸引不少路人关注的目光。

  这五辆高级轿车依序放慢速度停驶在京极流集团的摩天大楼前,前后两台车上的保镖们立刻训练有素地开门下车,早已在大厅里等候的保全人员也马上跑出大门外就定位。

  当所有布署就绪,第三辆轿车上的司机才赶紧下车小跑步绕过半个车身,恭敬打开后座的车门。

  一双修长的双腿踩着麂皮皮鞋跨出车外,席定南伸手拉整身上的西装外套,在保镖的引导戒备下迈步往大楼门口走去。

  于此同时,坐在第二辆车上的总裁特助关尚平也迅速下车,大跨步尾随在席定南身后一同步入京极流集团的总部大楼。

  站在大厅入口处,负责接待的首席秘书柳晨音,竭力赶上他们两人快速的步伐。

  “欢迎两位回国,现在还是午休时间,是否需要吩咐厨房帮二位准备餐点?”

  “不用了,总裁和我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讨论,你先回秘书室吧!”关尚平开口说话的同时,伸手按下电梯的按键。

  厚重的金属门扉在他们眼前滑开,在众人的鞠躬目送下,风尘仆仆的两人直接踏进电梯里,严肃地没有再多说一句赘言。

  电梯门倏然关闭,上方的楼层号志灯开始迅速跳升。

  直到独处的这一刻,关尚平终于忍不住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站在一旁的席定南瞟了好友一眼,淡淡噙笑,“你急什么,再过几分钟不就能看见了。”

  “你应该早一点告诉我,你把品妍弄进京极流了!”

  “董品妍前几天才完成报到手续,谁知道她会不会习惯秘书室的工作环境?在还没有确定她能待得住之前,我不想让你踏进天堂又立刻掉入地狱。”

  “别把话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你故意挑在回程的飞机上才告诉我这件事,只是单纯想看我迫不及待跳机的可笑模样吧!”

  席定南低沉磁性的嗓音扬起一阵令人恼怒的笑意,“既然你主动提起了,我不得不承认那种场面确实满具娱乐性的。”

  “该死的野狼,你有一天会有报应的!”

  死党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着实逗笑了席定南,电梯里只听见他豪迈的朗朗笑声。

  “我是说真的,如果老天有眼,应该让乔燕笙狠狠整治你这头既邪恶又可恶的野狼,这样我才相信还有天理这两个字!”

  好友的恼怒咒骂非但没有惹恼席定南,反倒见他噙起淡淡笑意,修长手指轻娑着下颚仿佛在思索这个可能性。

  “确实,天底下有本事让我吃到苦头的,大概也只有那个傻丫头吧?”事实上,他确实已经从她那里尝到苦果,只是善于隐藏的他压抑着自己的挫折与失落,没让关尚平察觉罢了。

  恐怕只有上天才晓得,那场晚宴结束后与乔燕笙在花园里的那个吻,对他这头身经百战的野狼造成多大的影响力。

  席定南从不知道一个吻竟能让人如此回味,一而再、再而三的……

  他甚至发觉只要自己闭上眼,那一晚初次亲吻乔燕笙的画面,就自动在脑海回放再回放,直到他的胸口因为思念而涨痛、身体因为渴望而炙热。

  天知道这样的他得耗费多少意志力,才能强迫自己不去敲响乔燕笙的家门,而是和一干等候已久的干部们搭上飞往法国的专机。

  终于,他结束忙碌的行程回来了。

  在回程的飞机上,他悠哉地翘起二郎腿像看戏似的看着激动的关尚平严词命令机长加速飞行。

  然而他又何尝不是归心似箭?

  他不是没有七情六欲,只是单纯的善于隐藏罢了。

  伴随着抵达楼层的清脆提示音,厚实的电梯门往两旁滑开,两具同样高俊的身形同时步出电梯外。

  疾速行走间,席定南瞥了好友一眼。

  “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区区一个总裁特助竟敢走在我前面?”

  “你省省吧,这里没有别人,再说我不相信你想见到乔燕笙的渴望会亚于我对品妍的心情。”回嘴的当口,关尚平脚下不见一丝迟疑停顿。

  席定南只是轻笑,并不反驳。

  虽然远在法国,但席定南依旧掌握乔燕笙在台的动态,得知她已经和品研成为不错的朋友了。

  于是两人直接来到医务室的门前,便听见虚掩的门扉里头传出银铃般的悦耳笑声,轻快热络的笑语宛如一场及时雨冲刷他们满身的风尘仆仆……

  “快点,品妍,刚才是你答应一起玩这个游戏的,愿赌服输哦!”

