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腹黑学长钓小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1章(1)

  莫静宁,十九岁,芳心初绽。

  身材窈窕、外型成熟艳丽的她,国中时期已受许多异性注目,高中三年,围绕在她身边的追求者,多得不在话下。

  她外貌总让人以为她是个爱玩随便的女孩,因此追求她的男孩不是花花公子,就是无赖痞子。

  但尽避外表成熟艳丽,她内心其实害羞清纯,向往粉红色恋情,执着等待心中的白马王子出现。

  在她十九岁三个月又二十一天这一日,她踏进大学校园,参与迎新晚会,花好月圆的夜晚,她遇见心中描绘的完美王子。

  他是大她两届的学长,身形高健瘦,穿着白色长衬衫搭黑色西装裤,留着干净整洁的短发,五官斯文俊美,风度翩翩,温文尔雅。

  乍见他的刹那,她心跳怦然,一双美眸直锁着他,一听他开口,温润嗓音流入她心湖,激起芳心荡漾。

  她从不认为自己是见人就爱的花痴女子,可在那一刹那,她明白,他便是她一直幻想的梦中情人。

  虽曾被许多异性追求,但她实际恋爱经验为零,所以当遇到真正心动的对象,她不知所措,也无法表白。

  为了接近他,她加入他开办的超哲思社团——「孔孟思想与亚里士多德暨笛卡儿的对谈」,每次社团活动,她总充满期待、准时出席,坐在固定座位,正大光明地默默欣赏他。

  她一双美眸盯着白板,看着一长串怪异哲学论点,头脑几近打结,幸好他温润悦耳的磁性嗓音让她有耐心沉醉于枯燥乏味、艰深难懂的哲思中,只是除了他动人嗓音与俊逸字迹,他所谈的内容,她完全无法记忆。

  ***

  莫静宁手里拿笔,望着站在台前俊逸尔雅的骆骞,听他滔滔不绝谈论哲学的奥秘。她思绪飘移,不禁编织起美丽的人生蓝图——

  大一遇见梦中情人,默默地暗恋两年后,在学长毕业前夕鼓起勇气告白,结果两人情投意合,开始清纯健康地交往……

  半年后,在开满金黄色向日葵的花园里、蝶影纷飞的美丽景致中,有了浪漫的初吻……

  一年后订婚,互许终身,两年后结婚,三年后生下第一个像骆骞学长一样俊美可爱的儿子,隔两年,再生下如她一般美丽的女儿。她将尽责地相夫教子,当个贤妻良母,坐在书房摇椅上边为孩子织毛衣,边听丈夫畅谈古今哲理、孔孟思想……

  脑中浮现许多粉红泡泡,让莫静宁幻想得陶醉,径自脸红心跳,嘴角上扬。

  「静宁学妹,你想发表意见吗?」温润嗓音唤回思绪飘忽、魂游外层空间的她。

  「呃?啊!」莫静宁怔愣。「没……没有。」她连忙低头,羞赧不已,将写满妄想的笔记页急翻到下一张空白页,假装继续抄写笔记。

  她暗恋骆骞学长一年了。

  新生入学时,不少女孩跟她一样,被骆骞学长俊美斯文的气质所吸引,加入这个哲思社团,但中途不少人对枯燥难懂的哲学无法忍受,已纷纷缺席甚至退社,唯有她可以连拿两学期社团全勤奖。

  即使旧社员,也没人跟她一样不曾缺席,而新学期开始,她会继续保持这个优势,直到学长毕业。

  即使她不曾对哲学论点发表意见过,她相信学长定对她印象深刻,很高兴能有她这个忠实听众。

  每次待在哲思社,她总专注聆听学长讲道,看他与其它社员辩论,她看似认真抄笔记,其实只是一种伪装,让她有理由大胆地欣赏他。

  她虽能跟其它异性大方交谈,可每次一对上学长那双深邃迷人的眸子,她便紧张娇羞。

  待在哲思社的她,安静羞涩、沉默寡言,而踏出哲思社的她,则大相径庭。

  社团结束,莫静宁收拾桌面,提起黑白格子包,再偷觑一眼与副社长谈话的骆骞学长,才悄然离开社团教室。

  一踏出社团教室,她立刻抬头挺胸,踩着高跟鞋自信从容地步行。

  拥有一头及腰飘逸长发,五官丽致、身材曼妙,懂得穿着打扮的她,在这所大学校园已被誉为名花,想追求她的同学、学长不曾断过,只是她一颗少女心早系在骆骞学长身上,对其他异性表现得意兴阑珊。

  她心里虽计划在学长毕业前夕告白,但更希望对方主动向她示好,文采洋溢、外型俊美的骆骞学长不乏学姊、学妹爱慕,可据闻他洁身自爱,至今仍未有交往对象,她很开心,认为学长也在等待他心中的理想情人,而那人,应该就是她了。

