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腹黑学长钓小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7 页

 

  「0跟1是电脑最早期的机械语言,从1957年第一种程序语言FORTRAN发明以来,到1993年为止,估计人类已经发明约一千种不同程序语言,只有约三百种至今仍流传使用。」

  「无论组合语言、高阶语言或第四代语言,最终仍会转换为机械语言,才能供电脑执行。」柯铙再度畅所欲言。

  「嘎?好复杂……」莫静宁秀眉一蹙,头脑打结。

  记得大学时代,为了多看几眼暗恋的骆骞学长,她加入毫不感兴趣的哲思社,学长所谈论的深奥哲思就像这复杂的电脑语言一般,她都无从消化。

  不过,虽是对她太过生硬艰深的话题,此刻她却不觉反感,反而逐渐习惯他说话的音调,觉得他的声音很沉稳、很舒服,令她全然放松……

  「静宁?」柯铙发觉坐在身旁一手托腮的她双目已闭上,状似睡着了。

  「0跟1……」她闭着眼,粉唇轻启,口中呢喃。

  「什么?」他侧目,盯望她容颜。

  「0跟1是好朋友……住在电脑的世界,一起游戏、一起工作,手牵着手,可以做好多、好多事……」她美眸微张,笑望着他。

  柯铙瞠眸愕然。

  她醉了!

  只是一杯调酒,加上她之前喝的,两杯的量就让她彻底醉了。

  他将她搀扶起来,她身子软软地靠着他,任由他扶出酒吧,将自己带往住宿的房间楼层。

  一路上,莫静宁脚步飘浮,心情倒是颇愉快。

  「好久好久以前,0跟1成为好朋友,住在电脑星球……」她声音柔柔软软、说着自编的童话故事。

  柯铙想象她现在脑中浮现的世界,八成是一堆数字在对话、游戏、吃饭、谈恋爱,纷乱而热闹,不禁莞尔。

  她心性果真单纯得像孩子,连生硬的电脑语言都能拟人化,她的醉言醉语很可爱、很有趣。

  搀扶她站在房间门前,他从她携带的皮包里翻找到房间磁卡,打开门,将她带进房里——

  他倏地怔了下,如果今晚她身边是其他男人,是否也能像他这么轻易将醉酒的她带回房?

  这一想,他对她无防备的单纯心思又顿觉忧心忡忡。

  将她扶至床边躺下后,他蹲下身,为她脱去脚上高跟鞋。

  提起她银色水钻高跟凉鞋,他想起许久以前为她黏鞋跟的情景,看着她漂亮纤巧的脚踝,他差点想伸手盈握……

  挥去那抹遐思,他站起身准备为她盖被子,她却突地坐起身。

  「恶——」她一手捣着嘴,神情痛苦。

  柯铙惊诧,才打算找垃圾桶,她竟已捉住他手臂,直接吐向他胸口。

  他震愕在当场,可低头看着身上高级西装染上脏物,再看向紧蹙眉头、一脸难受的她,他顾不得身上脏污,脱下西装外套就往地板一丢,抽起床头柜的面纸先为她擦嘴。

  之后他又赶忙为她倒怀开水,坐在她身侧,一手顺着她的背,边让她喝水。

  喝了几口水,她再度难受地作呕,见状他眉心紧拢,彷佛比她难过。

  他不知她酒量这么差,否则绝不会请她喝酒,她轻易便醉酒,怎么会独自一人去酒吧?

