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心疼前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我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阎腾缓缓地说:“十五岁就尝了禁果,彼此都是对方的第一次,我以为,我们就是彼此的终身伴侣了,我一直那么认为。”

  “十五岁……”她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心都凉了。

  人家十五岁就这样那样,她二十四岁了,却还是处女,连场恋爱都没谈过,好逊啊。

  “上了大学之后,她移情别恋了。”他艰涩地说,“她爱上了敬哲哥,她说她突然发现自己比较欣赏成熟的男人,像敬哲哥那样的男人。”

  “噢……”她的眉心也跟着蹙了起来。

  她大概可以理解白雅熏的想法,就像她现在一样,也对公司里的毛头小伙子没有任何感觉,眼里只有成熟稳重的阎腾。

  “当时我很痛苦。”他的声音更粗更哑更涩了。“我告诉她,有一天,我也会成为像敬哲哥那样的男人,只要给我时间……但是,她说她等不及了,她要马上拥有敬哲哥,她想成为敬哲哥的女人,不然她会死掉。”

  拜托——

  晓雨不以为然的皱皱鼻子,那女人……白雅熏那女人根本在发花痴嘛!她是真的爱韩敬哲吗?还是只是想体验不同的男人?

  虽然她没性经验,但她死党多,什么类型都有,妤芬就是个典型的发浪花痴女,每次看上哪个男人,就说没有那个男人绝对会死。

  照她看来,白雅熏不过也是这样而已。

  她跟阎腾在一起久了,腻了,所以想换个男人,偏偏阎腾对爱死心眼,还真相信她那套突然发现自己欣赏成熟男人的鬼话。

  “我们分手了……”阎腾又喝了一杯酒,呼吸变得沉重起来。“可是两年后,她又自己回到我身边,她说敬哲哥始终把她当妹妹,而她发现她还是爱我的。”

  吼——

  晓雨没好气的蹙起了眉心,也心烦的干了一杯。

  白雅熏这个女人,真的很人神共愤耶!

  抛弃这么一个爱她的男人,要去追求别的男人,等到那个男人根本对她没感觉时,她又回头找旧爱,真的太超过了啦!

  “总经理,恕我直言——”她润了润嘴唇。“那个,你……不介意吗?一般男人都会介意……”

  她没说得很清楚,但她想他懂的,懂她要说什么。

  果然,他震动了一下,握着酒杯的手把酒杯捏得死紧又放开,过了片刻才开口,那声音极之冷硬——

  “我爱她,愿意原谅她一时的迷失,她说她和敬哲哥什么都没发生,我相信敬哲哥的为人,他们之间是清白的。”

  吼——拜托!

  她好想拍额,因为她真的快昏倒了。

  那女人说和韩敬哲什么事都没发生,不代表她和别的男人也什么事都没发生吧?

  而她之所以和韩敬哲没发生关系是因为韩敬哲没给她机会,而不是她对阎腾有多忠实,多么守身如玉。

  两年是一段很长的日子,难道他就没想过白雅熏曾在空虚时,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取暖吗?

  他要专情、要信任,也不是这样的吧?这根本是自欺欺人啊!

  如果是她的话,她才不会这样伤害他,绝对不会!

  “这两年,我一直给她自由,她一下飞东京、一下飞巴黎,但只要回到台湾,她就会待在我身边,做我的女人……”他摇动酒杯,凝视着杯子里那白色的液体。

  “我自以为那是爱她的方式,可是,一听到敬哲哥回来了,她竟然又去纠缠敬哲哥,我终究只是她感情上的备胎,她还是放不下敬哲哥……”

  他沉痛的语气令她的心紧紧一揪。

  一份不确定的感情,这就是他工作之余总有一丝掩不住的落寞的原因吗?

  她还一直以为他是因为没有家人才会显得那么寂寞,原来他的寂寞都是白雅熏带给他的。

  看他清酒一杯接着一杯喝,她也不阻止了,就让他一醉解千愁,把痛苦说出来,这样会舒坦得多。

  她深深叹了一口气……知道他的心事后,她也没有多好受。

  他在为别的女人痛苦,而她在为他心疼。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啊!太有道理了!

  唉——管他什么风与月,待会帮他叫部出租车送他回家吧!今夜他肯定是不能开车了。

  第2章(2)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第二天一到公司,晓雨就很不安。

  她知道了阎腾的秘密啊!如果不是喝醉了,他又怎么会把内心的痛苦告诉她这个小小的小秘书呢?

  虽然知道他的秘密仿佛让他们的关系变亲近了,但也有可能他根本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内心深处的感情世界啊!毕竟他是上司、是老板,而她只是他的下属而已,这样好像越界了……

  “成秘书,在想什么?”

  熟悉的沉稳声音传进耳里,晓雨猛一抬头,看见阎腾站在她的办公桌前,浓黑眉下那对深邃又若有所思的眸子正看着她。

  她的脸庞不禁一热,慌乱了起来。“没、没有啊。”

  他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啊?

  “成秘书——”阎腾注视着她,缓缓牵动嘴角。“昨天我失态了,我说的话你全都忘了吧!”