  这个幻想,让她对暗恋充满希望,自我陶醉。

  「哇啊——」转过走廊时,她没注意迎面奔来的人,忽地与对方撞个正着。

  「抱歉!」柯铙弯身向前,欲拉起被他撞倒的女孩。「学妹?」他微诧。「没受伤吧?」

  莫静宁抬眸,看见脸上满布汗水、五官刚毅的高壮男孩,他身上深蓝色运动背心被汗水濡湿,下半身是白色运动短裤,露出结实黝黑、腿毛浓密的小腿。

  他向她探出晒成深褐色的手臂,望着他宽大厚实的手掌,她却无意让他扶起,径自起身,拍拍衣裙轻声道:「没事。」

  她知道他,他是骆骞学长的同学兼死党,曾有几次他跑来哲思社找学长闲谈,因此认得她,但两人一直没什么交集。

  他跟骆骞学长一样,同属校园风云人物,不过两人外型个性截然不同,吸引的粉丝群自然相异。而她仰慕憧憬的对象是骆骞学长,对他也没多加注目。

  看见自提包里散落一地的东西,她弯身要捡拾,另一双手同时迅速为她捡起。

  柯铙捡起摊开的笔记本,不经意望见上面几个字,怔愕了下。

  莫静宁见状,紧张地伸手要抢回他手中的笔记本。

  柯铙因她的反应更感好奇,顺势侧过身背对她,仔仔细细瞧清笔记上的数行字,心里讶然。

  神色仓皇的莫静宁,忙转到他面前,硬将笔记本夺回来拽进怀里,一双美眸戒慎地瞅着他。

  柯铙只是轻扬浓眉,边帮她将散落的东西一一放回她提包,但目光在看见另一个物品时又是一怔。

  这东西……跟她的形象非常不搭轧。

  莫静宁急忙抢过他手中的提包,将笔记本塞回去,然后捉着提包,匆匆离开。

  他看到了她所写下的人生蓝图!他是不是认为她的想法很幼稚?会不会向骆骞学长告密她暗恋之事?

  若学长也喜欢她,提早得知她心意未尝不是件好事,但万一不是如此,或被柯铙在学长面前笑话她,那该怎么办……

  愈揣想,她心里愈是不安。

  柯铙望着莫静宁走远的身影,黑眸微眯,对她的反应与自己方才所见纳闷不解。

  他早该猜到了,像她那种外型亮丽的女孩会加入枯燥的哲思社,目标该是好友骆骞。

  可他不解的是,她怎会写出那么梦幻纯真的愿望——暗恋两年才告白,健康清纯地交往半年才能接吻……甚至连结婚、生小孩的计划都写下了。

  没想到,她的人生愿望竟是相夫教子、当贤妻良母

  若由别人口中听到,他肯定当笑话一则,因此意外窥见她笔记所写,才令他如此讶异。而在捡拾她的另一物品时,他更感惊诧了——

  一个织布娃娃的未成品!

  他原以为,她除哲思社之外会加入的其它社团,若非热门舞蹈社就是调酒研究社,怎么也不可能选择「巧艺社」吧。

  他跟她并不熟,是因她参与好友骆骞的社团才知道她这号学妹,后来又知她是校园名花之一,自大一入学便颇受注目。

  她虽无固定男友,但传闻她异性朋友不少,是个会打扮又会玩的女孩。他不知传闻从何而来,只是对她的概括印象也如一般人由她外貌所见的那样,做下这个论点。

  然而现在,他对她真正性格莫名地产生一抹好奇,开始想去注意她。并非对明艳如花的她感兴趣,而是想澄清传闻真假,不想自己心中以偏见视人。

  ***

  莫静宁看见柯铙出现在哲思社,想起已被窥见的秘密,她无端紧张起来。

  原本不论骆骞学长跟谁谈话,她视线只会专注在他一个人身上,可现在她却紧盯柯铙,拉长耳朵细听他言语,就怕他不慎说出她的秘密。

  柯铙和骆骞闲谈着,却感觉一抹视线锁着自己,他转头,搜寻不远处的视线来源,与莫静宁一双美目撞上。

  她美眸与他相对,没有回避,无惧地迎视他,试图用眼神传达念力——

  不准说!不准说!耙说出我的秘密,你会遭天打雷劈!

  柯铙第一次直视她莹莹眸光,发现她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明亮又纯净。若说眼睛是人们的灵魂之窗,这一瞬间,他也许要相信她心灵单纯,不似外表般成熟浮艳。

  之后几次,柯铙发觉当他与骆骞两人谈话时,总能感觉一道视线注目,不论在骆骞的社团、他的社团、他们的教室、篮球场、学校餐厅甚至校园一隅。

  他讶异莫静宁原来有跟踪骆骞的癖好,只是过去一年,他也常和骆骞并肩而行,但都没发觉有人跟踪窥探啊。

  难道……她跟踪的目标是他?这一揣测,他顿觉有趣,心里竟有些高兴。

  接连几次下来,又看见她鬼鬼祟祟的身影刻意出没在他们周围,他更觉她不似传闻中是个大方大胆、好交际玩乐的女孩。

  她成熟自信的外表与偷偷摸摸的行径非常不相合,有时她会躲藏在他们两人谈话的近处遮避物后;有时,她会故意找个同学状似闲聊,却是跟在他们附近暗中观察。

  因他一开始便注意到她跟踪,之后就轻易能搜寻到在他们两人四周躲藏、或有意在他们谈话处附近徘徊的她,而骆骞并没察觉她的跟随,她也总尽量避免彼此迎面相对。

  「一起走吗?」

  下课后,骆骞到篮球场找打球的柯铙,两人在靠近篮球架边的杜鹃花丛前谈了下话。

  「我再练几下投篮,你先走吧。」柯铙对他扬扬手,道声再见。

  返回球场后,他向球友要球,径自面对一方篮板练习跳投、灌篮。

  忽地,他心生一念,将手中篮球向前一抛,抛过篮球架,撞上椰树干,跳弹至一旁的杜鹃花丛。

  他拿捏好力道,盘算球落地的距离不会砸中躲在花丛后的女孩,却足以让她大吃一惊,蹦跳起身。

  见状他追上前,准备捡球。「学妹?好巧。」她一跳起来,正巧与他迎面相对,瞧她花容失色的慌张模样令他朗朗而笑。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