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腹黑学长钓小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12 页

 

  「拜托,帮我捡。」莫静宁双手合十,粉颊微赧,不敢想象下面的人接到从天花板掉落的高跟鞋会有什么反应。

  「等我一下。」柯铙笑着起身,快步下楼。

  片刻,他手里拎回一双缀花朵造型的杏色细跟凉鞋。

  「美丽的灰姑娘,请试鞋。」楼上无其他客人,他忽地想演段童话故事娱乐她。

  莫静宁被他的言行所惊愣,就见他单脚屈膝跪在她面前,双手还高捧着她的鞋。

  她顿觉又羞又好笑,即使楼上无其他客人,她也不好意思真的伸出脚,让他伺候自己穿鞋。

  「你演王子感觉不搭扎。」她笑说,伸手取过他手捧的凉鞋,径自套上。

  「我不适合,谁才适合?」他高扬俊眉,不以为意地追问。

  「嗯……适合王子形象的人,应该就是骆赛学长了。」莫静宁直觉地说。虽不太记得骆赛学长的面貌,可她还记得他气质非常优雅,谈吐非常文艺,就是念莎士比亚也不觉得怪异。

  她无心提起骆赛,令柯饶黑眸一凛,内心不快。

  「呃?不知骆赛学长现在怎么样了?你以前不是跟他很要好,还有联络吗?」想起遥远记忆中的人,她好奇的向他探问。

  「不知道。」柯饶脸色一沉,声音有些窒闷。

  原本打算等她成了自己女友后,便要向她告知他其实与骆赛合伙开公司。

  可现下,他半点都不想让她与骆赛见面,更有意隐瞒了。

  在两人感情稳固前、在她未完全爱上他以前,他无法不介意她曾心仪于骆赛。说不定一重逢后,她将轻易再对骆赛动心,他绝不让这个可能发生!

  第7章(1)

  柯饶每天早上八点到莫静宁住处,为她爱猫打针、陪她吃完早餐后,他才去公司上班。下班后,他便又前往她住处,再为她爱猫打针,然后带她出门用晚餐。

  莫静宁休假即将结束,开始为猫的去处忧心,若带回老家给父母照顾,怕他们无法执行注射的工作。

  「寄放我那里吧。」柯饶直接道。他本来就有这个打算。

  「嘎?」莫静宁讶异他的提议,「不好吧?」

  「怎么不好?我那里地方大,Kitty可自在了,难不成你担心我偷打它?」他笑问。

  「当然不是,就怕太麻烦。」这几日他一天两次往她住处跑,她已经愈来愈不好意思了。

  「我虽没养过猫,但这阵子补足了养宠物的知识,庆幸Kitty不排拒我,我会跟你一样疼宠它。」柯饶保证。「你有班时,Kitty就寄我这里,你休假时,就带它去跟你作伴。」他提议两人共养宠物。

  「这……」莫静宁犹豫,这样安排虽然非常美好,可她总觉得还是太麻烦他。

  「静宁。」见她踌躇,柯饶眉头一拢,有些不快。「你有没有当我是你男朋友?」

  她会顾虑,俨然当他是外人,而且每回他替猫打针,她总要向他道谢再三,一副麻烦了他倍感歉疚的样子,他不爱她这样。

  「啊?」他的疑问叫莫静宁意外。「我们每天都在约会啊。」她过去和别人交往时,可没和对方天天见面。

  「就只是约会……」柯饶说的有些无奈。

  因为对象是她,他才格外耐心谨慎,否则以他过去的交往经验,见面这么多回,该做的早做了,不会连手都还没牵。

  他原本不急,因她对他而言非常特殊,他想按部就班来,慢慢经营两人的感情,可自从她提起骆骞,问起对方的近况后,他开始感到不安,想和她有进一步的进展,确认她对他的情感。

  「约会不对吗?」莫静宁神色困惑。「你找的餐厅我都很喜欢,看过的电影也都不错。」他不觉得哪里有问题。

  两人天天见面、天天约会,她也没感觉不对劲,愈相处愈喜欢他,自己确实是想跟他认真交往下去呀。

  柯饶爬了下头发,面对她此刻的单纯有些无力。

  「吃饱饭,我们去郊外走走吧。」他决定积极一点了。

  明天她将结束休假,接着又是长班飞行,他可不想带她十数天回来后才行动。

  「去哪里?」坐在车里,莫静宁疑惑的问。

  「到了就知道。」柯饶故作神秘。

  车子离开热闹拥挤的台北市区后,逐渐驶向郊区,往山路蜿蜒而行。

  两旁树木茂盛,树荫掩映,感觉外面空气清新,莫静宁降下车窗,任凉风拂面、发丝飞扬,沐浴在黄昏的森林浴中,她舒服的昏昏欲睡……

  「到了。」柯饶摇醒她。

  「呃?」莫静宁睁开眼,惊诧自己真的睡着了。

  一下车,映入眼帘的是大片耀眼的金黄色泽,黄澄澄盛放的向日葵沐浴在金黄夕阳余晖中,美得好梦幻。

  「好漂亮!」她扬起唇瓣,走进花田,欣赏眼前美景。

  她不是没见过向日葵花园,只因是他特地带她来,她感受格外不同。

  「这里可以吗?」柯饶站立在她身后,低问。

  「什么?」她回望着他,美目轻眨,不懂他的问题。「可以什么?」

  「欸?」莫静宁微张小嘴,神情惊愕。

  「我想吻你。」他微倾身,直言不讳,一双黑眸炙热地凝望着她。

  「噶?」莫静宁心一惊,脸蛋倏地灼热。

  「给你三秒钟考虑,不愿意的话,我不强求。」话虽如此,他语气却很强势。

  不管她真正初吻的地点是哪里,他还清楚记得大学时意外瞧见她笔记本所写下的,希望的初吻背景——

  在一片开满金黄色向日葵的花园中,谍影纷飞、美丽浪漫的时刻……

  因此,为了达成她梦幻中的场景,他特地开了两小时的车来到这片向日葵花园,只希望两人的初吻让她毕生难忘。

  莫静宁神情讶然地怔忘他,心儿扑通狂跳。

  她没想过他会这样索吻,接吻不是都该在自然而然的气氛下情不自禁地发生?

