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腹黑学长钓小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在国、高中时,她是有几个交心好友,但上了大学即使同班,选修不同、社团不同,能和同学真正建立交情并不易,好在对友情她没有太大的期盼,在大学让她遇见梦中情人,可以全心全意地迷恋一个人,她已觉得是人生最幸福的阶段。

  「啊!那里有小猫!」莫静宁眼尖地看见球场旁休息室的铁皮屋顶上,有只瘦小的橘色猫在雨沟槽里走动。

  「小猫?」游郁雯和尤怡玲抬眸,朝她所指方向望去。「看起来好脏……」两人皱了下眉头。

  她们边往社团大楼方向走去,也更接近右边球场休息室。

  「它是不是没法下来,才一直咪咪叫?」莫静宁秀眉轻蹙,为无助的小猫担心。

  「咪咪叫?」两个同学对她的形容词感到意外,听她说话的口气活像小女孩。「你该不会喜欢野猫吧?」

  她的同情心令她们心生纳闷。

  「呃?我——」

  莫静宁想承认她确实爱猫,尤怡玲却自己替她解释了。

  「静宁怎么可能会喜欢猫,被那种动物碰到,身上丝质衣料马上被勾破不说,还会沾上猫毛、恶心的臭味跟传染病。」她自个儿最讨厌小动物了。

  「养宠物跟迷偶像一样,毫无回收效益。」游郁雯跟着附和。

  莫静宁一听,只能将实话吞下去。有些事还是不争辩为好。

  一直以来,她常受一些不实的流言蜚语冤枉,刚开始,她会气愤不平,找人澄清、辩解,但几次下来结果只是更糟,之后她就学会漠视这一切,心平气和、自信坦然地过生活。

  除非是可真心交往的朋友,否则她只会隐藏自己的另一面。

  莫静宁跟着同学转进社团大楼中庭走道,前往各自不同的社团,心里却在意着那只迷失在屋顶的小猫。

  第一次在哲思社,她无法专心聆听骆骞的声音。

  她频频分神,想着那只困在屋顶的小猫是否脱困了?在球场打球的人会不会发现小猫,好心地将它救下来?

  坐在教室里,吹着舒服的冷气,她却直想着在大太阳底下那只可怜小猫能否承受高热,现在虽非炎夏,已进入秋末,但今天天气晴朗,气温还是颇高……

  她愈想愈担心,甚至几度想中途奔出教室,只希望社团活动尽快结束。

  她一直期待每次的社团时间,期待正大光明见到骆骞的机会,想把握每一刻美好的时光,然而现下竟如坐针毡。

  好不容易,辩论会结束了,她不像过往继续安静的坐着假装补充笔记,再多瞧几分钟与他人谈话的骆骞,而是迫不及待的收拾东西,拎着提包匆匆步出社团,急忙下楼,穿过中庭走道,直朝那方球场休息室而去。

  她忘了自己一贯优雅从容的形象,走得急促,神情慌忙,不在意被他人瞧见。

  ***

  柯铙打完球,在休息室换下一身湿衣,正打算去社团找骆骞,在中庭走道就和一抹身影擦肩而过。

  他回头,纳闷地盯着那抹向来从容的背影。

  他好奇她急行的目的,而她走得太快似乎没看见他,他不禁跟在她身后,踅返方才离去的篮球场。

  莫静宁喘着气,来到球场旁的一排休息室,她仰头望向一楼高的屋顶,搜寻那只小猫。

  她视线沿着雨沟槽移动,隐约看见一小团橘色身影蜷缩在最角落,一动也不动。

  她心一窒,害怕小猫已经惨遭不幸。

  穿着高跟鞋的她试图跳跃,想看清那只小猫却看不到,她转而搜寻一旁篮球场,场上已空无一人。再过去的网球场、棒球场,则有人仍在练习。

  但她不敢找别人帮忙,也不觉得有人会愿意爬上屋顶救一只小野猫,当下咬着唇瓣不知所措。

  「喵呜!喵呜!」她先小声叫唤,看看左右无人,才稍加大音量呼喊,希望小猫能响应她。

  「你在叫谁?」

  忽地,身后出现一道声音,令莫静宁吓得身子一跳。

  「你……学长」她惊愕的一转身,方才身边明明没人,他怎么突地就现身了?

  柯铙刚刚在对面椰林道,已看见她奔至这方休息室前仰头看着屋顶,一会儿跳着一会儿张望左右,行为很是怪异。

  「屋顶有什么吗?」他抬眸朝一排屋顶望过去,没看见什么。

  「有……有小猫。」莫静宁小声道。

  「蛤?」柯铙一愣,没听清楚她的话。

  莫静宁深吸口气,如今就算被笑,她也只能拜托他帮忙了。

  「屋顶这边的雨沟槽有只小猫窝着,它不知怎么上去的,应该是下不来,已经在上面徘徊很久,也喵喵叫了很久,你们都没听见吗?」她语带责备,球场来来往往多少人,怎么没人发现小猫受困,又或者只是都装作不知情。

  「小猫?我不知道。」柯铙有些意外,往上用力一跃,这才看见蜷伏在雨沟槽内的小东西。「真的有小猫!」

  「它还活着吗?」莫静宁紧张地问着,她虽然也试着跳跃,可穿高跟鞋行动不便——当然,就算是穿球鞋,她也跳不到可以看清楚的高度。

  「不知道。」柯铙再跳跃两下探看。「没在动。」

  「你可不可以把它捉下来?」莫静宁更为紧张了。

  柯铙侧首看她,有些讶异她竟如此担心一只野猫。

  「拜托……」她秀眉一拧,轻咬粉唇,忧心忡忡。「它一定不敢下来,在那里会死掉……」

  她哀求的模样,令柯铙心微揪。

  她知不知道,自己这楚楚可人的娇颜,没有一个男人能拒绝?

