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腹黑学长钓小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18 页

 

  由于莫静宁手机仍无回应,柯铙进入航空公司网页,借用熟人的特权查了下班表——

  布拉格

  他皱起眉头,她一个礼拜后才会回台湾。

  他无奈地拿起护照,准备前往慕尼黑。

  第10章(1)

  莫静宁坐在伏尔塔瓦河畔的咖啡座,状似悠闲地品尝一杯热咖啡,心情却一点也不惬意。

  捷克的布拉格是个美丽的童话世界,到处充满惊奇于梦幻,这里曾是她向往的浪漫国度,若在之前到访,她绝对会充满兴奋与感动。

  布拉格是CTL航空上一季才新增的航线,她是第一次排到这个航班。

  跟柯铙交往后,她不喜欢和他分开太多天,因此尽可能减少原本喜欢飞的欧美长班。每月班表一出来,她总要费心与同事多换几个短班,宁愿舍弃旅游,甘愿短程来回奔波劳累,只为尽快回到有他的地方。

  这回两人争吵闹僵,她担心工作时爱猫无人照料,又不好每次都寄放宠物旅馆,只好再次将爱猫带回老家。原本担心父母无法为爱猫做注射工作,没想到两个老人家轻轻松松就能少手,她才发觉自己之前真的有意依赖柯铙,欣喜与他共养重要的宠物……

  一想起柯铙,她的心又一阵酸楚,入口的Cappuccino合起来比Espresso还苦涩。没想到两人唯一的一次争吵,就让原本甜蜜的情感轻易瓦解破裂。

  她虽气他,却没想就这么分手,本以为他会不屈不挠向她求和,不料那日她拒见他后,后来他只捎了简讯,告知自己工作伤处状况,暂时无法与她联络,之后便没再来找她了。

  她看了更觉气愤,不可原谅,既然他以工作为借口,那她也用工作逃避他,换了几个长班自愿被捉飞,就是不想在面对他。

  可尽管赌气,她仍无法不难过。以往她就算人在国外,彼此也会联络,视讯一下问候关怀。

  她甩甩头,想甩掉思念他的烦扰思绪,起身离开露天咖啡馆,打算要好好逛逛城市、欣赏美景。

  秋天的布拉格更添浪漫色彩,街道上有银杏树、梧桐树、枫树,金黄和火红的叶片如蝶飞舞,漫步在城市街道上。

  四周景致美丽可爱,广场上的街头艺人表演热闹精彩,她努力让自己融入这样悠闲美好的气氛里。

  此刻,查理士桥上又开始音乐演奏表演,热闹的歌声从桥上传到伏尔塔瓦河畔,悠扬的音乐,随风隐隐飘送——

  I』llalwaysloveyou(我永远爱你)

  她循声聆听似曾相识的音乐,不自觉黯下眼眸。柯铙曾播过这首歌送她,也曾在她耳畔深情款款地说过这句承诺。

  将视线转向河畔悠悠的天鹅群,一堆天鹅相互绕颈,轻柔交缠,形成一幅温馨的幸福画面。

  她的心蓦地揪起来,顿觉秋意萧瑟凄凉,再没心情逛街景,她匆匆返回下榻饭店。

  翌日,在饭店用完早餐,莫静宁意兴阑珊,再度出门到街道广场闲晃。

  忽地,她视线被街角书包摊所吸引,一份英文日报上面的照片令她惊诧。

  她拿起报纸,翻看以欧洲企业名人为主的绯闻八卦报道,头条讯息令她瞠眸震愣——

  德国知名企业赫克斯与台湾KG公司合作,委由KG公司设计一套防火墙系统,赫克斯总裁前景伊凡妮亲自与KG公司负责人柯铙签立合约,伊凡妮坦诚非常欣赏柯铙的外型与智慧,期望两人有进一步交情。

  双方于昨日傍晚在德国慕尼黑DN酒店签完合约后有人目睹两人私下约在咖啡馆愉快畅谈,甚至一起步行上楼……

  莫静宁盯着一身西装笔挺笑得俊朗的柯铙,与穿着性感的美艳金发女子合影,她眼睛刺痛,内心揪紧。

  如果她跟他的感情仍甜甜蜜蜜,她也许会笑笑地质问他这份八卦真伪,但此刻,她无法不怀疑柯铙已另寻新欢。

  他们结束了吗?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结束?

  她顿觉不甘心,气愤难平,她没做错事,为何却要承受这样的后果?

  她恨不得立即打电话质问柯铙,骂他负心,骂他无耻。

  掏出手机,她开了机,按下速拨键,但才要接通漫游,她又立刻切断。

  她在做什么?打电话给他是想逼问什么答案?若是误会一场,他该要主动向她解释;若他真变心了,她又何必自取其辱?

  他是身价数十亿的抢手货,但她莫静宁条件也不差,向来充满自信的她,绝不要自卑自怜。

  她越想越愤怒,失恋伤痛全让怒意所取代,尽管没心情旅游了,她却不许自己再受他影响。

  丢下报纸,她改买一本旅游书,随意翻了下,前往卡夫卡故居参观。

  「什么?还没回来?!」柯铙对着电话那头惊讶的问,神情焦虑。

  他匆匆结束工作,从德国返台,才回家半日又驱车前往桃园机场,就为接莫静宁返国。

  他引领期盼,看着全部空服员都走出机场,唯独不见莫静宁的身影。

  接着他边等边打电话,她手机却始终未开机,担心发生什么意外,他之得打电话去航空公司询问。

  「预定下个航班,五天后……」柯铙拧眉,神情难掩失望落寂寞,没想到她竟临时延迟一个航班回来,将在布拉格多滞留五天。

  早知如此,他就不会匆忙返台,在德国时便直接前往相邻的捷克找她了。

  该死的布拉格酒精多迷人,竟让她流连忘返,将他远远抛在脑后?

