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腹黑学长钓小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莫静宁从惊吓中力图镇定,伸手拂了拂长发,朝他扬唇淡笑。「学长,练球啊?」她故作从容,不想被识出自己偷窥行径。

  第1章(2)

  「学妹在这里,是想看谁打球?」他故意问。

  一群人下课后在球场打球,总有一些女孩会来观赏,其中不乏专程来看他的仰慕者,那些人会坐在另一侧的看台上。

  「我对篮球没兴趣。」她直接道。

  「那怎么会来球场旁?不是正巧路过吧?」柯铙弯身,右手捉起花丛里的篮球。

  「我、我来看杜鹃花。」莫静宁看向一整排的杜鹃花丛,理直气壮的说。

  「现在九月。」柯铙忍俊不禁的提醒她。杜鹃花期可是春天,她的借口未免太蹩脚了。

  传闻她成熟精明,懂得算计男人……可见传闻愈来愈不可靠了。

  「我看杜鹃花叶不行吗?」借口被轻易戳破,莫静宁有些气恼,一双美目不悦地横他一眼。

  若不是担心他可能向骆骞学长告密,她也不需战战兢兢逃课跟踪三日。

  「当然可以看杜鹃花叶。」柯铙以食指转动手中篮球,憋着笑意道:「我以为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没有。」莫静宁转身便要走。

  无法确定他是否会将她笔记里写的愿望向骆骞学长笑说,她只能偷偷跟踪,藏身在他们两人谈话场所附近,预备一旦听到他谈话内容有异,她将立刻奔上前阻止。

  「喔。不过我有话想跟骆骞说,怎么一直忘了?我看明天见面要记得提。」柯铙自言自语,转身迈步要离去。

  「等等!」

  他手臂被一把扯住,手中托着的篮球落地,弹跳开来。

  「你、你想跟骞学长说什么?」莫静宁紧张地追问。

  「嗯……想说什么?」柯铙故作思考,见她模样紧张,不禁想捉弄她。「我记得看到你笔记本写了什么人生蓝图——」

  话未完,他的嘴被一把捂住,人也被她推拉至椰树后。

  「不准说!」莫静宁厉声警告。

  「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煽情内容。」原来她真是为这件事跟踪他三日,他有些意外她会如此介意。「不过梦幻了点,就算让骆骞知晓,也没什么大不了。」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她用力摇晃脑袋强调。

  让骆骞学长知道她暗恋他,也许无所谓,可要是被他知道她幻想跟他结婚、生孩子甚至想相夫教子……一旦让他得知她脑内的粉红泡泡,她就再也不敢端坐在社团里,正大光明的欣赏他了。

  「如果我想说呢?」柯铙故意道。

  他原就无意向骆骞提起这无聊事,只是见她紧张兮兮,他才好笑地想捉弄。

  「不准!」她抬起头,张大眼怒瞪他,漂亮的眼睛瞪起人来毫不让人感觉怒意,反而只会让人更注意到她炯亮的水眸。

  她仰脸看他,见他俊朗脸庞上带着抹戏谑,感到气愤却也无措,因为他若真要向骆骞学长告知她的春秋大梦,她实在也拿他没辙。

  「拜托,别说!」她秀眉一蹙,眸光轻敛,低声下气地恳求。

  柯铙低头凝视她丽容,方才还精神抖擞,现下已我见犹怜,他心里突然有些不忍,不再开她玩笑。

  「我不会说。」他承诺。

  「啊?」她微讶地望向他,没料到他会一口同意保密。「真的?」

  「这是你的事,说不说由你决定,我不会无聊告密,你大可不必担心。」他说得坦荡荡。

  「早说嘛。」莫静宁大大松口气,往他手臂一拍。「害我烦恼那么久。」

  她转身,踩着从容的步伐,没事般的优雅离开了。

  柯铙望着她的身影,看着自己方才被她捉握、拍打的手臂,回想嘴巴被她手心捂住的情景,彷佛仍能嗅闻到她身上的馨香……他心怔忡了下。

  转身走了两三步,他捡拾起前一刻掉落的篮球。

  他对她并没什么兴趣,也清楚她喜欢的对象是好友,可自此之后,他常不经意会在校园里注意到她。

  她确实是巧艺社社员,大学两年就只参加两个社团——哲思社与巧艺社,两个毫不相干、也与她外表形象南辕北辙的社团。

  他逐渐猜到,对她不利的传闻,有的大概来自被她所拒的异性,有些则是嫉妒她的同性所恶意中伤。

  然而对于自己背后的流言蜚语,她丝毫不在意,总是光鲜亮丽的走在校园内,脸上流露出自信丰采,可一旦在哲思社看见她,她又是正襟危坐、沉默娴静……他不禁好奇她在巧艺社,是否也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