  他还没醉到忘了自己跟她在酒居屋里喝酒时说过什么。

  昨晚,不知是气氛使然抑或对象是成晓雨,所以他才会酒后吐真言。

  他不知道确切原因,但他很后悔自己对她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她只是公司的秘书,她的工作不包括听他吐苦水,尤其是三流连续剧一般的爱情故事,他竟然让她知道了他那不堪的爱情,真的很没面子。

  “那个——”晓雨顺手拿起活页夹,用力一敲自己脑袋,装胡涂的说:“我也喝醉了,所以总经理说过什么话,我不记得了。”

  “也没必要这样。”阎腾不自禁的笑了。“我的意思是,昨晚我说的话,你知我知就好,我不希望某些数字周刊的记者也知道。”

  他幽默的回应让她也放心的笑了。“总经理你放心吧,我绝对会守口如瓶的,就算有再多的爆料奖金,我也不会爆料。”

  “我相信你。”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从手里的文件抽出一张卡片递给她。“擎宇集团老总裁今晚在自宅有个酒会,是要宣布敬哲哥会接任擎宇集团总裁的职位,上面有时间地点,你陪我一起去。”

  晓雨恭敬地接过邀请卡。“好。”

  “给我一杯咖啡。”阎腾就进办公室了。

  晓雨看着他刚直的背影,又看了眼华美的烫金邀请卡……

  晚上会见到韩敬哲,那么也会见到白雅熏吗?如果再见到白雅熏黏在韩敬哲身边,阎腾会怎么样?

  他找白雅熏谈过了吗?应该没有吧?

  昨晚他喝醉了,早上就来公司,这样应该是没时间找她谈才对……

  要命!明明是人家的三角爱情习题,怎么她却比他们还烦恼啊?

  她呀,还是烦恼房租和爷爷的医药费比较实在!

  钱啊钱,钱怎么不真的从天上掉下来呢?就算被砸得头破血流她也甘愿啊!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入夜的韩宅灯火通明,花园里花木扶疏,客厅通往室外的阳台就有三个,每个阳台都可以容纳七、八个人,让晓雨大开眼界。

  八点钟,宾客几乎都准时到了,服务生在屋里穿梭走动,体贴周到的为客人倒红酒、斟香槟。

  晓雨不断打量着这栋奢华的豪宅,室内室外加起来不知道几百坪,一眼望去,有个标准尺寸的游泳池,还有个网球场和烤肉庭园,难怪人家要在自己家里举办酒会了,简直比五星级饭店还要奢华嘛。

  她亦步亦趋的跟在阎腾身后,努力的想要扮演好她的秘书角色。

  这是她第一次陪阎腾参加这类型的酒会,这工作原本是何秘书的,今天换她有幸穿上公关部送来的名牌晚装跟首饰,公司还为她请了化妆师和美发师哩。

  所以喽,她今天完全像变了一个人,就像杂志里常出现的名媛千金,她还忍不住在公司的休息室里就偷偷替自己拍了好几张照片留念呢!

  不过,美归美,她肚子饿了。

  纯银餐具的碰撞声夹杂在优美的钢琴演奏中,空气里飘着令人胃口大开的香味,巨大的大理石长桌上摆着各式挑动味蕾的美食,不知道是请了哪家饭店的外烩团队,害她口水分泌个不停。

  “饿了吧?我们过去拿点东西吃。”阎腾转眸看着她。

  “好、好!”这句话,她等好久了,美食在前,又那么香,不能吃是种莫大的折磨啊!

  阎腾看着她急切的模样,不由得笑了。“饿了就讲,干么不讲呢?还是在我面前有必要维持淑女形象?”

  看着他英俊迷人的笑容,又听他这么说,晓雨的心蓦然一扯。

  是有必要啊!难道他认为,她属于没必要在他面前维持形象的那一类熟不拘礼型吗?就是俗称的哥儿们或兄妹?

  她一直很在意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不小心趴在桌上睡着时,不可抗的流露本性就算了,只要在他面前,她就会提醒自己,努力的端庄一点、文雅一点,希望在他眼里,她是个女人。

  可是,他还是不把她当女人看待吧?所以才会认为她没必要在他面前维持形象……

  “怎么了,这样看我?”阎腾似笑非笑地问。

  “没什么。”晓雨强掩心中的失落,打起精神,用轻快的语气说:“其实我也没有很饿,化妆前,我已经先吃了一个超大面包充饥了,可是闻到这里的食物香味实在受不了,总经理,那是碳烤牛排的味道对吧?”

  既然不能被他认为是个女人,那当他的开心果总可以吧?

  她一直是家里的开心果,妈妈过世后,她负责逗爷爷和爸爸开心,现在她也想逗他开心,赶走他感情上的失落。

  “应该是烤牛排没错。”阎腾微微一笑。“你倒是对牛排情有独钟。”

  “也不是啦!”她一本正经的瞪大眼睛。“我并没有很爱吃牛排,是因为牛肉最贵啊!来这种地方,要吃就要吃最好的,总不会去吃那些炒时蔬或风味炒饭什么的吧,说穿了,不就是炒青菜跟炒饭,我自己也会做。”

  阎腾的嘴角猛然出现一抹笑意。“成秘书,有时你的观点总会让我耳目一新。”

  因为贵就猛吃,很有她的风格。

  他这个小秘书与众不同,不知道等何秘书销假上班后,他舍不舍得让成晓雨离开他身边?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