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等到总裁帅老公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她不由得想到现在的处境和模样——

  要命!她一定丑不拉几的!

  每个女人都想美美的出现在旧情人面前吧?就只有她这么倒楣,在她最失魂落魄又最不修边幅的时候遇到了旧情人。

  吼!她到底是做错什么了,为什么上天要如此捉弄她?

  “你还没用餐吧?”官有炫看着她面前完好的餐点,迳自下了决定,“正好我也还没吃,我们一起吃吧。”

  他招手示意侍者过来。

  “我又没说要跟你一起吃。”她咕哝着,也不知道为什么,边大可以对他吼,但她做不到。

  “大学毕业了吧?”他不理她那声微弱的抗议,俊容上仍挂着微笑。“找到工作了吗?”

  自从主动对她提出分手之后,他就强迫自己不许关心她的消息。

  他不敢关心,他怕越陷越深,如果关心她的下场只是一场无言的结局,那他又何苦让两个人的心更加难受?

  “官有炫——”她双手环胸,蹙眉瞪着他,无法理解的眯起了眼眸。

  他怎么有办法一副跟她闲话家常的语气?

  哦,她知道了,美国住久了,所以感染了外国人的开放作风,他敢情是认为男女分手后还能做朋友吧?

  呸呸呸!真是去他的圈圈叉叉!

  如果分手了还能做朋友,那干嘛分手?就是连朋友都做不成才要分手,为什么现在还来她面前摆一L副无事貌?

  “我在听。”他气定神闲的望着她,优雅的开始撕她的餐包,沾着她的浓汤,吃了起来。

  韩邦洁杏眼圆睁的瞪着他。

  喂喂喂,那是她点的好吗?干嘛掠夺他人的食物啊?

  算了,以前她也吃了他很多,这餐就算还他的好了。

  “好了,明人不说暗话。”她把双手乱挥一通表示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她再严肃不过的瞪视着他。“我们已经分手了,现在你到底想干嘛?就算你看到我,你也不必走过来,不是你说的吗?忘了你、不要找你,以免对两人造成困扰,所以你现在坐在我面前,自找困扰干嘛呢?”

  相对于她的激动,官有炫只是懒懒地微笑,懒懒地看着她气鼓鼓的清恬小脸。

  二十三岁的她,在他眼里跟十七岁时与他在翠江女中围墙下初识的她没什么不同,一样那般直来直往,心里事全清清楚楚的写在脸上。

  他就知道她憋不了三分钟,她的表现清楚的让他知道,她心里还有他,要求分手时他写的信还烙印在她心底,那是他对她狠狠的伤害。

  他的心好痛,真的好痛……他完全知道他带给她多大的伤害,这伤害是终他一生也无法弥补的。

  虽然,如今的他已经不能给她幸福了,可是,他仍旧想守护她,想抹去她的愁眉,想解开她的心结,想让她笑得像从前一样快乐……

  “告诉我,你力什么会那么难过?”他专注的瞅着她,柔和的语气恍若心理医生。“以前你说过,你很希望你父亲能再婚,找到另一个爱他的伴侣,在你出嫁后伴着他,不是吗?”

  “唉,你不会明白啦……”韩邦洁秀眉一蹙,寥落地说道,没注意他轻易就扯开了话题,没注意他在弹指之间就让一触即发的态势平息了下来,让她忘了要赶他走这件事。

  “那么就告诉我,让我明白。”他微微一笑的鼓励着她。

  这些年来他把自己绷得很紧,然而此时此刻坐在她的面前,他的四肢不自觉的放松,他的心灵像被雨水洗涤过一般,他的跟里再没有任何事,只有她……

  他眸里的温柔霎时令她心跳乱了节拍,她轻轻一哼,“好啊,告诉你就告诉你,是你自己想昕的,不要说我很费你的时间哦。”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台北,这些年,她刻意不打听他的消息,非常非常的刻意,所以她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早就回来了,反正他的事都已经跟她没关系了,不是吗?

  那为何她的心跳会如此不稳定?

  为何她会情不自禁的一再偷看他哪里改变了、不同了,为何她会好想问问他结婚了没有?

  他大她两岁,照理说,才二十五岁的男人会选择结婚算是头壳烧到,所以他有百分之八十的机率还没结婚。

  不过那很难说,他在美国交了新女友,异乡寂寞嘛,母猪赛貂婵,所以他会早早走人婚姻的坟墓也是不无可能的。

  “你想太多了,我从来就不觉得跟你在一起是浪费时间。”

  官有炫几近叹息地说。

  失去她之后,他再也感觉不到快乐过。

  “那大概是我觉得跟你在一起浪费时间吧。”她耸耸肩,忍不住对他扮个鬼脸,得到一丝报复的快感。

  他笑了,眼底笑意深浓。

  也只有他的洁儿可以在分手的旧情人面前不顾形象的扮鬼脸、还能脸不红、气不喘的跟他抬杠。

  “所以我想补偿你……”他瞬也不瞬的看着她。

  她的心顿时又漏跳了一拍。

  要命!她快掉进他那深不可测的双眸里了啦!为什么听到他要补偿她,她的身体里仿佛有头小鹿在乱冲乱撞似的?

  “所、哦以,今天就由我来开导你,你不是个心胸狭窄的女孩,你会这么难过一定有原因。”

  她松了口气。

  原来他指的补偿是这个啊!她想到哪里去了?

