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哥哥,拜托饶了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讨厌却又迷人。

  虽然坐着,但那高大结实的体魄、笃定自信的神采,以及漫不经心却又莫测高深的危险气息在在都让人不容小觑。

  明明平时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然而一遇到困难,他的存在却又莫名令她安心。

  在众人的眼神注视下,她迅速朝他靠近,此时坐在会议桌另一端的魏天富却猛然拍桌起身,吓得她顿时停下脚步。

  “君临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股东会议,怎么可以随便让外人进来?”

  “天晴不是外人,如果叔叔头脑还没退化的话,就该知道父亲收养她之后,她就是魏家的一分子。”魏君临不疾不徐的解释,依旧用眼神示意叶天晴继续前进。

  “就算如此,她也不是魏蓝的股东。”魏天富依旧不满抗议。

  “谁说她不是股东?”魏君临勾唇一笑,语不惊人死不休。

  果然话一出口,会议桌上气氛立刻沸腾,坐在会议桌右边的一列人依旧不动如山,可坐在左边的那一列人则是脸色大变,焦虑的交头接耳起来。

  眼看气氛骤变,叶天晴几乎是胆怯的躲到魏君临的身后,试图用他高大的身躯遮掩自己,却被他一手捉到身边。

  “来,说你愿意把票投给池吉西先生。”魏君临用另一只手攫住她的下巴,逼她注视着自己,微笑着对她下令。

  “什么?”

  “说你愿意把票投给池吉西先生。”他一字不漏的重复。“说完,我们就可以走了。”

  “啊?”叶天晴困惑极了。走?走去哪里?她不是才刚刚到吗?还有叔叔的表情好扭曲好恐怖,好多人的目光也都好杀气腾腾,哥哥为什么还可以笑得这么没心没肺……呃,无动于衷?难道他都没看到吗?

  一张俊脸蓦地靠近,近到她可以细数他的眼睫毛、陷入他深邃的眼神,甚至沉醉在他清冽好闻的古龙水味中--

  “瞧你吓的,竟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随着一声轻笑落下,薄唇也轻轻刷过脸颊,一片蜜挑色的红潮顿时被刷染而出,谁知会议桌又被人重重拍了一下。

  第1章(2)

  砰的一声,叶天晴还来不及羞怯就被吓得全身一震,忍不住扭头看向怒气腾腾的魏天富。

  “她区区一个外人怎么可能会是魏蓝股东,我不信!”

  “没错!”一旁的魏天贵也跳起来抗议。“这是推选代理董事长的会议,只有股东才有权投票,现在票数是一半对一半,你别以为随便拉个人滥竽充数就可以瞒天过海!”

  “魏天贵董事说得没错,虽然你是董事长的儿子,但凡事讲求证据,要我们心服口服就把证明文件拿出来。”魏蓝海运海外事业部经理也跳出来说话。

  眼看“拥富派”叫嚣声不断,魏君临却依然坐定不动,直到一名助理接到他的眼神后,才将准备好的文件迅速摊开在会议桌上。

  众人起身望去,竟赫然发现那是魏蓝海运部分股份过户书,过户人清楚签着董事长魏天权的名字,被过户人则是养女叶天晴,过户日期正好是叶天晴二十岁生日的当天。

  不只叶天晴本人感到惊愕,就连魏天富、魏天贵两人也瞬间脸色大变。

  “不可能!”两人激动的跳了起来,完全不相信魏蓝海运的股权会落在一个外人手中,更不信自己期待已久的大好机会竟然会落空。

  本想趁着大哥出国休长假的时候,利用代理董事长的位置暗中掏空公司,没想到魏君临那小子竟在推选会议中狠狠将他一军,让他的美梦顿时成为泡影!

  “叔叔,有些事在梦中想想就好,毕竟有时候期望愈高失望也就愈大,你和天贵叔叔年纪不小了,要是不小心气过头中风,那就太得不偿失了。”魏君临面带微笑的劝道,神情却是傲慢而讥讽。

  “你!”

  “天晴是我的人,有她这一票你根本毫无胜算,你死心吧。”他挥挥手,一旁助理立刻将文件迅速收好,退到角落。

  眼看木已成舟,春秋大梦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魏天富和魏天贵不禁面如死灰的瘫坐在椅子上,其他人不甘心的继续吵闹,只是没有代理董事长的权力,许多计划终究无法执行,何况魏君临临时祭出这招杀得他们措手不及,摆明早在许久之前就已经识破他们的

  阴谋,就算再吵下去也是无济于事。

  最后“拥富派”只能犹如丧家之犬似的退出会议室,只留下一群对公司忠心耿耿的股东和高阶主管。

  其中被魏君临推荐为代理董事长,同时也是魏蓝海运财务部经理的池吉西不禁开心的起身说话。

  “魏先生,非常感谢你愿意站在公司四千多名员工的立场,顺利帮公司度过这次的危机,但董事长出国度假,理应由您暂代董事长一职,而不是由我……”

  “这是董事长的交代,你照做即可。”魏君临抬手打断他的话,然后便不再搭理任何人的发言,反倒将身边的小女人一把拉进怀里。

  “啊!”叶天晴没有料到他会这么做,跌坐到他的双腿上,被他一手圈锢在怀里。

  俊男美女总是令人觉心悦目,更别说眼前这对是没有血缘的兄妹,早在魏君临刚刚公然亲吻叶天晴的脸颊时,就已经有好几个人忍不住窃窃私语,万分好奇魏君临“大胆暧昧”的态度,现在更是个个瞪大了眼睛,期待接下来的剧情发展。