  见不到她的人,令他失望至极,整个人暴躁起来。

  他想她想得快发疯,这半个月来,为工作忙得焦头烂额,从早到晚脑子全被程序所塞满,偏偏在夜深人静,午夜梦回时,他又总想她想得心慌寂寥。

  他害怕两人就此失联,不过分开半个月却已感觉有如半年之久。明明手机、有网路,他就是怎么也无法与她取得联系。

  每次得空打个电话,她都刚好关机;试着传简讯,她没回复;他发E-mail,她不理会,甚至没上线。

  肯定她仍对他心存怒意怨怼,他并不像透过手机或信件求得原谅,只等着与她见面时,在当面清楚解释及道歉。

  好不容易烦人的工作告一段落,他满心期待等着见多日不见的她,还从德国买回好几双她喜爱的HelloKitty和泰迪熊娃娃,想做为向她道歉的润滑剂,怎知此时却无法见佳人一面。

  柯铙返回车上,看着堆在副驾驶座的一堆礼盒,心情沉重窒闷,害怕这些东西无法送出去。

  大掌捂着疲惫的脸庞,看来他得在煎熬五个昼夜,期待她归来。

  踩下油门,他孤孤单单地离开机场,返回一个人的住处。

  「新闻快报,CTL航空由捷克布拉格机场起飞,准备返回台北的CA733客机,起飞二十分钟后右引擎突然冒出白烟,机长紧急踅返机场迫降,机上两百一十二名乘客与机组员数人受到轻重伤,所幸无人伤亡,伤者已送至附近医院救治,受伤名单有……」

  一则午间新闻广播,令坐在办公室的柯铙惊骇住。

  莫静宁受伤了?!怎么会?!

  他心急地想再听一次广播,却无法倒带回放,急忙打电话去航空公司,无奈电话全都占线中。

  他感觉心跳如擂鼓,手心冒冷汗,匆匆奔出自己的办公室。

  「你——立刻帮我订机票到布拉格,越快越好,我今天就要赶过去!」他心急焦虑,竟一时喊不出为他工作数年的秘书名字。

  「发生什么事?」骆骞提着包裹,悠悠哉哉不进公司,却见好友神色慌张。

  「静宁……静宁出事了!」柯铙眉头紧拢,惶惶不安。

  骆骞闻言一惊,追问道:「出了什么事?」

  「她搭乘的班级出状况紧急迫降,她在受伤名单中……」无法立即得知她的伤势,他担忧不已。

  骆骞走往就近一张办公桌,借用助理的电脑,查询航空即时新闻。

  「还好,无人员伤亡。」他轻吁口气。「你先别那么慌乱,向航空公司问清她伤势再紧张也不迟。」见好友惨白一张脸,他还以为莫静宁姓名垂危了。

  「她就是伤一根手指,我也不能忍受。」无论伤势轻重,他都一定要先赶到她身边。「订到机位没?」他等不及的追问秘书。

  「目前国内直飞布拉格的航班只有CTL航空,旅行社说线上座位显示已额满,需等候补,CTL航空柜台全部忙线中……」秘书解释,边持续按电话重拨键。

  「不一定要直飞布拉格,找其他航空公司,飞得更再转机就行,最好直飞柏林机场,离布拉格机场近些。」骆骞提出变通方案,他第一次见好友乱了阵脚,六神无主。「Lisa,你也帮忙联络航空公司订机位。」他叫唤自己的秘书,一起帮忙打电话、查机位。

  柯铙紧捏眉头,心绪紊乱,他却是未曾如此不知所措、胆颤惊慌。

  他也许可以联络CTL航空的关系人帮忙调机票,只是来来回回得浪费不少时间,而他现在连要冷静打通电话都有困难。

  不久,秘书终于顺利订到飞往德国柏林的机位,柯铙连行李都来不及整理,拿了护照就直奔机场,等候搭机。

  捷克布拉格,市区AF医院。

  「抱歉,静宁,我不该要你多留几天,否则你也不会遇上事故。」杜绘曦坐在病床边,一脸歉然的说。

  「我说了是我想留下,你自己不也经历了空中惊魂?别再道歉了。」莫静宁从病床上坐起身道。

  好友自昨天的事故后一直陪在她身边,时不时就对她道歉,她不希望见好友如此自责。

  原本上个航班便要离开的她,因好友绘曦恰巧在下一航班抵达,提议她多留几天两人一起同游布拉格,所以才会遇到这起事故。

  不想将之前一个人旅游的落寂忧伤遗留在布拉格,她欣然同意好友的邀约,询问过后刚好有机会跟机组员临时换班,她于是多滞留几天,等着好友同班机返回台湾。

  没想到,这班飞机竟发生事故,她虽历经生死惊恐还受了伤,却没有半点牵连怪罪之意,这期意外跟绘曦毫无关系,她其实还颇庆幸自己再异国受伤身边有好友。

  「你受伤了,我却没事,总有点不公平。」杜绘曦到希望分担她一点伤,一起相邻躺在病床上,她也比较不会内疚。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