  心里疑虑伴着更多忧虑,他进浴室拧了条湿毛巾为她擦拭脸颈,看到她脸上还有残妆,他走往化妆台,从瓶瓶罐罐中找出卸妆液,将她带往浴室,为她卸妆洗脸。

  最后他取出一件浴袍,换去她身上微湿的衣服,忙碌许久,才将她再次安置在床上。

  吐过后她看来逐渐舒坦,眉心不再紧揪,他站在床边为她盖妥棉被,凝望她毫无妆容的清丽素颜,见她呼吸转为沉稳,他总算松口气。

  大掌探向她脸蛋,将她覆在颊畔的发丝拨开,手背轻轻摩挲她粉脸,黑眸漾着柔情。

  她吐了他一身,让他手忙脚乱清理善后,但他却无半点抱怨,反而欣慰能为她做事。

  他喜欢她,那份情感原来一直存在,丝毫没被时间带走,只是埋在心田一隅默默地滋长,直到一遇见她便全然苏醒,瞬间盈满心怀。

  她毫无防备的软弱单纯令他无比爱怜,在为她脱去衣服的刹那,她美丽娇躯更使他心猿意马、胸口热烫,可是他屏气凝神,挪开视线不敢贪看,迅速为她套穿好衣袍。

  如果她清醒,他也许会克制不住自己而诱惑她,但他绝不能趁人之危。

  见她睡得安稳,他仍不放心醉酒的她,想了想决定留下,陪她一夜。

  柯铙坐在沙发上一夜,见莫静宁整夜安眠,直到清晨他才闭眼小憩。

  房间的电铃响起,他抬手看了下腕表,八点半。

  他起身起往房门口,拉开门——

  门外站着一名艳丽女子,正瞠大一双美眸,神情惊骇。

  「10A男?!」杜绘曦太过讶异了,脱口说出代号。

  「10A男?」柯铙疑问。

  「你、你怎么会在静宁的房间?」杜绘睎一双眼瞅着眼前穿浴袍的男人,大胆地上下打量对方……

  妈呀!极品!她内心惊呼。

  在机上,她无法细看他,可近距离审视,令她惊艳,他太对她胃口了。

  身高一百八十五左右,体格好,浴袍前这襟半露的胸膛肌肉结实,有着深麦

  色健康肤色,十足运动员身材,一张俊容棱角分明,五官深邃,气质阳刚稳健。

  这样的好对象好友竟自己「暗杠」了,还骗她与对方毫无瓜葛,太不够意思了。

  静宁若坦承自己与这10A男有进展,她只会羡慕,给予祝福,但对她欺瞒,只会令她心生不快。

  「莫静宁,你未免太不够朋友了!」杜绘睎大声嚷嚷,直接推门而入。

  静宁总说对钓金龟婿无意,怎么动作却比她快,轻易就收个男人在房间过夜?她一直以为自己了解好友的纯情,却被真心相待的好友欺骗,实在颇为不爽。

  「小声点,静宁还在睡。」柯铙拉住她,阻止她将床上的莫静宁吵醒,意外这个外表时髦的女人嗓门这么大,脾气似乎不太好。

  杜绘睎转头看他,怎么他对才认识的静宁如此体贴温柔?

  「她昨晚喝醉,我送她回房,她难受呕吐好一阵后才睡着,我不放心,所以留下来等她清醒。」柯铙解释,不希望他们之间的关系被莫静宁的同事误会。

  「静宁喝醉……你送她回房?」杜绘睎微诧。「难道你、你趁人之危?」她一惊。莫非好友是被他设计侵犯了?

  「静宁是我大学学妹,我们算旧识了,我不是什么恶狼。」柯铙笑着说。这女人个性挺直率的,感觉跟静宁感情应该不错。

  「什么?!你们是旧识?!」杜绘曦闻言更为惊愕了。静宁竟真的欺骗她!

  她心里很不悦,等床上的人清醒,她一定要好好盘问到底。

  「静宁醒来,告诉她来找我。」说着她转身便离开。

  柯铙还来不及问清女人姓名,她已步出房门。幸好以她性格的模样,挺容易描述的。

  不久,床上的人儿总算悠悠转醒。

  莫静宁张开眼,感觉头很沉重,她缓缓撑起身子,坐靠在床上。

  忽地,她美眸一瞠,吓了一大跳。

  「你、你你你……怎么会在我房里?!」她伸手指着朝自己走近、穿着浴袍的柯铙,震愕不已。一低头,看见自己身上空着相同的浴袍,她更为惊骇。「我……你……我们……」

  天啊!谁来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

  她双手抱着头苦想,无奈完全没记忆。

  「不可能……」半响她甩甩头,用力否认。她不可能轻易跟他发生一夜情。

  「我不会趁人之危。」柯铙澄清,他不是那种小人。「你喝醉吐了我一身,我才换穿浴袍。」

  「那为什么我也……」她抬头看他,心跳狂乱。

  「我带你进浴室,替你卸妆洗脸,衣服有些弄湿,想说换上浴袍你比较舒服,才顺手帮你换了。」他说得平静,只有自己知道当时心情很不平静。

  「就算这样,你也不能……不能脱我衣服……」莫静宁说得尴尬,想到自己酒醉的羞态和身子都被他看光,她又气又羞,无地自容。

  虽然内裤还在,可她胸前毫无束缚,想象他动手解开她胸罩的情景……根本是下流的侵犯!

  她咬咬唇瓣,神情窘怒,气得骂他无耻。

  第4章(2)

  柯铙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他举起右手。「我没偷看重点,是闭着眼脱你内衣的。」他说的是实话。虽很想贪看春色,可怕自己把持不住,他不敢直视她诱人的酥胸。

  「你!」他的解释仍让莫静宁无法接受,却也不知如何责难,毕竟他照顾了醉酒的她。

  「你酒量这么差,怎敢一个人去酒吧?」见她醒来,柯铙忍不住叨念。

  「我喝一杯不会醉,顶多微醺。」即使气恼他对自己失礼,她依旧不自觉实话回他。「没想到多喝一杯就会醉得不省人事。」

  「是我的错。」想起她酒醉难受的模样,他自责反省。「以后你不准一个人去酒吧。」

  「为什么?」他命令的语气令她不解,虽然说她也极少一个人去那种地方。

  「太危险了。」他不敢想象喝醉的她遇上其他男人的后果。

  「我去酒吧只会喝一杯调酒。」莫静宁强调。

  「凡事都有例外,你昨晚不就没拒绝第二杯?」

  「那是因为……」她本想解释因为对方是他,她才没坚持拒绝,而且昨晚有大半原因是她被梦幻的调酒所引诱,忘了自己极限而贪杯的后果。

  「早上你同事来这里,要你起来去找她,对方烫着一头波浪长发,打扮时髦,嗓门有点大……」柯铙仔细形容。

  「是绘曦……等等!你跟她碰过面了?穿这样在我房间跟她碰面?!」莫静宁大惊。这下误会大了。

  「我跟她解释了我们的清白与旧识关系。」柯铙说得坦荡荡。

  莫静宁抚额,感到有些头疼。这下绘曦必定认为她蓄意欺骗,肯定非常不高兴了。

  「你下床盥洗后,先去跟你同事说一声,然后下楼去餐厅找我。」柯铙交代,转身准备离开。

  「我为什么要去餐厅找你?」她不满他擅自决定。

  「因为你要请我吃早餐。」

  「为什么我得请你吃早餐?」

  「你睡晚毁了我一身名牌西装,一顿早餐还不够,我得算算需赔偿几餐。」知道她不会这么简单轻易答应跟他用餐,他故意找理由。

  「我……」莫静宁霎时哑口无言。想起他方才提到自己昨晚吐了他一身,她不免心生歉意。「那我赔你送洗费就是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