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哥哥,拜托饶了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虽然早在两年前,她就知道哥哥不把她当作妹妹,但除了“妹妹”,她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身分待在他身边,所以这些年来她一直尽力当个温驯听话的乖妹妹,就是希望能博得他的一些好感,可现在他竟然对身为妹妹的她做出这种事,那她岂不是……岂不是连

  妹妹也当不成了?

  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的落下,比起当众受到骚扰,彼此关系的忽然转变更让她恐慌绝望。

  “呵,不过一点小事就哭成这样,接下来可怎么办……”他意味深长的笑道,然后竟当着所有人的面,宠溺亲吻她裸露在衣领外的雪颈,看得所有人瞠目结舌却又忍不住脸红心跳。

  纤柔娇躯重重一颤,一股强烈的颤栗让叶天晴瞬间仰头喘气,娇艳的无助神态让在场男性差点喷出鼻血,此时魏君临陡然射去一记凌厉眼刀,吓得所有人瞬间正襟危坐,再也不敢将视线乱飘。

  而煽情的亲吻却依旧持续着。

  甚至一路向上来到那宛如粉红丝绒般的精致耳廓,将更多炽热酥麻导入那敏感颤抖的娇躯,企图麻痹她所有的神经。

  也许是羞耻到了极点,也许是出自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早已六神无主的叶天晴终于崩溃拉开他的手,哭喊出正确的台词,只想快点结束眼前可怕的恶梦。

  “我愿意把票投给池吉西先生,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说完,她也终于无地自容的捂脸放声大哭。

  魏君临开心的扬起笑容,重新将她抱入怀里。

  “很好,散会!”他心情愉悦的向所有人宣布,接着便一马当先抱着她走出会议室,一路无视所有人诧异的目光笔直走进电梯,将她带到早在大楼门口等待的轿车里。

  直到两人系好安全带,司机才沉默的驱车离去,没有多看泪流满面的叶天晴一眼,而羞耻到极点的叶天晴也顾不得司机的存在,崩溃似的捶打魏君临的胸膛,将自己受到的惊吓通通传达给他知道。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你讨厌?”他不动如山,始终任由她捶打。

  “什、什么?”如雨点般的拳头蓦然停下。

  “我那样吻你摸你,你觉得恶心讨厌?”

  她含泪睁大眼,想咆哮声音却梗在喉间发不出来。

  她觉得恶心讨厌吗?

  不,她怎么可能会讨厌,她只觉得震惊和羞耻,但却一点也不觉得恶心,因为比起他当众性骚扰她,她甚至更担心自己连妹妹也当不成。

  “如果不是讨厌就是喜欢,难道不是吗?”他温柔地伸手为她拭去眼泪,眼神是洞悉一切的锐利。

  如果不是讨厌就是喜欢?

  喜欢?不……不不不,哥哥为什么会这么说?在黑眸锐利的注视下,彷佛内心深处深埋许久的秘密终于被人看透,顿时让她又是恐慌,又是狼狈。

  不,她才不是喜欢上了哥哥,她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他们是法律上的兄妹,也只能是这样才对,因为如果她不是“妹妹”的话,就再也没有理由可以继续留在他身边了。

  一旦他不要她,她就会永远失去他了!

  第2章(1)

  两年前,炎热的夏季午后。

  公交车才刚到站,叶天晴便匆匆提着两个大纸袋步下公交车,一边低头看着手表,一边依循着行人号志灯的指示快步穿越斑马线,走进马路对面的大饭店。

  几乎就在她踏进饭店大厅的同时,饭店里一部电梯也正好叮的一声开启,一对俊男美女从里头走了出来,瞬间引来不少目光,可惜叶天晴站立的位置正好侧对着电梯,没有注意到那对俊男美女。

  “天晴,这里!这里!”

  大厅一隅,戴君雅一看见好友便立刻起身招手,示意她往自己的方向走,后者也微笑依言前进,却没有注意到刚步出电梯的男人在听贝她的名字后,迅速往两人的方向看了过去。

  饭店门外艳阳高照,她一身T恤牛仔裤,脸上脂粉未施,柔软长发绑成马尾,外表十分稚嫩,而事实上她也确实才刚满十八岁。

  因为父亲再婚的关系,两个月前这个小女孩才刚入籍魏家成为他的妹妹,只是他以为父母亲会带她一起出国蜜月,没想到她却留了下来。

  眼看她手提两个大纸袋毫无防备的走向一对陌生男女,魏君临只想了一秒钟便低头要身边的床伴先行离去,美人本来不依,但一见他露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下一秒便立刻乖乖听话地走出饭店。

  他走到柜台点了杯冷饮,接着便闲散的走到大厅的沙发区,特意挑了张背对三人的单人沙发坐下。

  “表哥,她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五专同学,之前我拜托你送去审查的那些布娃娃都是她做的,如果你们还没有决定合作对象的话,下次开会的时候求你帮天晴说说好话,我保证天晴做的布娃娃比外头专柜卖的精巧一更倍,而且不管什么娃娃她都会做呢,价格也比

  那些的要便宜得多。”

  沙发后头,传来戴君雅热情游说的声音。

  “得了,叽哩呱啦说了一大堆,活像我会刁难你同学似的,要不是对她的手艺有兴趣,我会约她出来吗?”李群慢条斯理从纸袋里拿出几只布娃娃。

  “还不是因为你都不肯告诉我你们开会讨论的结果。”戴君雅撒娇嚼嘴。

  李群瞪她一眼,不再理她,而是低头审视手中的布娃娃,然后才看向眼前腼腆漂亮的叶天晴。

  “叶小姐,我今天约你出来的理由,君雅应该都跟你说过了,我只想请问一下这些娃娃你曾经在任何管道销售过吗?”

