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腹黑学长钓小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13 页

 

  「哪里恶心?」莫静宁掏出小镜子,看看自己幸福的丽荣。「铙说我笑容最美了。」她眼眸弯成新月地说。

  「去,见色忘友。」杜绘唏咕哝。

  自莫静宁跟柯铙交往后,休假时两人天天黏在一起,几乎忘了她这个朋友,反倒只有工作时她们才能见到面。

  「什么时候能再进商务舱?喂经济舱的客人喂的好腻喔……」杜绘唏哀怨地将一盒盒餐食往餐车里堆。「金龟婿在哪里啊……」她喃喃碎语,接着将餐车推往走道。

  莫静宁笑意盈盈,推着餐车往另一边走道送食。

  「你今天的笑容很美。」飞机上一位西方老太太笑咪咪地对她称赞。

  莫静宁微诧。她只是一如往常对客人展露亲切优雅的职业笑容,难道内心的甜蜜真让她的笑容变得不一样了

  的确,她今天心情特别愉快,即使面对后排那十分钟要了三次果汁的小男孩,她心里也无一丝不耐。

  为那正要再次按铃小男孩倒满果汁后,她索性将半瓶柳橙汁直接送他,小男孩满足地咧嘴道谢。

  莫静宁推着餐车往厨房而去,望向窗外晴空。虽然不同班机,但想到自己与柯铙置身在同一领空,她唇边又泛起幸福笑意。

  「那是什么?」坐在飞往德国慕尼黑的商务舱里,骆赛好奇询问。

  「护身符。」一旁的柯铙扬了扬挂在公文包的小饰品。

  「护身符?!你什么时候信这种东西?」还是粉红色HelloKitty图案,跟那黑色公文包完全不搭。骆赛纳闷地皱眉。

  柯铙笑而不答,打开黑色公文包,掉落一个长方形塑料盒。

  那是一个粉红色半透明印有HelloKitty可爱图案的药盒,每一小方格上面个贴有一枚HelloKitty贴纸,标示着药名。

  柯铙从好友手中拿回药盒,收回公文包。

  想起那日告知莫静宁自己将出差的情景,他唇边扬起一抹幸福的笑容——

  「慕尼黑……好可惜,我们公司没飞那个航线,否则我就可以调班跟你一起飞——虽然也不一定能排进商务舱为你服务啦。」莫静宁有些遗憾道。

  「我在那边停留五天,二十八日回台湾。」

  「二十八日呀……」她连忙从米白色珍珠包翻出班表。

  「你跟我同天出发,飞荷兰,二十九日回来。」柯铙比她清楚她的班表。

  「对喔。」她点点头。

  「事情若能早一日处理完,我会提早回来,把Kitty接回去。」承诺为她照顾爱猫,他却遇上出差,而她刚好也有班要飞,不得已他们只好商量将Kitty寄放宠物旅馆。

  「没关系,Kitty不会怕寂寞。」莫静宁要他别介意。感觉他好像成了真正的饲主,比她更担心Kitty会不适应,若非顾虑它需要打针,她其实带回家给父母照顾就简单多了。

  第7章(2)

  吃完饭,他送她回住处,她要他等待片刻,说有东西给他便急着上楼。

  不久,她匆忙下楼,递给他一只HelloKitty御守。「这是我去京都时买的,很宝贝喔。」她大方赠送给他。

  看着御守上可爱至极的图案,上面还写着『出门大吉』,柯铙不仅莞尔。

  「还有,这些药带着,我第一次去欧洲水土不服,吐了两天。」她塞给他一盒HelloKitty图案的药盒,里面放了各种成药。

  柯铙望她一眼,仍是笑笑的收下。

  她明知他不是第一次去欧洲,还慎重其事给他药盒和御守,单纯的行为充满温暖的心意,令他心情欢愉。

  「喂!不要只会傻笑。」骆赛的声音打算他的回忆。

  「女友送的。」柯铙说的骄傲。

  「早知你交新女友了,怎么完全不肯透露?」骆赛至今连他新对象姓啥名谁都不知道。

  柯铙望向好友一眼,思索了下,仍不愿明说。

  尽管他跟莫静宁感情进展顺利,可他对好友依然存有防备。

  「上次助理好像提过,在你办公桌看到不合宜的东西……HelloKitty笔筒?该不会你这次对象是未成年高中生吧?」骆赛不免狐疑。

  柯铙想起那个笔筒,那是和莫静宁去看海,在路上吃麦当劳儿童简餐的玩具。她只说可爱,硬塞了一份给他。

  原本他拿回公司后打算往抽屉塞,却莫名地摆放在桌上,那个幼稚笔筒成为他冷调素雅办公室中一个显眼突兀的存在,令他每每看见便想起可爱的她。

  刚开始,她还会在他面前装成熟,之后渐渐便不介意将内心的Pink色彩向他全然展露。他不觉得她幼稚,只觉她可爱有趣,喜欢她对自己展现毫无保留的真性格。

  「当然不是未成年。」柯铙勾唇一笑。莫静宁只是心里还保有十七、八岁的纯真。

  「你这次很认真呢?」骆赛看出他眼里的温柔。

  「我一向认真。」

  「不,我敢断定这次不同。」连一向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骆赛,都感觉好友这阵子心情特别好。

  「你知道从前我为什么总选择和西方女人交往?因为我认为恋爱要有距离感,不喜欢女人一天到晚黏在身边,现在却全然改观,即使天天见面都不腻。」柯铙对自己的改变也颇感意外。

  「那尽快将事情处理完,也许就能早一天回国。」

  「早一天回去,她也不在台湾。」

  「那那个可爱的女人在哪?」骆赛把玩着好友公文包上的HelloKitty御守,愈来愈好奇了。

  「某一班客机里。」柯铙侧首,望向窗外白云笑道。

  「天空有什么好看的?」杜绘唏见莫静宁休息时将脸贴在小窗口,不禁纳闷。

  「今天天空特别蓝,云也特别白耶。」莫静宁开心笑说。

  「有吗?天气晴朗时不都一样?」杜绘唏不以为意。「你再不用餐,等一下又要开始喂客人了。」她受不了地翻个白眼。女人一恋爱,果然眼中世界全变粉红色,可她谈恋爱怎么就理性至极,一点也梦幻不起来?