  其实,就算她没要求,让他知道了屋顶有小猫受困,他也不会见死不救。

  「我去休息室搬马椅梯。」他晓得为挂球网或捡球之便,休息室内有放置马椅梯。

  柯铙很快搬出梯子,架稳后爬上去,看见雨沟槽内蜷伏的小猫,以为它会挣扎或逃脱,怎知他探出手却轻易就捉住。

  莫静宁仰着脸蛋,一双手为他扶稳马椅梯,见他顺利捉到橘色小猫,她神情激动。

  「怎么样?还活着吗?」她急问。

  「死了。」柯铙淡道,单手捉握小猫爬下梯子。

  莫静宁瞠眸,内心一震。「怎么会?都是我不好,我该早点找人帮忙的……」她自责不已,眼眶一红,淌下珠泪。

  脚才踏地的柯铙一见她难过掉泪,顿时惊诧不已,心中无端一紧,连忙澄清,「它活着,我开玩笑的。」

  「啊?」莫静宁抬起湿润的水眸,表情怔然。

  「瞧!还会动,只是叫累、晒昏了,才没咬我一口。」他将在自己掌中微微挣扎的小猫摊给她看。

  莫静宁一见猫还活着,立即破涕为笑。「你干么开这种玩笑?很坏心耶!」她拍打他手臂,怪他害她难过自责,接着伸手将他手中的的小猫捉过来,小心翼翼抱在胸前。「别怕,没事了。」她温柔抚摸小猫的头道。

  柯铙望着她的举动,神色呆诧。此刻的她,有着小女人的温柔与小女孩的纯真,与她成熟艳丽的外表截然不符。

  他心口微微骚动,方才一句玩笑话竟将她吓哭,他有些自责,也有些不舍。

  「你要养这只小猫?」

  「呃?」莫静宁抬眸,这才惊觉自己在他面前真情流露,居然抱着脏兮兮的野猫,跟她给人时尚高雅的形象有落差。

  「我……」她本想将小猫推还给他,但又觉得没必要在他面前伪装。「我想养。」将小猫再抱回自己怀里,她神情自然地逗弄猫儿,不在意在他面前跟小猫童言童语。

  其实她也不解,自己心动迷恋的对象是斯文俊美的骆骞,但她能自然谈话,在对方面前表露较多自我的人,却是柯铙。

  可尽管疑惑,她仍清楚地定义柯铙只是学长,骆骞才是她憧憬的对象,想告白的理想情人。

  柯铙望着抱着小猫、神情温柔的莫静宁,内心一震。

  她正用着对小孩说话的语气柔声安慰受惊的小猫,对它承诺自己会好好爱它、照顾它。

  他听了,有几分羡慕她怀里的小猫,这一刹那,她亲切温柔的美吸引了他。

  即使明知道她暗恋的对象是好友,他仍不禁开始注目她,对她心生的好感,逐渐增加。

  莫静宁专一暗恋骆骞两年,直到他毕业前夕,她准备勇敢告白。

  当他毕业典礼当天,她顶着一头削薄的清爽短发出现,耳下挂着一对大圆形宝蓝色耳环,穿着黑白格子套装,脚蹬细跟凉鞋,怀抱一束美丽鲜花,衬着亮丽的精致粉妆,她宛如明星般光彩夺目。

  剪去一头蓄留数年的及腰长发,她虽心疼却舍得,只要能向心仪的骆骞学长告白成功,她可以看淡其它。

  颈项毫无遮掩,令她非常不适应,为配合新发型,她着实费了一番工夫置装打扮。

  第2章(2)

  她捧着花束待在巧艺社,从窗外观看远处,等着热闹的毕业典礼结束。

  不想跟一群女孩推挤着送花,她耐心等到人群散去,骆骞学长捧着大把花束将返回社团时,她才现身在中庭叫住他。

  「骞学长,恭喜你毕业!」她腼腆一笑,将怀中捧了许久的花束递上前。

  这两年来她拒绝了不少追求者,内心盼着学长主动示好,可他对她却一直只表现出对学妹、对社员的温和交情。

  学长个性斯文温雅,对向他示好的热情学妹总是淡笑回应,不直言拒绝,也没开门接受,但她心里认为学长对她肯定比对其他社员更有印象,因为她专注望了他两年,聆听他两年深奥的哲学论调,社团活动从未缺席。

  虽觉得由自己告白有损她被众星拱月的行情,但因为对象是他,她不在意可能有的闲言讥笑,就算有些胆怯,也要自己勇敢而为。

  「骞学长,我……」莫静宁踌躇了下,打算一口气告白暗恋心事。

  「静宁学妹?」骆骞微讶出声。

  方才他接过花束,微笑道谢,以为又是爱慕他、他不认识的学妹之一,没多做他想,现下才看清楚对方是熟人。

  「你剪头发了,我一时认不出来。」他双手怀抱花束堆,一双俊眸盯望着她。「好可惜,你的头发很漂亮。」他惋惜着,不讳言很欣赏她之前又直又亮、飘逸柔软毫无染烫的长发。

  「呃?」莫静宁一怔,心跳了下。「骞学长……不喜欢短发?」她轻声探问。

  两日前,柯铙特意向她告知骆骞学长欣赏女性类型,还清楚指明他喜欢哪个明星,暗示她投其所好,将能为告白加分。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