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腹黑学长钓小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莫静宁脸上漾着笑,可心跳紊乱,她从没想过会再遇见他。

  事隔数年,她以为自己早淡忘曾经的不愉快,以为他的样貌已不复记忆,但仅只一眼,她便清清楚楚辩认出那张俊朗脸庞。他的气质虽变得成熟沉稳,不若大学时代阳光爽朗,可她没忘记自己生平第一个仇人,那曾令她万分可恼、人如其名的柯铙!

  当年他利用她对他的信任,欺骗她剪去一头长发进而失去告白时机,害她的暗恋无疾而终。即使她说服自己接受了新发型,外貌也不因短发而失分,但内心着实难过很长一段时间,为悼念被迫夭折的暗恋及无辜被牺牲的长发。

  因为他,她不再相信单纯真诚的异性情谊,就算后来想试着接受异性追求,重拾因感情失败失去的自信,却再也难以找到令她心动的对象。

  喜欢旅行的她,毕业后选择从事空服员工作,五年来在世界各地飞行,曾有的灰暗不堪她早丢到九霄云外。

  只是一见到他,她记忆就瞬间复苏,连那些不愉快的情绪也全翻搅出来,令她烦躁莫名。

  「静宁,有没有相中目标?」厨房里,同事杜绘曦在她耳边小声询问。

  「什么?」莫静宁回神,一愣。

  「你负责的客人呀!有没有看顺眼的?」杜绘曦笑咪咪的问。

  「喂,你该不会真想执行在商务舱钓金龟的计划吧?」莫静宁怀疑地看好友一眼。

  绘曦是与她同梯的同事,和她一样都拥有明艳外表、追求流行打扮,不同的是,好友当空姐的目的是想近水楼台钓个多金男友,找张长期饭票。

  刚开始,她也将绘曦视做和她大学时几个拜金同学同一类,交情浅薄,但相处一段时间后,她逐渐发觉绘曦并非真是虚荣的女人,两人某方面价值观虽有所不同,却成了真正能谈心的好友。

  「苦守经济舱寒窑五载,好不空易踏上人间净土,当然要及时把握。」杜绘曦拿出随身小镜子审视完美妆容,她们虽已有资格进入商务舱服务,可不代表之后就能常排进商务舱的班好挑选目标。

  「所以,你看中目标?」莫静宁笑问。

  个性真实率真的绘曦,虽将钓金龟挂在嘴边,但她并非为钱出卖自己的女人,她追求的面包,也要夹着爱情果酱才行。

  「我负责的那排客人,以我雷达眼审视行头、外貌,大概就6K那个可多关怀,不像你那边那个10A客人,看过去是个十全极品。」杜绘曦一脸羡慕的说。

  「10A客人……」莫静宁想了下,正是她的天敌。「要的话,让你去服务。」她拿起几份餐单,想到将要再面对他、服务他,有些不甘不愿。

  「结婚了吗?」杜绘曦是外貌协会会员,男人要有钱,也要有头有脸,忌秃头与麻花脸,有家室者更不列入考虑。

  「我怎么知道?」莫静宁白她一眼。「难不成你负责的客人你都做过身家调查?」她不禁好笑。

  「公司让我们向商务舱客人介绍自己,正是名正言顺攀谈了解的好机会,该不会你都只介绍自己名字,然后问对方姓氏就结束了?」杜绘曦一副老油条的样子说。起飞前的时间,已足够她与负责的每位客人闲聊几句,摸出对方基本底细。

