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等到总裁帅老公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韩邦洁最讨厌的就是每月一次的要命烹饪课了。

  因为笨手笨脚的她,从来没有成功煮过一道菜就算了,还常会把糖当成盐,把蒜当成葱来帮倒忙,成为她们那一组的害群之马。

  为了不危害别人的分数,她还是不要走进烹饪教室比较好,所以她决定到校外去逛一逛,打发整整三个小时的时间。

  然而翠江女中最有名的就是门禁,没有家长签名的假单,她是绝对不可能从正门走出去的。

  既然如此,她就只好从围墙爬出去了。

  幸好她的身手很灵活,因为每年的寒暑假,她都会去乡下的爷爷奶奶家跟堂哥堂弟们一起疯,野人一般的堂兄弟教她很多,传授了许多爬墙技巧给她,她一直铭记在心,此刻正好派上用场。她三两下、毫无困难的爬上了围墙,接着就是最简单的项目了——跳下去。

  “嘿嘿,这个难不倒我。”

  她没有惧高症,她甚至认为自己有当蜘蛛人的天份。

  所以。她想也不想的就往下跳——当然,因为没在怕,她连先瞧瞧下面有什么东西挡着都没有就跳了。

  “啊——”要命!她压到一个东西了,她的屁股痛得像开花了。就在她痛得龇牙咧嘴时,她的身下传来一记闷哼,她这才意识到,她压到的是一个人,不是东西。

  “抱歉!”忍着痛意,她连忙把屁股挪开。

  当她看清楚眼前黑发俊美少年的面孔时,她受到的惊吓比她压到人这件事还大。

  老天……是官有炫!

  扬琴男子中学的学生会长,三分之二的翠江女生都爱慕着他,虽然她不是他的粉丝团一份子,但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他,她开始可以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生暗恋他了。

  而她,何其荣幸竟然认识了他……呃,虽然是用这种奇怪的方法,但她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狂飙,快得几乎要跳出胸口了,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吗?

  蓦地,一片火红的枫叶落到她痴呆的脸上,刚好遮住了她的双眸,她看不见他了

  官有炫把枫叶从她脸上拿开,当她的视线重见光明时,就见他俊颜惨白的看着她,虚弱的说:“送我去医院。”

  她恍如从梦中醒来,随即发现她干了什么好事——她压烂了官有炫昂贵的小提琴,还害他骨折。她连忙招了部计程车,跟好心的司机大叔合力将他抬上车。

  要下车时,糗事发生了。

  她没有钱,她想着自己身上值钱的东西,有什么可以代替车资的?

  结论是——袜子。

  全身上下,她的袜子最值钱,是她旅居英国的阿姨送她的,听说是什么蚕丝做的,要二十块英镑。

  她当然不能把袜子脱下来给司机,因为没有人会收一双还没洗干净的二手袜当车资,而且交出袜子之后,她就只能光着脚穿皮鞋,那会很怪。

  “我长裤右边口袋里有钱。”官有炫薄唇一勾,忍痛说道。

  她愣愣地看着他,他的手似乎是痛得无法动弹,见到他长睫毛颤动了几下,她连忙把小手伸进他的裤袋里,非常笨拙又非常尴尬的拿出几张钞票来。

  拿出来之后,她的脸已经红得像苹果了,她根本不敢看他,连连深呼吸了几下之后便赶快把钱拿给司机。

  老天!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异性的重要部位,虽然她对男女之事无知又懵懂,但她知道那不是她该碰的地方。付了车资,医护人员帮忙把他抬进急诊室,照过X光之后,她才愧疚的得知他的伤势比她想像的严重许多,他的手脚都骨折了。

  医药费当然也是他付的,她实在惭愧得头都快抬不起来了。“我会把钱还给你的。”

  他看着她,漂亮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兴味。“还我钱不如陪我吃顿饭吧。”她的表情结结实实地愣住了,粉唇嚅动了下。

  “陪你……吃饭?”

  刚刚医生说,他起码两个月不能拉小提琴,当然也不能做任何剧烈的运动,还有,从现在开始的一星期之内,因为手不能举高,他连吃饭、洗澡都会有困难,她害他变成这样,他不打死她已经很仁慈了,还要她陪他吃饭?

  “有困难吗?”官有炫眼瞳带笑地问,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对她有着异常的好感,但在这一瞬间他已经决定了,她是他的。`

  他母亲曾说过,他的性格之中有侵略性,这点似乎是遗传了他的外公,他一直没有太特别的感觉。

  进入扬琴男中之后,当上学生会长,当上校队代表,他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家世背景的关系,所以他可以信手拈来,不费吹灰之力。

  但是,在这一刻他才知道,他真的有侵略性,否则扬琴男中是贵族学校,家世与他旗鼓相当者凡几,他凭什么稳稳的拿下学生会长的宝座?

