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哥哥,拜托饶了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19 页

 

  原本应该是剪裁合宜的高级西装,如今却是湿淋淋的东一块白、西一块黑,上头甚至还沾着好几颗葺仁、紫米、红豆、小米……

  他到底是怎么了?看起来像是被人拨了一大锅甜汤?

  “对不起伤害了你,直到今天我才发现自己是头自以为是、不可理喻、蠢不可言的猪,我仗着你的爱为所欲为,甚至轻忽了你的心,害你流了那么多眼泪。”他伸手轻抚她。指尖微微颤抖。

  “但就算如此,你还愿意原谅我吗?”

  “为什么要这么问?”

  叶天晴一脸不舍的反握住他的手,纵然错愕他的低声下气,却也感动他的真心。

  “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

  “但你刚刚哭了。”

  他明明就只想让她幸福快乐,却让她流了那么多泪水。

  “那是因为我以为你不爱我,而且再也不要我了,所以才会……才会……”她羞窘的解释:“但是刚刚我都知道了,是我误会了你,我才应该说对不起,对不起没有相信你,对不起对你大吼大叫……唔。”

  一只大掌蓦地截断她的声音。

  魏君临看着眼前总是贴心可人,对别人永远比对自己还要好的小女人,一颗心几乎就要被她的温柔融化。

  她就是这么单纯善良、傻里傻气,然而应该要保护她的他,却是全世界最欺负她的人,只因为他爱着她的傻气,却也吃定了她的傻气,所以才会一错再错。

  但是从今天起,他绝对不再容许自己重蹈覆辙,绝不。

  摩挲着她的红唇,他宛如宣誓般的吐出心里的爱意。

  “天晴,我爱你。”

  她瞪大眼,瞬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看着她吃惊的表情,他却笑了,很是自嘲的笑。

  “我爱你,真的很爱你,虽然我愚蠢到今天才发现,但我真的无法失去你,所以请你永远、永远都别再推开我,我绝对没有办法再忍受下一次。”

  她忍不住轻轻拉开他的手,眼里早已泪光闪闪。

  她爱着他,整整爱了他两年,她一直都渴望能得到他的爱,然而就在刚刚明白他的心意后,她就已经心花怒放,即使听不到他的爱!她也心满意足,但她万万没想到他竟会把爱宣之于口,甚至用如此坚定深情的眼神看着她--

  他爱她,真的爱她,不是出自于她的渴望,不是出自于她的幻想,而是清清楚楚来自于他的声音、他的心底、他的誓言。

  她终于等到了。

  他的爱。

  “再说一次。”她哽咽激动的要求,话还没说完,已是泪流满面。

  “我爱你。”他温柔勾唇,然后如她所原。

  “再一次。”

  “我爱你。”

  “再一次。”

  “我爱你,非常爱你,真的爱你。”

  看着她一下子就哭成了泪人儿,他不禁也感同身受的低下头,温柔的为她吻去眼角的一颗泪。

  “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珍爱,我爱你,你原意嫁给我吗?”

  父亲说得没错,她不能永远以“妹妹”的身分跟着他,他不能再让她委屈,何况除了她,再也没有谁能圆满他的人生。

  叶天晴全身一震,脸上尽是不敢置信,然而那份不敢置信很快就被喜悦的泪水善过,她激动到无法言语,只能用力点头,然后含泪抱住悬宕在身上的他。

  渴望两年的爱情、眷恋两年的男人,从今天起再也不是一个遥不可展的梦,因为她终于得到了一切。

  从今以后她再也不用害怕失落,因为她已经彻底拥抱了幸福。

  永远都会幸福。

  眼看有情人终成眷属,始终躲在病房门边偷听的魏天权,这才满脸贼笑的掩门离去,然后走到医院附设的花园,拨电话给家里的爱妻。

  “老婆啊,今天小宝贝乖不乖?有没有让你害喜?身体还好吗?”

  “都好都好,你不是工作忙吗?怎么会突然打电话回来?”电话里立刻传来盛丽宜喜孜孜的响应。

  “呃,也没什么,只是想要和你分享一件喜事。”魏天权云淡风轻的说着。

  “什么喜事?”

  魏天权没有马上回答,只是笑笑反问:“你应该有乖乖躺在床上安胎吧?”