  莫静宁没多说什么,只是再笑望好友一眼。「祝你好运。」而后捧着餐单走了出去。

  虽一度想与好友交换负责的客人,但终究不想把私人情绪带进工作中,第一次在商务舱实习,她可不能被座舱长打负分。

  「柯先生您好,这是今日菜单,请参考一下用餐时间,要来点饮料或酒吗?」莫静宁向柯铙递上餐单,唇瓣勾起一朵笑花。

  柯铙抬眼望向她,一双黑眸瞅着她脸上平静的笑容,不知为何,她忘了他让他心里颇不舒坦。

  莫静宁被他看得莫名心慌,可她力图镇定,维持一贯笑容,放下餐单便要往下一位客人走。

  「我要一杯红酒。」柯铙开口了。他愈想愈不觉得她会真忘了他。

  「好的,请稍等。」莫静宁轻颔首,将餐单一一送给负责的几位旅客。

  稍后,她回来为柯铙递上一杯红酒。

  「我要一份红酒炖肉饭套餐,不需要餐后甜点,现在用餐。」柯铙将餐单递还,一双眼仍盯着她,观察她的表情变化,也观察她与其他旅客应对的情形。

  莫静宁不断提醒自己放下仇恨,将他当陌生旅客看待,无奈每当与他一双黑眸对上,她总是惊慌不自在。

  即使在机上遇到对她献殷勤的男客人,她都能坦然微笑以对,唯独面对柯铙,她知道自己笑得很僵、很假。

  好不容易结束送餐时间,她收回餐盘、发完毛毯,客舱熄掉大灯,让旅客休息睡眠,她庆幸有数小时不用再面对他。

  用完餐点,她伸个懒腰准备休息补眠,服务灯倏地亮起。

  一看显示座位,她秀眉一拧,却只能挺直腰杆走出去。

  「柯先生,请问需要什么?」走近柯铙座位,她微笑地小声询问。商务舱内几名客人已戴上眼罩休息,尚有几名客人亮着小灯看杂志或用笔电。

  「一杯冰水,谢谢。」柯铙朝她勾唇淡笑。其实他并不渴,只是想多看她一眼,想等待她记起他。

  「请稍等。」莫静宁转回走道后的厨房,不久端来一杯冰水。

  以为没事了,她坐回自己座位,系上安全带打算休息,谁知前方服务灯再度亮起。

  她起身走往10A,敬业地笑着再问:「柯先生,请问需要什么?」看着用餐完便拿出笔电、一副不打算睡觉样子的柯铙,她心里开始不安。

  「一杯乌龙茶,谢谢。」柯铙依旧朝她勾唇淡笑。

  莫静宁耐着性子为他端了杯乌龙茶,但十分钟后同一灯号又亮起,她不得不怀疑他故意找碴。

  这一次,他要了杯白酒,可一过十分钟,又再度召唤她。

  莫静宁虽秉持「顾客至上」的服务热忱,但遇到奥客,她也无法一忍再忍,尤其这个还是毁了她人生计划的仇人。

  「柯铙先生,请问还需要什么?果汁、可乐?」她不再笑咪咪、轻柔细语地询问而是美颜微愠的瞪着他。

  即使经济舱的小孩也没他这么难缠,她严重怀疑他故意找碴,只因她不想认他这个学长。

  「我想想……」柯铙左手托着下颚,状似从容。

  总算激出她一丝怒意,他心里竟觉得高兴,他不喜欢她将他当陌生客人对待,表现得疏离多礼。

  「你是故意的吧?」莫静宁终于忍无可忍的问,若非在工作岗位上,身边仍有其他客人,她早指着他鼻子大骂,以表达不满。「还以为你外表变成熟,穿着像个精英,没想到骨子里仍是爱整人的可恼之人!」她压低音量愤怒道。

  柯铙闻言心一喜,她没忘记他,果真只是故意装作不认识。

  「学妹早点认出我,也不用多跑这几趟。」他轻扬浓眉,薄唇一勾笑说。

  「你……真是故意的?」莫静宁不敢置信,只因她装作不认识他,他竟然就借机奴役她?!

  「你到纽约下榻哪家饭店?我去找你。」脑中想了几句问候语,最后他直接开门见山的说。

  莫静宁瞠大一双美眸,诧异他赤裸裸的邀约,她秀眉一拧,万分不悦。「柯先生,容我提醒你,这里是机舱,不是酒店。」面对其他客人的一夜情搭讪,她也许会笑笑以对,但对象换作是他,她莫名很恼火。

  见她丽颜上满是怒气,柯铙微怔,这才发觉她误会了。

  而她直接的反应,令他猜想她也许曾被如此搭讪过,内心不禁有种不舒坦的感觉。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想与多年不见的学妹好好聊聊。」柯铙赶紧澄清。

  其实他对她是有别的意思,意外重逢,这短暂时间已足够他详细回顾过往,蓦然惊觉自己对她始终没有真正放下。

  这几年,他有过几段感情,但都谈得理性,并没什么澎湃热情。他心里深处埋藏着那份大学时代的单纯悸动,一厢情愿却不曾表露的情感,让他存着遗憾,也藏着期待。

  若没遇见她,他也许不会发现内心秘密,但一见到她,他便明白,他不想再错失他们之间的缘份,他想修复自己人生中的缺憾。

  虽不知她是否已有对象,但见她手上没婚戒,他就不再踌躇,做下决定,要好好与她叙旧,为过去道歉并追求她。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聊。」莫静宁一口拒绝。

  「我需要向你道歉,让我请你吃顿饭。」

  「不需要。」她果断的表示,不想再与他有交集,也不愿勾起过去的伤心事。「没别的事,就请柯先生好好休息吧。」说完她转身便要走。

  「那给我再送杯果汁,柳橙汁好了。」他无视她冰冷的回复,总之,他绝不会轻易放弃。

  莫静宁回头瞪视他。「你打算继续这种无聊的恶作剧?」感觉他会持续按服务铃,一直卢她到下机前。

  「我反正没睡意,不介意让美丽空姐多服务几趟。」他一副痞子样的说。

  「你!」她气得咬牙切齿。

  「你可以跟公司申诉,说我这个白金卡会员是个骚扰空姐的奥客。」柯铙双臂环胸,笑望着她生气勃勃的怒容。

  不知为何,他喜欢看她气恼又无措的神情,那是只有面对他时才有的真实表情,而非一贯对待客人的温和笑意。

  「市区GreenHotel。」不甘地道出下榻饭店名称,莫静宁转身离开。

  在飞机上,她不能对他如何,但他若真来饭店找她,她大可摆脸色,来个相应不理。

  得到答案,柯铙满意了,这才专注在面前笔电上,飞快地打起未完的文件。

  第3章(2)

  莫静宁跟着同事组员到达下榻饭店,在柜台办完Checkin之后,拖着登机箱返回房间。

  她以为柯铙很快会找上门,心里莫名紧张焦虑,但第一天安然度过了。

  翌日,杜绘曦邀她出门Shopping,想到柯铙可能打上门,她有些忐忑。可转念一想,她避他唯恐不及,当然要出门让他找不到人。

  于是,她心情愉快地与好友去逛街购物,偏偏内心却不自觉会想到柯铙,担心他也许已去饭店找她而扑空……

  就这样,柯铙的影像不断窜入她脑海,惹得她无端心烦。

  「静宁,你在想什么?」逛了几家精品店,两人坐在露天咖啡馆休息,杜绘曦觉得她似乎心神不宁。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