  莫静宁边用餐仍边看窗外,以前在飞机上,她从没什么心思欣赏窗外的风景。原来,恋爱真的会让人感觉世界看起来更美好。

  她等待黄昏的缤纷彩霞,想着飞机飞跃国际换日线的刹那,他是否也跟她同样凝视着这些景象。

  莫静宁结束欧洲飞行,再度返抵桃园机场。

  她拖着登机箱,踩着高跟鞋,快步通过海关。

  走出海关,她急忙掏出手机,开机,按下一组号码。

  柯铙比她早回来,应该已像往常一样在机场大厅外等待,她等不及想先听到他的声音。

  出国这些天,她几度想打电话给他,因担心打搅他工作,所以一直不敢和他联络。

  「静宁,回来了?」手机里,传来柯铙低沉温柔的嗓音。「这几天好吗?」

  「嗯。你呢?工作顺利吧?」她柔声回问。

  「嗯……」手机里,柯铙停顿了下。「不太顺利,我还在德国。」

  「呃?你还没回来?」莫静宁一愣,还以为自己再走几步路就能看见他的笑容。

  「抱歉,赶不上为你接机,你得自己坐计程车了。」柯铙语带歉意地道。

  「没关系,你好好工作,Kitty我会去接它回家。」莫静宁笑着说,心里却是一阵失落。「你预计哪天回来?」她关切的问。

  「不一定,再跟你联络吧。」说完他径自先断线。

  莫静宁持着短讯手机放在耳边,有些不舍的收下,原本急快雀跃的脚步也突地有些没劲了。她轻声叹息,垂低头,缓缓而行。

  她并非真介意他延期回国无法来接机,而是对自己瞬间的落寞感到讶异,发觉她竟是如此想见他,不自觉习惯依赖起他来。

  步出机场大厅,她仍不禁往一长排等候接机的人寻望,同时为自己心存期盼感到好笑。

  她独自拖着登机箱,心情低落地走出机场。

  以前她也是一个人进出机场,来来去去,有了他后现在又落单,竟是如此不习惯。

  就在她准备走往计程车停靠处,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小姐,坐车吗?」

  她才要点头,忽觉声音异常熟悉,倏地转头,立即吃惊地瞪大眼。

  「你!」

  「听出你很想见我,我立刻用任意门回来。」柯铙俊容上扬起一抹好看的笑容,看得出来心情愉悦。

  「你、你干嘛骗人?」莫静宁激动不已,放开登机箱拉杆奔进他怀里,双手环抱上他腰际。

  柯铙有丝怔愕,意外她的反应。

  「怎么?真这么想见我?还是在飞机上受委屈了?遇到难缠小鬼或哭不停的婴儿?」他大掌揉揉她的头,一手轻拍她的背。

  「你很可恶,干嘛故意骗人?」莫静宁捶打他的背,怪他害她心情瞬间起落。

  「不是骗人,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柯铙笑着圈抱住她。

  一时兴起故意跟她开个小玩笑,她的反应却令他无比欣慰开怀,原来她真的很期待见他。

  「咳,我不介意跟你在这里搂搂抱抱,只是再抱下去,我怕自己会忍不住吻你。」他好意提醒,他也非常想念数日不见的她,而她第一次主动投怀送抱,他更是高兴又兴奋。

  莫静宁这才惊觉自己失态了,连忙退离他胸怀,神情尴尬,不敢看向身旁往来的人群。

  若身在国外机场,她也许不介意他对自己热情拥吻,但现在毕竟在国内,她还是难以放开顾忌。

  柯铙牵起她的手,一手拉过她登机箱拉杆,领她走往停车场方向。

  「Kitty我昨天接回我那里了,它看起来还蛮适应宠物旅馆的生活。」柯铙先报告她宝贝的状况。「我先送你回住处,晚点再把它带过去,或者你要去我那里看看?」他试探性的邀约道。

  「好啊,先去你那里看看。我还没有机会参观你住处呢。」莫静宁神情期待,早想参观他家了。

  两人交往近三个月,柯铙前往她住处不下百次,她却一次也不曾去过他那里。

  她很好奇他住所时什么样子,只是自己若无故提起想参观他家,又觉不妥,这会他主动提议,她便有些迫不及待,不介意长途飞行回来自己最好先换装休息。

  柯铙没想到她轻易便同意了,她单纯好奇的神情害他对自己心怀不轨的邀约有些心虚。

  「不妥吗?」见他突地眼色一暗,沉默不语,莫静宁纳闷的问。

  「没什么不妥,欢迎参观。」柯铙坐进驾驶座,超身旁的她一笑,要自己挥去男人遐思的欲望。他一双长臂探向后座。「有东西给你。」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