  “哥哥,你……你……”叶天晴惊羞到说不出话来,整张小脸都是红的。

  “想好怎么安慰我了吗?”魏君临勾起嘴角,大掌恣意抚摸她楚楚动人的脸蛋。

  清淡匀柔的柳眉很秀气,就像她的个性,澄澈明亮的水眸无辜又可爱,就像她给人的感觉,更别说她还有足以令全世界女人羡慕忌妒的晶莹雪肌,每次一害羞,就会晕出迷人的粉红色,衬着她鲜艳欲滴的樱挑小嘴,简直令人垂涎三尺。

  他整整花了两年,才把她养成这样的美丽动人。

  十八岁初见面时的青涩稚嫩、无趣干瘪早已褪去,取而代之是他最喜欢的柔艳芬芳,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幽兰,随时都引诱着人去采撷。

  “安、安……安慰?”叶天晴结结巴巴,根本就看不出他哪里需要安慰。

  叔叔们垂头丧气的被斗垮了,她还震惊于自己获得魏蓝股权,脑袋瓜里根本就一团乱,要她怎么安慰他?更别说会议室里有那么多人看着,他却突然将她搂进怀里……

  讨厌,哥哥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挣扎着想起身,谁知他却圈抱得更紧。

  “我应该说过不安慰我就会对你更坏,你不安慰我,难道是希望我对你更坏?”他促狭说道,空出来的右手竟明目张胆钻进她的裙底,恣意抚摸她柔嫩修长的大腿。

  刹那,她狠狠抽气,整个人僵硬如石。

  几个坐在魏君临附近的股东也立刻发现他这下流……邪肆的动作,个个呆若木鸡,却只能眼观鼻、鼻观心,保持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

  虽然素闻这个董事长的独子女性关系复杂,但他们万万没料到他竟连“口味”也这么复杂。

  “怎么不说话,车程少说也有半个小时,难道你都没有想想该如何安慰我?有什么事比我还重要,嗯?”魏君临邪佞地朝她耳边吹气,满意地看着她脸红得几乎就要滴出血来,整个人因为羞耻而不断轻颤。

  眼前这张楚楚可怜、我见犹怜的小脸,足以挑起全世界男人的情欲,然而那些男人却注定看得着吃不着,因为早在两年多前,眼前的小女人就已经是他锁定的宠物--

  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宠物。

  “哥哥,请你……请你住手……”她用微弱羞耻的竟量抵抗,一双小手几乎是惊恐的隔着裙子按压他的大掌。

  老天,会议室里有那么多的人,哥哥的左边就坐着三个人,他们一定看到了,明明是兄妹,哥哥怎么可以突然对她……呜,就算是玩笑,这也太过分了!

  叶天晴含泪咬着下唇,整个人羞耻的蜷缩在他怀里,根本就不敢观看其他人的反应,却没注意到魏君临因为她泫然欲泣的小脸,目光变得更加炽烈。

  他满心愉悦的将脸凑进她的发间,耳边却传来一串轻咳。

  在众人的推拱下,池吉西不得不面红耳赤的再度站起身,结结巴巴的说道:“魏先生,既……既然你有事要忙,那不如我、我们就先走一……”

  “会开完了吗?”魏君临似笑非笑的抬头断话。

  “呃?”池吉西当场哑口无言。

  “在代理董事长选出来之前,谁也不许走。”魏君临用目光扫过所有人,神态是那样的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可是董事长不是交代说……”

  “就算董事长交代由你暂代董事长一职,但在我“亲爱”的妹妹还没把票投给你之前,这场会议就不算结束。”魏君临泰然自若的抽出“性骚扰”的右手,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怀里的小女人抱到会议桌上。

  早已吓到全身发抖的叶天晴再次惊骇抽气,唯恐他又会做出什么可怕的惊人举动,立刻伸出双手抵住他的胸膛。

  “不要!救……救命……”再也顾不了羞耻,她转身向众人求救,一只大掌却迅速捂住她的小嘴。

  “小傻瓜,台词错了,你应该说愿意把票投给池吉西先生,这些人之所以一直坐在这儿就是为了等你这句话,你不说出正确的台词,他们是没办法走的。”魏君临轻笑地贴着她柔若无骨、娉婷婀娜的娇躯,就是喜欢她这傻里傻气的个性。

  每次看到她为了自己而慌乱脸红,他就觉得她真是可爱得不得了。

  只是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终于等到她含苞待放,除了可爱,从今天开始,他想看到更多她属于女性那一面的情绪反应,他想要她为他娇羞迷乱,甚至为他沦陷疯狂!

  “唔唔……”叶天晴不停摇头落泪,觉得自己就好像忽然坠入一场恶梦。

  谁来告诉她这只是一场梦,她一定只是作了一场梦!

  自妈妈再婚后,就经常陪继父出国巡视各国分公司,比起和妈妈、继父相处的时间,哥哥陪伴她的时间更长,虽然他经常戏弄她,却从来不曾有过肢体上的欺凌骚扰,除此之外就像君雅说的,哥哥让她吃好穿好住好,不曾亏待过她。

  当初面对亲戚们的抗议,也只有哥哥一人赞成继父和妈妈再婚,为什么现在他却……却……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