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腹黑学长钓小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10 页

 

  「高中生这么幼稚?」听完她一番话,柯铙不免为她抱不平。

  莫静宁有些意外他的反应,还以为她能会被取笑,可看样子,她对他非但完全不了解,还存有偏见。

  「你在哪里买到这个的?」她摸摸的喜欢的HelloKitty娃娃问道。那日没标成,她上网也找不到相同商品拍卖,难道东西是被他标走的?感觉又不太可能啊。

  「秘密。」柯铙淡笑。没必要讨论东西如何到手,重要的是她喜欢、她开心。

  「谢谢。」莫静宁高兴地收下,捧在怀里。

  对他里吐实心里的秘密后,她顿觉轻松释然。原来被他知道她的收藏没什么大不了,反正她也早在他面前丑态尽出,对他似乎无事可隐瞒了,不是吗?

  可是他呢?他对她的殷勤热忱,是追求行为、单纯善意,抑或道歉赎罪?

  若换作其他男人,约她吃饭,特地接送她,送她东西,她当然知道对方的目的,只是如今对象是他,曾的旧识也是曾经的仇人,她忽然无法清楚肯定他的想法。

  「你……」她开口欲言。

  「嗯?」

  「没有。」差点直接问他是否有意追求她。可万一会错意岂不尴尬?心想还是进一步观察好了,她也必须先向好友说清楚自己的心情。

  「你手臂烫伤好了吗?」她转而关心询问他。那晚虽看似无大碍,但她这两天仍不时会想起他的伤势。

  「红肿早退了,不算真烫伤。」没料到她仍惦记着,他很欣慰。「不信的话,要我卷起袖口让你检查吗?」他将左手臂愿意横向她。

  「不用了,你专心开车。」她轻拍他手臂,要他把手臂放回方向盘前。

  「不信我开车技术?」他玩笑道。

  「才不是。」她腼腆淡笑。坐他的车,坐在他身旁,她愈来愈有种安心,依赖的感觉了。

  希望回家的路程漫长些,好让她不需那么早下车和他道再见。

  「咖啡都快喝完了,你想说的事到底说不说?」杜绘曦催促。

  静宁约她晚上出来唱咖啡,说有要事相告,但见面半个多小时了,她仍只谈工作、爱猫等琐事。

  「我……」凡事能与好友真诚分享的莫静宁,唯独面对柯铙的事,总让她吞吐难言。

  她怕说出口,会害两人情谊起疙瘩,可若不说明白,又是对好友的欺瞒。

  端起咖啡,再喝一口,她深吸一口气。「我……我发觉,我好像有点喜欢柯铙。」说完,感觉像做错事般,她低垂下头看着桌面。

  杜绘曦微怔,却没有太大惊讶,也端起咖啡从容饮一口。「然后呢?」

  「我……我不是故意欺骗你,更不是故意跟你争,之前真的对他没意思。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凶的厌恶、反感变成了好感……还有一点点喜欢……」莫静宁愈说愈小声,心情心虚又忐忑。

  她曾信誓旦旦告知好友自己对柯铙无意,还鼓励好友可以尽量追求对方,因此更觉有愧。

  「所以呢?」杜绘曦问得平静。

  「嘎?」莫静宁抬眸怔愣,讶异好友冷静的反应,她以为绘曦会生气愤怒。

  「既然你也喜欢他,那我们公平竞争。」

  「蛤?」她讶然。

  「友情是友情,爱情是爱情,两者不冲突,只要别成为第三者。」杜绘曦理性地说。

  其实她早察觉柯铙与好友静宁之间不单纯,可因静宁表示无意,她才想放胆倒追看看,但在她与柯铙通过再次电话,开口约对方吃饭时,柯铙已明白向她表示他所爱的对象是静宁。

  她听了虽不免失望,倒并不觉得难过,柯铙坦荡荡的个性反而令她更为欣赏,只是不再觊觎。

  静宁若大方宣告自己爱上柯铙,要她退让,她会给予鼓励并成全,但静宁直到现在才发觉自己心意,况且还心存怀疑,举棋不定,因此她才故意说出要公平竞争的话,只为刺激好友更正视自己的情感,勇敢追求。

  「这杯咖啡我请,凌晨被捉飞,我先回去补眠。」杜绘曦抓起帐单站起身。

  「你生气了?」莫静宁无法判断好友此刻看似平静的表情是真是假。

  「想太多了,有什么好生气?」杜绘曦朝她一笑。静宁在意她心情,还选择诚实相告,她心里很欣慰。「梦幻与现实有差距,梦中情人未必是理想情人,你不好好把握,可要小心被我抢走。」她故意警告。

  莫静宁宽慰淡笑,虽然多了个绘曦这个对感情大方表现的情敌,但至少两人清楚说一节,她也少去许多不安和焦虑。

  第6章(1)