  “当然,你让佣人二十四小时盯着我,除了床我还能去哪里?”盛丽宜忍不住娇嗔抱怨。

  “那就好。”确定爱妻就躺在床上,就算突然跳起来也不会有问题后,魏天权这才慢条斯理的宣布喜事。

  “其实这件喜事也没什么,只是就在刚刚君临终于向天晴求婚了。”

  “什么?”电话里果然立刻传来盛丽宜的大叫。

  “君临刚刚向天晴求婚了。”魏天权笑着把话重复。

  “再过不久我们家就要办喜事了,不只嫁女儿还同时娶媳妇,可说是双喜临门,所以我特地跟你说一声。”

  “老天,这怎么可能,他……他们是兄妹啊,你是开玩笑的吧?”

  “虽然是兄妹,但他们俩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难怪会日久生情,这下子竟然连婚都求了。”魏天权呵呵轻笑,故意把自己精心策划的一桩阴谋只用一句“日久生情”就轻描淡写的带过。

  “日久生情?求婚?”

  盛丽宜还是处在极度的慌乱和惊讶之中。

  “可是你之前不是才说君临把天晴当作妹妹疼,还打算撮合关杰和天晴,怎么现在却……”

  “关杰那家伙不合格,刚刚在餐厅里不知从哪里冲来一只大老鼠,结果关杰为了躲老鼠,竟然把天晴挡在身前,这么没用的男人,不能把天晴交给他。”

  “老鼠?”盛丽宜更糊涂了,实在不明白餐厅里怎么会突然出现大老鼠。

  “是啊,好大一只,不只来势汹汹,而且还杀气腾腾,让人印象深刻呢。”想起关杰不久前在电话中惟妙惟肖的形容,魏天权差点就要忍不住笑,一点也不在乎把儿子比喻成一只老鼠。

  “所以……所以你就为了一只老鼠,不打算撮合关杰和天晴了?”盛丽宜还是一片混乱。

  “没错,不过君临就不同了,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君临的人品、能力,虽然他过去是风流了些,不过他对天晴的好你也是知道的,如今他既然敢跟天晴求婚,就是打算定下来了,我们就乐见其成吧。”

  “乐见其成?”盛丽宜还是很混乱。

  “君临确实是个人才,对天晴也很好,但是……但是……但是君临究竟什么时候对天晴……我是说他们两个是认真的吗?天晴答应了吗?”

  “天晴自然是答应了,就像我说的,他们小两口一定是日久生情才会郎有情妹有意。”

  “天晴答应了?”盛丽宜微微抽气,完全说不出心中到底是惊吓多些,还是混乱多些。

  “那……那……”

  “女儿既然答应了,我们就别反对了,反正这一嫁还不是嫁到自己家,女儿还是女儿,不只能一辈子陪在我们身边,还不怕将来受人欺负,你说还有比这桩婚姻更好的选择吗?”

  “确实是没有……”盛丽宜完全被唬得一楞一楞的。

  “而且除了不怕被人欺负,我们还能一直照顾天晴,这不是很好吗?”

  “呃……确实是很好。”

  “而且将来天晴生孩子后,我们俩还能天天抱着孙子疼,多好命哪。”

  “确实很好命。”

  盛丽宜再次点头,原本横亘在心中的混乱与惊吓竟渐渐被丈夫所编织出的美好未来给取代了。

  她不禁开始幻想那美好的远景,想着天晴怀孕的画面,想着继子疼爱女儿的画面,想象一家三代和乐融融一起生活的画面,想着自己未出生的孩子和未来孙子玩在一起的画面,然后不知不觉就笑了。

  虽然继子突然向女儿求婚让她很惊讶,但既然天晴都点头同意了,她这个妈妈想那么多做什么呢?重要的是女儿开心就好。

  何况丈夫说得也没错,与其把女儿嫁出去,倒不如肥水不落外人田,把女儿嫁进家里自己疼,这桩婚姻更利而无一害,她没道理反对啊。

  “老婆,我就知道你通情达理,那么这桩婚事就这么说定了,等天晴和君临回家后,我们一家人就一起商量怎么办婚宴吧。”魏天权笑呵呵的说道。

  “好啊。”握着话筒,电话那头的盛丽宜也不禁笑了。

  人家嫁女儿和娶媳妇都得分两次来,他们家却是一次来个双喜临门。一次就搞定,真是大好了!

  重要的是女儿能和继子一同获得幸福,这才是最美好的事--

  【全书完】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