  黄昏的篮球场上,两队人马正激烈竞赛,柯铙接过队友传送的球,快速运球越过阻碍带球上篮,轻松得分。

  「哇啊~柯铙学长好帅!」场边看台上,许多人拍掌欢呼。

  柯铙不在意身后掌声,视线不经意穿过椰林道,看向另一方的社团教室。

  一抹熟悉身影正巧自一楼走廊转出,步下通往中庭的楼梯。

  他定睛注视那穿着时尚、长发飘逸的女孩,她手提格子包,踩着高跟鞋,步伐从容优雅。

  忽地,她腿拐了一下,身子一歪——

  柯铙心一窒,以为她会自楼梯上狠狠摔跌,却见她短暂惊慌后很快稳住身子。

  他为她松口气,可再见她下一瞬的反应,他顿觉莞尔。

  稳住身子后的她,一双眼前后左右张望,发觉没人瞧见她失足,便拍拍胸脯大吐口气,而后又挺直腰杆,若无其事地跨下最后几阶楼梯。

  没想到才踩上中庭走道,她身子再度一歪——

  咚——

  一颗篮球打中在球场上分神的柯铙后脑杓。

  喊他一声,同时传球给他的队友很惊讶,以为他会回身迅速接过球,再次带球上篮为他们得分,不料他毫无反应,直接被球中。

  「铙!你发什么呆?」球被敌队截走了,队友对他表达不满。

  「不比了。」柯铙扬扬手,丢下打到一半的球赛,率性地径自离开球场。

  「喂!铙!柯铙——」

  不理会身后同学、队友的叫唤,他奔过椰林道,直接往对面大楼而去。

  半途离场有违运动精神,但他们只是娱乐练习赛,并非什么重要比赛,他心里更挂怀在中庭走道摔倒后没再起身的女孩。

  ***

  莫静宁在阶梯上小小闭了下,幸好没让他人瞧见,她维持着自信神态,从容步下阶梯。

  不料走没两步,脚下又是一拐,这一次,她无法再挺直腰杆继续优雅步行,只能蹲坐在地,神情懊恼。

  因为她的高跟鞋鞋跟断了。

  她该学电视广告,将另一脚鞋跟也给折断,有个性地踩着平底鞋帅气离开;或学裸足天使,手指勾着一双高跟鞋挂在肩上,轻盈地跳跃舞步,步出校园。

  不过以上都只是空想,她怎么看都觉得此刻很丢脸,断了跟的鞋子让她宛如失了足,完全无法走动。

  她想找人帮忙,又怕被人看见,这时间多数人已离开教室,偌大校园行人三三两两,只除了椰林道那方的运动场依旧热热闹闹。

  为完成一件作品,她自己待在这栋社团大楼的巧艺社,已是社里最后走的社员。

  她低头,对着草皮叹息,不知该如何是好。

  「没事吧?」

  一道低沉浑厚的嗓音自头顶上方传来,她惊吓一跳,一抬头更是讶异。

  柯铙匆匆奔来,就见她蹲坐在中庭走道台阶下的草皮一角,他迈步趋前,只见她垂低头,轻声叹息。

  「学、学长?」他怎么会在这里?这时间他该在球场上打球啊!

  她真不想让他看见她的糗态。

  「脚拐伤了?站得起来吗?」柯铙不免担心,可看她神情又不似受伤。

  莫静宁轻咬粉唇,轻声道:「鞋跟断了……」原不想让他知道,但眼下也无人能帮她了。

  「呃?」柯铙先是一愣,随即扬唇一笑。她因鞋跟断了赖坐在草地上无助苦恼的模样,令他感觉好可爱。

  「高跟鞋借我看看。」他弯身,向她伸出手。

  「嗄?」她仰脸看向他,表情怔愕。

  「我看看什么材质,好帮你找适合的黏着剂。」

  她眨眨美目,意外他主动开口要帮她。

  她动手解下一脚高跟鞋,将鞋子递给他,见他大掌握着她的鞋,她感觉怪异又尴尬。

  「你在这里等等,我去模型社借个黏着剂。」将高跟鞋交还她后,他直接奔上教室大楼。

  莫静宁因他的热心肠受宠若惊,对稍后他亲自为她黏鞋跟的行为更不敢置信。

  她怔然望着他,这一刹那似乎明白他能成为校园风云人物、被许多女孩仰慕的原因了。

  第2章(1)

  莫静宁独自去学校餐厅用餐,正巧遇到同学找她攀谈,餐后一起前往各自的社团休息。

  三个人经过运动场,她不经意向篮球场望去,几个大男孩在炎炎午后挥汗如雨地打球,她看见了柯铙。

  他短发湿淋淋,身手矫健地运球,利落地闪身突破层层阻碍,一个大跳跃——灌篮得分。

  阳光下,他跃动时,汗水在他身上泛出晶光,他的身手、他的帅劲,让他成为球场上最大的发光体,引起场边仰慕者的呐喊、尖叫。

  莫静宁承认他是实力派偶像,身材好、五官帅、球技赞,个性爽朗,十足的阳光男孩,只是她心仪的是文艺气质型男孩,喜欢坐在冷气教室,听骆骞尔雅温润嗓音谈论她听不懂的哲学迷思,那种安静欣赏艺术的美好,才是享受。

  柯铙的粉丝必须在艳阳下坐在布满沙尘的看台上呐喊,她觉得自己迷恋上骆骞,境遇幸运多了。

  「大热天,男生爱打球流汗就算了,一堆女生跟着风吹日晒,真是疯了。」装扮成熟的游郁雯,有些轻视那种小女生做为。

  「你们……不迷偶像吗?」莫静宁探问。虽和同学们同班一年半,但彼此并无深交,她也不敢让其它人得知自己有暗恋的对象,只因她该是被人追求的女王,怎能卑微地暗恋别人。

  「偶像又不能当饭吃,选男人,钱比较重要。」烫了一头大波浪鬈发、穿着清凉的尤怡玲冷哼。

  莫静宁内心轻叹。这两个同学是标准拜金女,对她们而言爱情是小女生作的梦,而面包、黄金才是成熟女人所追求的。

  因此她不敢让人得知她其实表里不一,心中藏着数不清的粉红幻梦。

  她其实较想跟班上迷偶像、迷小说漫画的女生当朋友,无奈她曾试图主动接近那些人,却因自己时髦成熟的外表令她们觉得格格不入、心生距离,后来她就被同样重视打扮的女孩视为同类,虚浮地往来成为朋友。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