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腹黑学长钓小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17 页

 

  然而,他却无法冷静看待这件事,轻易对骆骞嫉妒吃醋,无端发火。

  他不知自己失控的情绪是因太过在乎莫静宁,还是害怕她重新爱上骆骞。

  可无论是什么理由,他都不该责备她,思绪稍微冷静后,他为自己失当卑劣的言行懊悔自责不已。

  第9章(2)

  莫静宁窝在租屋套房,伤心难过的哭了一下午。

  「喵~」Kitty有些担心失常的主人,不时在她脚边磨蹭。

  莫静宁将爱猫抱进怀里,倒躺向一旁的床铺,继续哭泣。

  「Kitty,妈咪会学勇敢,自己帮你打针……」她鸣咽说着。离开柯铙公司后,她搭车返回他住处,将爱猫及她遗留在他家的一些衣物全带走。

  柯铙的话,如针刺利刃,字字伤人,令她心痛难当。

  原本她还心存一丝冀盼,以为他会立刻追出来向她道歉,笑笑地告诉她方才只是玩笑一场,而她就会愤怒地踢他、打他,怒骂他干么开这种低劣无耻的玩笑话。

  只是,他非但没追出来向她道歉,甚至到现在连一同电话也没有。

  她不愿相信他真会对她说出那些伤人的话,却又不得不相信,今天经历的一切并非白日梦一场。

  她等了一下午,吃吃等不到他来电,原本还想给他机会向她忏悔道歉的,可是越等越生气,越等越伤心失望。

  不想让等待的心情令自己更难受,她索性将手机关掉,如今就算他想找她,她也不原谅他的行为了。

  莫静宁哭到失声、哭到肚子饿,翻身下床。没力气出门觅食,她直接找饼干、洋芋片吃。

  看见被自己带回来丢在矮桌上的提袋,她拿出里面的自制饼干,拆开绑带拎起一块吃食。她喉咙干涩,难以吞咽,坐在地上拿起一旁的矿泉水猛灌两口。

  她把袋内饼干全倒在桌面,里面几块造型饼干是她花了许多心思才做出来的,一张张柯铙的Q版表情,全是欢笑。

  早上他怀着愉快心情做这些笑脸,以为特地送去给他,他肯定会笑开怀,没料到结果竟如此不堪。

  这些辛苦的巧思,她脸向他展现的机会都没有,更不可能送出了。

  她拎起一块他的笑脸狠狠咬碎,再拿起一块狼吞虎咽。她边吃边掉泪,再度泪流满面。

  今晚的七夕,是她跟他才刚要过的第一个情人节,她原本打算探班送完饼干,要好好煮顿丰盛晚餐犒赏他。她都计划好菜单了,也幻想好如何布置出浪漫的气氛,怎知一切不仅成了空想,结果更令她心碎。

  肚子饿的Kitty发出喵喵叫声向她索食,她这才惊觉已是晚上八点多。

  她倒了一把减肥饲料喂食爱猫,便拿出胰岛素注射用具放在矮桌上,看着针筒,有些胆怯。

  但为了Kitty,她必须自立自强,不能再指望柯铙帮忙。她告诉自己没那么困难,看过柯铙注射无数次了,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她先将胰岛素抽入针筒中,再把爱猫抱过来,轻声安哄后拿起针筒准备。她盯着针头,右手有些颤抖,左手捏起Kitty侧腹部的皮肤,针却迟迟扎不下手。

  抿了抿唇瓣,深吸口气,她要自己勇敢而为,心一横,将针打下去。

  Kitty没有挣扎,她也很快将针筒中的胰岛素打完,顺利完成注射工作。

  原来给Kitty打针真的不难,她只是想依赖他,不愿学习尝试罢了。

  她不自觉轻笑,笑得心酸,眼眶一湿,再度想掉泪。

  放下爱猫,她进浴室沐浴,哭了大半天她眼睛都肿了,现在只想早早躺下,好好睡觉休息。

  隔天早上八点,电铃声响起。

  莫静宁在床上翻转着,不愿张开眼起来。

  电铃声持续响着,她不想理会,心想同层室友应该会有人去接对讲机。

  怎料暂停片刻,电话声再度响起,她不得不下床,走出房间前往客厅,拿起对讲机。

  「喂!」她声音暗哑地开口。

  「抱歉,我找静宁。」站在楼下门外对讲机前的柯铙,一时没听出她粗哑的声音。

  一听来人,莫静宁眉头紧拧,即使睡了一觉,她仍没忘记他昨天的羞辱恶行。是他害她哭肿眼,现下眼睛酸痛得几乎张不开。

  「我不想见你。」她哑声带怒道。

  「静宁?你感冒了?」柯铙被她辨识不出的粗嗄嗓音吓一跳。「昨天是我不对,我……可以开门让我上去吗?」他必须当面寻求她原谅。其实昨天他就想向她道歉,却因公事上出现大问题抽不开身,才拖到现在。