  「没拒绝就是答应了。」无视她的怔愕,柯饶倾身轻轻贴覆她微启的小嘴。

  四片唇相触,莫静宁惊诧却没回避他的亲近。

  感受到他灼热的气息,贴靠着他结实的胸膛,她的心不停鼓噪。

  他先是轻柔地辗吮、磨蹭她樱唇,不久便撬开她贝齿,探入她的檀口。

  他的入侵,令她心一颤,不知如何回应,一双手只能揪着他的衣襟,任他恣意的用热情席卷自己。

  他的舌炎热地在她口中挑逗,够缠着她的粉舌,热情而狂野。她身子颤栗,紧贴着他,感觉浑身乏力,难以呼吸……

  当她以为快晕眩窒息时,他终于放开了她,她大口吸气、再吸气,喘息不止。

  见她一副憋气太久涨红脸的摸样,柯饶十分惊诧。

  「你没接过吻吗?」她方才完全不懂的回应。

  「我……我……」莫静宁仍喘着气,美眸不悦地眯他。「我是没接过吻,让你失望了?你觉得我看起来一副经验老道的摸样吗?」他的惊讶,令她又恼又羞。她完全不知道如何回应,他是不是觉得很无趣?

  她涨红着脸的原因,不仅因为缺氧,更因首次尝到的初吻滋味,宛如惊涛骇浪。

  柯饶看着她气呼呼、红通通的脸蛋,忽地爆笑出来。

  「哈哈哈!你刚才……是不是一直闭气,忘了呼吸?」他撑着腰大笑不停。她怎么这么可爱?

  「你、你!」以为自己被取笑了,莫静宁好生气,倍觉受辱。「我们分手!」她生气地喝道,转身疾步要走,心里一阵难堪的酸楚。他吻她,竟是想笑话她?!

  「喂!」柯饶一个跨步,从身后将她拦腰抱住。「生什么气?」竟然这样就提分手,令开怀大笑的他突地惊吓不已。

  「没接过吻很好笑是不是?不会回吻、忘记呼吸差点窒息很好笑是不是?」她咬牙愤怒道,美眸瞬间盈满泪雾。

  他怎么可以这么可恶?前一刻让她陶醉迷茫、甜蜜感动,下一瞬就说出伤人的话来。

  「静宁,我不是取笑你。」柯饶慌了,没想到自己把她逼出泪来。「我发誓,我不是取笑你,只是觉得你太可爱、反应太有趣才笑出来。我绝不是认为你该对接吻经验老道,只是以为你交过男朋友,应该接过吻才是……」

  「我道歉,为失言道歉,为大笑道歉,拜托你别哭,别生气了好不好?」见怀中人儿潸然落泪,他懊恼不已,低声下气地哄道。

  「你……很可恶……」莫静宁抿着唇,难以克制突然滑落的泪水。她怪他言行适当让她轻易误解,也感觉委屈受辱。

  也许她反应过度,却只因对象是他,她才无比在意他的反应,被他所伤。

  「是,我很可恶,害你误解了。」柯饶搂着她,一脸愧意,伸手拭去她粉颊上的两行泪。

  他费心寻找她希望的初吻景点,原是打算给她一个浪漫热情的吻,没料想害她难过掉泪。

  「对不起,我们再重来一次。」他倾身,想以吻安慰她。

  她抬手捂住他的嘴,神情仍显不悦。

  「你不原谅我,要让我内疚一辈子吗?」他神情哀怨,夸张道。

  「原谅你,不代表要在接受你的吻。」虽然他的吻令她晕眩迷醉,可她此刻还是心存疙瘩。

  「既然这是你的初吻,更不能留下不好的印象,看在我特地为你寻到这处向日葵花园的分上,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柯饶装可怜,对她动之以情。他不曾对女人这般低声下气。

  方才她因误会转头要走,甚至委屈掉泪,让他心里很难过。

  「你、你特别来这里就为了……」莫静宁一愣。

  「你大学时写下的人生蓝图,这里不是适合初吻的地点吗?」柯饶提醒。「或者,你现在心愿改了,想换玫瑰花园?若是如此,我也能立刻带你去。」

  莫静宁闻言,瞠眸怔愕。

  他竟然记得多年前她写下的幻梦,为此特地开车两小时,带她来这里接吻?!

  她顿觉夸张又好笑,心里却也泛起一些感动,怒意顿时烟消云散。

  见她绷着的脸容总算露出一丝轻浅笑意,柯饶倾身,不问她意愿,直接覆上她的唇瓣。

  她怔了下,终是选择闭上眼,接受他的温柔与热情。

  向日葵在风中摇曳,粉蝶与蜜蜂穿梭其间,夕阳金光映照大地,天际逐渐染上绚丽的霞光。

  他拥着她,置身金黄田野,缠绵热吻,许久许久。

  莫静宁陷入热恋,每天笑容满面,如沐春风。

  「想什么,笑那么恶心?」飞机上的厨房内,同班的杜绘唏故意揶揄道。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