  可是,为什么听他这么毫无理由的就相信她的为人,那么理解她,她又向哭了?

  她的脑中蓦然浮起一段她父亲说过的话——在这个人海茫茫的地球上,要遇到一个全然相信你的人是很困难的,如果遇上了,就要珍惜他

  她有珍惜啊,可是不珍惜的是他,是他先抛弃她的,她有什么办法?

  想到这里,她的心中一阵纠结。

  她不明白那股突如其来的烦躁是什么,总之,她现在才感觉到跟他这样坐在一起是错误的,他们已经分手了,她应该在看到他的第一眼,狠狠甩他一巴掌然后跑出去才对!

  唉,甩什么巴掌,又不是演戏,两个人在一起是你情我愿,他又没有拿枪逼她,当感情走到尽头,他不想继续了,她也要懂得放下才是。

  这么一想,她心里平静多了,拿起水杯缓缓的啜了口,决定努力不受他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影响。

  “官有炫,你不要自以为了解我!”她以自我嘲弄来掩盖巨大的失落感。“其实我是个心胸狭窄的人,还窄得要命,只因为我爸爸要再婚的对象是大我一岁的学姊,所以我就嫉妒了,就感到不舒服了,很小心眼吧?我没办法接受我爸娶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女人,我害怕学姊会抢走我的地位,我怕会剩下孤零零的自己,就像——”她及时住了口。

  就像什么?

  就像他当初突然把她丢开一样,她必须要花上一段好长好长的时间才能疗伤止痛,他知不知道?

  一股热浪蓦地冲进她眼里,她的心绞痛不已。

  唉,怎么还会这么痛呢?

  “不说了。”韩邦洁情绪低落的垂下眼眸,声音哑哑的。

  “说了你也不会懂,反正也不关你的事,你走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何苦又来招惹她?何苦呢?

  “我们走吧。”官有炫蓦地起身,走到她座位旁,拉起错愕不已的她。

  她以为他可以丢下她吗?他做不到。

  “走去哪里?”她眨着眼,心里怦怦跳着。

  虽然抗拒着他,身体却像自有意识的渴望着他的抚触,他的手握着她的,他指间的温度传进了她心里,熟悉的感觉让她的心一时泛起了酸楚。

  “我们去找你喜欢吃的东西。”他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他想与她独处!

  韩邦洁蓦然回到了现实,她急欲挣脱他的手。“不必了,这里很好,我喜欢坐在这里吃东西,而且我已经点餐了,牛排马上就会送上来……”

  他打断她。“你不喜欢吃牛排。”

  她夸张的扬眉,“哈,那是以前,我现在喜欢了,而且超喜欢的,你不要再自以为很了解我了,其实我们都变了,时间改变了一切,你现在一点都不了解我……”

  她发现她好像在说废话,因为官有炫根本不理她。

  他一手牢牢的握着她的手,坚定的带着她走向柜台,拿出信用卡替她买单,然后拉着不情不愿的她走出餐厅。

  韩邦洁意外的看着餐厅外的滂沱大雨,是什么时候下雨的?她都不知道。

  雨水令暑气全消,街上好多人跑着躲雨,她跟官有炫也显然都没伞。

  他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她头上,外套上那熟悉的气息令她心脏狂跳。

  “我的车在对面的停车场,我们跑过去。”他拉着她开跑。

  她的心掀起了阵阵涟漪。

  熟悉的感觉再度涌上心头,他们也曾这样手拉手在渔人码头跑着,那次也是一阵午后雷阵雨打乱了游客的脚步,他们嬉闹着,从情人桥上往下冲,两个人差点滚到叠在一起。

  “嗯轧系!”一旁边一个被吓到的欧巴桑用台语骂。

  被骂了,他们却不约而同的笑了,还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得快喘不过气来。

  “萧!”欧巴桑边骂边走远了。

  她也不知道那时为什么他们觉得那么好笑,好像是欧巴桑吓到的表情取悦了他们,也或许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快乐,所以什么都好笑就是了

  思潮因他蓦地打住步伐而止住,她不明所以的定眼一看。

  原来停车场竟然淹水了。

  哈,她车灾乐祸的看着那方才成形的小池塘,如果走过去,他昂贵的皮鞋和长裤铁定泡汤,哇哈哈哈,这下看他还要不要过去!

  她就不同了,她的夹脚拖方便极了,还可以顺便洗洗拖鞋……

  官有炫蓦地蹲下来把她的裤管往上折,她大惊失色的叫了出来。“你干嘛?”

  吼!干嘛摸到她的小腿,色狼哦!

  “小不点,你太矮了,这样才不会弄湿裤管。”他卷好她的裤管,站了起来。

  她努力把自己太过偏向他的心拉回来,语气揶抡地侃调着他,“官少爷,很体贴嘛,看来你泡美眉的功力有进步哦。”

  他扬唇一笑,做抱拳状。“过奖了。”

  她秀眉聚拢了起来。

  猪头男人!他就不能反驳一下说他没在泡美眉哦?可恶,搞得她心情都恶劣了起来。

  “不必去吃东西了,我很饱,饱得都快吐了。”她没好气的说:“你还是先回你家去换掉鞋袜吧。”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他似笑非笑的瞅着她,深邃眸子闪烁。“你这样我会误会哦。”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