  啊,是那个傻丫头的可爱笑声!

  门外的席定南温柔抿笑,让这个活力充沛的轻快嗓音,一举扫去他胸口的绵绵思念之情。

  “燕笙,你难道就不能让我一次吗?我实在有点不习惯……”

  站在好友身旁的关尚平听见这个魂牵梦萦的娇柔嗓音,忍不住闭上双眼深深吸一口气,借以平复自己持续了十几个小时的急躁情绪。

  “绝对不能让你这么轻易过关,刚才我恳求你的时候,你也是这么硬着心肠对我的。干脆一点,品妍,赶快接受处罚!”

  门内乔燕笙的强势娇喊引来董品妍一阵投降的呻吟,门外,则惹来关尚平对席定南的蹙眉瞪视。

  “你是怎么教乔燕笙的,居然让她这样欺负我的品妍?”

  “抱歉,我代替我们家的傻丫头向你说声对不起。”面对好友显而易见的恼怒,席定南微微挑起眉笑道。

  “哼!”

  席定南低头伸手蹭了蹭鼻尖,从来没想过心高气傲的自己居然会低声下气的对别人道歉,而且还是心甘情愿,就只因为关系到乔燕笙。

  “唔,好酸……噢,我的天啊!燕笙,你给我记住,等一下我绝对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突然,门内响起第三个声音……

  “都别吵了,别忘了我才是最大的赢家,依照游戏规则,你们两个手下败将全任凭我处置!”

  门外的席定南和关尚平错愕地瞬间对望!

  里头居然有男人?

  “我来看看啊,该怎么处罚你们才好呢?”

  站在两张并排的办公桌前,言柏约一手撑抵在桌面,另一手则悠哉地抛甩掌心里的两颗骰子。

  乔燕笙和董品妍分别站在他的左右两侧,与他维持同样用手撑桌的姿势,玩得开心的三人浑然不觉医务室里踏进两尊怒火中烧的战神。

  “刚才燕笙的惩罚方式是被我喂了两个柠檬片,怎么样,让我这个帅哥亲手喂你吃,柠檬片是不是特别甜美?”

  “就因为有你亲手喂我吃,那柠檬片肯定是全世界最酸的!”乔燕笙缩着肩膀颤抖几下,显然是想起那种酸透骨髓的滋味。

  站在门边的席定南则是森冷着俊脸,危险眯起的严峻眼神宛若撒旦。

  这该死的男人居然胆敢亲手喂野狼的女人吃东西?

  生性放荡的他在面对乔燕笙的时候,都因为过于珍视而绑手绑脚的拘谨万分,结果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王八蛋,居然大刺刺的和她做出亲密的动作?

  一旁的关尚平察觉到好友的熊熊怒火,忍不住安抚地轻拍席定南的臂膀。

  别气别气,看他们摆在桌上的阵仗,大概也是斗地主那一类的游戏罢了。

  “那么品妍你呢?刚才你输了,被我罚打五次手心,这一次你希望我怎么处罚你啊?”

  关尚平一听,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他平常就连倒个垃圾都舍不得她去了,现在这个男人却大打她手心五次?

  “这次不打手心了,好痛哦,换别的方式行不行?”

  什么?她在跟这个该死的男人撒娇求饶吗?

  越听越愤怒的关尚平紧皱着眉,几乎可以挟死蚊子了!

  “别说我老是欺负你们,这一次我们就用骰子来决定处罚方式好了,这样你们就没有意见了吧?”

  “没有!”

  “OK,我接受。”

  你们接受,我们不行!

  两尊燃了怒火的战神迈着悄然无声的步伐,往三人的背后走来。

  “那么我丢喽,决定你们命运的骰子开始滚动了--”

  言柏约才松手将掌心的两颗骰子抛向空中,突然间,在他的左右两肩各伸出一只精实的手臂,分别精准而利落地各自攫走一颗骰子!

  面对办公桌的三人当场吓了一跳,倏然转身。

  其中乔燕笙甚至下意识摆出防卫姿势,直到她迎上一双满含怒意的眯眸,她的心跳当场不争气地跳漏好几拍。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