  「我不想见你。」莫静宁再次强调,说着便要挂断对讲机。

  「我、我要替Kitty打针。」柯铙立刻搬出猫当护身符。

  「不用,我自己可以。」她硬声拒绝。

  「你怕针头,我打完针就离开。」见她不想再依赖他,他心急了,连忙说。

  他曾试着Call她手机,但都得到关机的回应,该不会是故意要让他无法联络上她吧?他站在楼下按电铃十多分钟,才总算听到她的声音,她却冷冷地将他拒于门外。

  「我不怕了,昨晚已经自己替Kitty注射过,以后不用麻烦你。」莫静宁咬了下唇瓣,气氛道:「我要去睡觉了,你不要再按电铃吵我!」她说完一把挂断对讲机。

  这男人竟过了一夜才想来向她求和、求原谅、她不会轻易给他机会。

  她返回房间,再度倒躺上床,将棉被蒙住脸,要自己别去想人在楼下的他。

  柯铙盯着断讯的对讲机,眉头紧拢。

  她会如此生气情有可原,他也没想过三两句话就能取得她原谅,只是没料想她连让他上去替猫打针都不肯。

  他伸手想再按电铃,却又收握了拳头。她正在气头上,他还是晚点再过来好了。

  他有些颓丧地返回车内,驱车离开。

  柯铙面色凝重地做砸会议室,他电器一根烟,试图冷静情绪。

  坐在对面的骆骞跷着长腿,双手环抱于胸前,也默默地吞咽吐雾。

  肯闹身体用力往椅背一靠,伸手爬梳墨发,心烦地又点起一根烟,多希望此刻莫静宁能在他身边。

  「只是一个程序被破解,没必要一脸世界末日的样子。」骆骞第一次看到他即沮丧又痛苦的模样,猜想他跟莫静宁应该还没言和,却有不便在此时关心询问。

  「KGI语言防密程序第一次被入侵,那表示往后将有将有不可收拾的危机。」柯铙拧眉,弹了下烟蒂。

  「没那么严重,我们一直到错误所在,检查其他程序就可以避免重蹈覆辙。」

  「真高兴你这么乐观。」柯铙苦笑。「我无法原谅自己犯下错误。」他对程序设计向来自信满满,一方面也不断想起对莫静宁的言语伤害,他因感情与事业的双重失误而自责,情绪倍感低落。

  「亚里斯多德提出的物理学说,被后人证实了几项错误。」骆骞语气轻缓道。

  柯铙微愣,从想念静宁的思绪中回神。「什么意思?」他的程序跟亚里斯多德有什么关系?

  「子曰:『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连著名的哲学家都会犯错。」骆骞补充说明,一语双关。

  「多谢你迂回式的安慰。」柯铙翻个白眼。骆骞又要开始发表他那套哲学人生论调了。

  「我不只安慰你,也是开释自己,这个程序我也有参与。」不好提及他的感情事,骆骞只好就工作方面开导他沮丧的情绪。

  「呃?」柯铙愣了下。他以为这个程序是自己单独完成犯下的错误。

  「所以,被破解的部分也可能是我选写的。」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柯铙心里惦记着莫静宁,一时没了主意去思虑危机处理,不过对于工作上的失误他也选择释怀。既然无法判定是谁的错,单方面自责反倒让对方为难。

  「先检查相关相似的程序,这可能要耗掉很多时间。另外,跟律师讨论一下赔偿事宜,这道程序超过两年才被破解,赔偿金应该不会太可观。」骆骞捻熄烟蒂,站起身,他平常对工作不热衷,但真遇上问题,也会表现出认真的一面。

  柯铙在傍晚时回到住处公寓,神情疲惫地打开铁门,他已经四天没回家。

  为了检查程序,他和骆骞不眠不休在公司苦战,若不是要回来找个原始档案,他可能会在公司过夜一个礼拜。

  走进客厅,一如他数天前离开的样貌,茶几上散落着几分旧报纸。

  开门的那瞬间,他曾心存一丝奢望,想着莫静宁会不会再踏进他的住处,为他收拾整理,为他煮晚餐……

  摇摇头,他叹口气,他跟她已失联好几天了。

  那日去她家楼下见不到面,他原想晚点再去找她,不料公司临时出现危机,让他不得不专注处理公事。

  他曾传几则简讯,但她毫无回应;打了两三通电话,也都是关机状态,之后他便忙得没时间能再想她。

  掏出手机,他按下速拨键,手机传来的讯息对方仍是关机状态。

  还没回来吗?她不可能为避他而关机那么多天吧,以往她只有飞行时或人在国外才会关机。

  低头看了下腕表上的日期,现在他竟已完全记不清她的班表,脑海里全是KGI语言,一串串复杂的指令。

  沉重地叹口气,他转往书房找工作用的档案。

  「铙,你去一趟慕尼黑。」呢闹返回公司后,骆骞直接说道。

  「这个时间?」柯铙有些纳闷,他们的检查工作还没做完。

  「有疑虑的程序全仔细测试过了,没问题,其他可以慢慢进行。这次事件造成一些风波,我想你亲自去趟德国跟赫克斯说明一下比较好,毕竟是新合作对象,还是得好好建立我们的信誉。」

  「可以你去德国,我留下来坐镇吗?」他还没跟莫静宁联络上,不想这个时间出国远行。

  「我要去日本处理理赔。」骆骞看一眼神情落寂憔悴的好友。「你们……还没联络上?」憋了几天,他终于忍不住问。

  其实他早明显察觉出好友的憔悴沮丧并非工作缘故,过去从未见好友为感情事烦心,足见好友对莫静宁有多在意。

  「联络不到。」柯铙摇头叹气。

  他心里第一百万次懊悔,恼自己因一时醋意妒火对她说出难堪的话语,造成两人情感的裂痕。

  在他最疲累时听不到她温柔细语,看不到她愉快笑颜,是多么痛苦的事。他多想尽早得到她的原谅,多希望她愿意来公司陪着他。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