  莫静宁与柯铙重逢一个多月,她有班时,他殷勤负责接着;她休假时,他偶尔约她吃顿饭。

  他看似积极,实则从容,不曾明白表示追求意图,只和她吃饭聊天,就像普通朋友。

  以往对自己有好感的异性,莫静宁总能从对方言语中感受到暧昧,但柯铙却像她的专属司机,相处自然的异性好友。

  想到好友绘曦也许会对他穷追不舍,她也想表现主动积极,但习惯被追求的她,犹豫再三,总是提不起勇气。

  她与柯铙的情况不似当年暗恋骆骞的时候,若她突然开口告白,感觉会很尴尬,偏偏她又不懂得该怎么对男人说些暗示暧昧的话语。

  如果她和绘曦不是情敌,说不定会向好友讨教几招……

  突然的咳嗽声,让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莫静宁回神。

  一转眼,见爱猫正在猫沙盆呕吐,她惊诧住。

  「Kitty?!不舒服吗?」她休假九天,昨天回新竹老家将爱猫接来台北住几日感觉它似乎懒洋洋的没什么食欲,早上还有点腹泻。

  她不免担心,决定尽快带它去看兽医。

  「Kitty,妈咪带你去看医生。」替爱猫清理完,她摸摸它的头,一脸心疼,拿起宠物篮准备带猫出门。

  这时手机响起,是柯铙来电,她心怦跳了下。

  前天她飞长班回来,他照例到机场接她,因为时间有点晚,他送她回住处便离开,要她好好休息,改日再联络,她正犹豫该不该主动打电话给他,没想到他就来电了。

  「静宁,在忙吗?」手机那头传来柯铙沉稳的声音。「晚上找你吃饭。」他一如往常,约得自然。

  「嗯。」莫静棕轻应,唇瓣微扬。她也很期待每次跟吃饭、喝咖啡,享受那种愉快自在的气氛。「不过,我要先带Kitty去看医生。」

  「Kitty病了吗?」柯铙知道她昨日回家看父母,顺便将爱猫回来。

  「它好像很不舒服,又吐又拉的。」莫静宁忧心的说。已经七岁的爱猫很少看医生,食欲一直都很好。

  柯铙思虑两秒。「我现在过去找你,陪你带猫去兽医院。」

  「呃?现在?你不是在上班?」即使高兴他开口要作陪,可她仍不好意思打扰他工作。

  「没什么大事,跷班几个小时无所谓。」不希望她心生负担,他说得悠哉。「二十分钟后见。」

  结束通话后,柯铙拎起办公桌上的车钥匙,准备离开。

  「没什么大事?」骆骞一双俊眸斜睨他,站在他办公室门口问,原要进来提醒他准备开会,却不意听见他与人谈话的内容。

  「待会儿的视讯会议成员是自家人,我缺席一下,法蓝斯不会见怪。」KG公司另一合伙人是美国籍的法蓝斯,他们三人常透过视讯讨论工作。

  「这件Case是三人联手撰写,缺一不可。」骆骞强调,他们不仅是电脑语言研发者,亦是程序设计师,运用研发的电脑语言撰写各种程序,尤以软体为主。

  「骞,你了解我,我不会无故跷班,这事就像你为你的『宝贝』跷班一样,我有足够的理由将工作暂放一边。」柯铙笑着说。当然,若非只是自己人开会,他不会为私事暂放公事。

  「得了,我又没说不放行。」骆骞扬扬手,白好友一眼。没事爱拿他嗜好做比拟干么?

  柯铙比他对工作更具责任心与热忱,他知道,而这件Case时间充裕,并非迫在眉睫,明天再开会讨论也无所谓。

  他故意拦阻,只是开好友玩笑,怎知他这次对新对象无比认真。

  「你这次交往的对象是谁?神神秘秘的。」骆骞鲜少追问好友恋情,这会却实在是心生好奇。

  「还不算交往,先从朋友做起。」等莫静宁真成为他女友,他不会再对骆骞继续隐瞒。

  「我有没有听错?」骆骞一脸狐疑的看着他。

  柯铙对感情向来果断,进展快速,怎会说出「从朋友做起」那种不干不脆的话来?

  「这次对象很特别,我必须极具耐性,谨慎相处,不跟你废话了,我赶时间,等明朗化我会向你报告。」他扬扬手,匆匆步离公司。

  骆骞薄唇一扬,不免感到兴昧,看来他得发个讯息给法蓝斯——柯见色忘友,今天放假一日。

  「嘎?糖尿病?!」莫静宁听犬医宣判爱猫病因,不禁一脸惊诧。

  「它太胖了,年纪也有点大,这是不少老猫常见病症。」兽医解释。

  「那……那要怎么治疗?」莫静宁秀眉蹙拢,很是紧张。

  「跟人类一样,口服降血糖中注射胰岛素治疗,我会建议采注射方式效果较佳,而且为了它的健康着想,最好给它减肥。」

  莫静宁一听,神情更为焦虑,想开口问什么,一旁的柯铙却先提问了。

  「需要治疗多久?有可能复原吗?是否要买血糖机天天测量?测量猫的血糖?正常血糖值范围多少?如何帮猫注射胰岛素?」他一口气问出个问题。

  虽没养过宠物,但他爱屋及乌,见她忧心如焚,他也跟着担心,何况这只胖猫还是当年他从运动场休息室屋顶所救下的。

  莫静宁怔愣地侧望他,意外他将她心里想问的问题巨细靡遗的问出来。

  「无法确认治疗时间,百分之十至四十的猫,可能密切的一年内复原,也可能需长期治疗控制病情,健康的猫的血糖范围为80-120mg/dL,糖尿病猫的血糖值可维持在较高范围,约100-300mg/dL,难免发生低血糖现象……」兽医滔滔不绝,详细说明,介绍犬猫常用的血糖品牌,示范如何为猫测量血糖,如何注射胰岛素。

  柯铙认真聆听,仔细观察,偶尔点点头。

  莫静宁则眉头紧锁,感觉困难重重。

  「一定要用注射吗?不能吃药就好?」看兽医动作利落,她仍不敢给爱猫打针。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