  “没有,这是我的个人兴趣,我只拿来送人。”叶天晴紧张回答,对于自己的布娃娃能够被饭店业者看上,感到既忐忑又开心。

  “大概送过几个人?”

  “就五专几个同学,不超过五个……”

  “那就好,其实之前你送来开会的娃娃颇受好评,我们一致认为你所设计的娃娃非常新颖可爱,风格也非常独特,因为是配合节日送给顶级VIP的礼品,所以敝饭店希望礼品要温馨而不失巧思,重要的是有独创性,大部分的人都没见过类似的产品,也没有管道购买。”

  “表哥,天晴每个娃娃都是她亲手设计,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君雅,若是这些娃娃是你亲手做的,我会很高兴你的积极,但在活动开始宣传之前,可以麻烦你尽量保持低调吗?”李群似笑非笑的要求。

  “呃……”戴君雅顿时一脸尴尬。

  好不容易终于让鸭子闭嘴,李群才重新看向叶天晴。

  “叶小姐,我有自信你的娃娃一定会受到欢迎,圣诞节过后绝对会有很多顾客来电询问你的资料,就我个人建议,你要不要替自己的娃娃做个商标注册?”

  “商标注册?”叶天晴一脸茫然。

  “这是为了保障你的权益,一旦注册商标之后,你就可以以个人品牌特续创作专属于你个人风格的娃娃,谁也不能仿造抄袭,有了商标之后,敝饭店将来也比较好替你广告营销,你觉得呢?”

  “表哥,你的意思是说不只今年的圣诞节活动,将来你们还有可能会和天晴继续合作呢?”听见弦外之音,戴君雅忍不住又兴奋插嘴。

  “如果今年成绩好的话,我们确实有这种打算。”李群这次没再叫她闭嘴,却也不否认。

  此话一出,不只戴君雅,就连叶天晴也不禁兴奋的绽开笑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手工娃娃会受到青睐,甚至好运接二连三,当下便立刻答应注册商标。

  三人接着又商谈了一些细节,却不知道对话内容全都一字不漏传进魏君临的耳里,直到男人有效率的结束讨论起身离开,一名侍者也替他送来特调的冷饮,他才若有所思的喝着冷饮思考刚刚听到的讯息。

  他这个妹妹倒是有意思,年纪小小就懂得生财之道,只是她才刚入籍豪门,为什么还这么需要钱?

  仿佛是回应他的疑惑,身后那某某某的表妹竟正好帮他开口问出。

  “天晴我不懂耶,既然你妈才刚嫁入豪门,你干嘛非要拜托我帮你推销布娃娃赚钱,难道是你继父对你不好?”

  “才不是,爸爸对我很好,只是我不姓魏,我不想让别人觉得妈妈是为了钱才嫁给爸爸,想尽量自食其为。”

  “别人?哪个别人?是不是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些魏家亲戚?难道他们又私底下找你麻烦了?可恶,就说你一定要跟你继父打小报告,偏偏你这傻瓜却坚持家和万事兴,我不想破坏他们的心情,反正也不是多严重的事,没事啦。”叶天晴局促的结束话题,摆明不想多谈此事。

  “谁说没事,小心人善被人欺,既然你不想告诉你继父,那就告诉你那个新哥哥啊。”戴君雅却不肯放弃,依旧帮她出主意。

  “就是那个经营知名连锁SPA会馆,又高又帅又有钱,狗仔杂志经常报导的那个魏君临。”

  “呃……哥哥他很忙,我不好意思麻烦他。”

  “再忙也是家人,他们魏家人欺负你,他好下也尽点当哥哥的责任吧。”戴君雅不满地嘀咕,老是觉得好友太见外,也不太懂得保护自己。

  电视剧里的豪门哪个不是心机来心机去的,有时候还会不小心弄死人,很可怕耶。

  “可是哥哥在外头独居,平常很少回来,之前爸妈婚礼他也只露了下脸,我只跟他说过几句话,我真的不知道……也许等我赚够钱搬出魏家,到时候情形会好一点了。”叶天晴轻咬着下唇,连忙岔开话题。

  “别说这个了,离圣诞节只剩五个月了,趁着放暑假我想赶快加紧赶工,不跟你聊,我要先回家了。”

  “好啦,你有什么问题一定要跟我说呢,千万别忍气吞怕。”

  “嗯,君雅谢谢你帮我这么多忙。”看着总是义气相挺的好友,叶天晴感激的伸手抱了她一下。

  “谢什么谢,我们是麻吉耶,傻瓜。”戴君雅也回以一抱,然后跟着她一起起身走向饭店大门。

  直到两人走出大门,魏君临才若有所思的将玻璃杯搁到茶几上,然后慢条斯理的起身跟着走出饭店。

  饭店门外,女孩正跟朋友挥手道再见,艳阳下她的肌肤白里透红,吹弹可破,是全身上下最美丽的地方,但精致漂亮的脸蛋却稍嫌稚气,身材也过于干瘪,装扮更是毫无品味可言,举手抬足完全没有女人该有的娇媚。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