  原来他好强的一面深藏在骨子里,不但他自己没感觉,旁人也看不太出来,也就是说,他很适合扮猪吃老虎。

  “你说——陪你吃饭吗?”韩邦洁揉揉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了,因为他竟然在笑?

  “对,陪我吃饭,因为我讨厌一个人吃饭,你不行吗?”他语气很轻松。她感到自己没来由的一阵手脚慌乱。“不,我行,没什么不行的,我刚好也饿了,那就一起去吃饭吧!”

  老天!她在语无伦次什么啊?

  官有炫低眸一笑,打电话召来一部令她咋舌不已的豪华轿车,还附有制服笔挺的司机一名。

  后来回想起来,那应该算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因为他请她在五星级大饭店的西餐厅里吃饭。

  那是她第一次在那么正式的西餐厅里吃西餐,因此非常的手足无措,而他则气定神闲的交代服务生把他们的牛排切块状,以便受伤的他食用,也让不擅使用刀叉的她不必拘泥于餐桌礼仪。

  不知不觉,她常在校门看见他。

  不知不觉,谣言满天飞。她变成了翠江女中的全女公敌,可怜到只剩下五个死党不会斜眼瞪她。

  在一起半年后,他吻了她,地点在游乐园的摩天轮上。

  他像是计划好的,在摩天轮升到最顶端时,他的唇蓦然凑至她唇边,缠吮着她,他湿润的舌探进她口中,勾住她的舌,挑弄深缠,令她浑浑噩噩的脑子无法再思考更多,只全心全意的沉醉在他的吻之中,她到现在还记得那种震撼的悸动。

  他的唇办好柔、好软,每每想到,她都会心跳加速。

  他要去美国留学之前,他们有了亲密关系,是她主动的。

  那一夜,他深情的吻着她,占有她无瑕的身体,怜爱地诉说着承诺,她把自己纯洁的身体当做承诺献给他,也相信他会遵守他的诺言,在美国等她过去读大学。

  高中毕业前,她原本已经申请了跟他同一所大学,她爸爸却在那时发生了车祸,所以她留了下来,没去美国。

  他们的感情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他放假就会回来。

  平常则以电子邮件联络,她也计划在大二时申请美国的大学。

  然而有一天,他突然之间音讯全无,她用尽了方法也联络不到他。

  四个月之后,她终于收到他的电子邮件——

  第二章

  很抱歉,我已经有了一位与我相知相惜的新女友,考虑了多月,还是必须对你说清楚比较公平,希望你忘了我,并且不要再找我,以免对两人造成困扰。

  这就是邮件上简单但有够残酷的内容,她的初恋就这样玩完了,韩邦洁识相的没再找他,他也从此音讯杳然,然而每想一回,她的心还是会隐隐作痛。

  在她最痛苦的时候,幸好有承雨她们几个好友陪她度过灰色的失恋期,只是从此她对交男朋友这件事就再也提不起劲了。

  一次就令她对感情却步了,一段她用真心付出的感情,他却用一封电子邮件打发,理由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交了新女友,好一个交了新女友……

  想到这里,她感到一阵强烈心痛,她看着他,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以为自己已经忘了他,原来他之于她,还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你怎么了?“看到泪水浸湿了她明亮的双眸,官有炫的心也跟着紧紧一缩。

  他不应该过来的,可是在这里与她不期而遇,他整个人的心魂还处在蓦然重逢的震撼里,双腿自有意识的走向她。

  “不要误会,我不是看到你才哭的……\"

  韩邦洁吸了吸鼻子,想到跟他分手的痛,又想到即将再婚的父亲,想到自己即将孤零零的一个人,一时间,悲伤的情绪蜂拥而来,她哽咽的说道:“事实上是我爸……我爸——呜呜鸣——我爸他……呜呜……”

  他心弦一紧。“伯父发生什么事了?”

  他知道她和父亲相依为命,虽然她没有母亲,但因为她父亲教养得很好,所以她乐观又开朗,她的思考模式就像一朵向日葵,这也是他被她吸引的原因。

  自小,他在富裕的环境中长大,他的爷爷是泛世航空的创办人。

  他爷爷有三个儿子,他的父亲排行老大,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他从小看尽了大家族的明争暗斗,他们为了利益可以牺牲亲情,在那样的环境之中长大,她的纯真在他眼中格外难得。

  “他——他要再婚了……”想到他们结婚后,郭晓芙会取代她的位置,他们可能还会生几个弟弟妹妹给她,到时她就会被她爸爸打入冷官,这些想像令她哭得更加伤心。

  “你说——伯父要再婚了?”官有炫微微一愣,随即喷笑。

  “所以,你是因为伯父要再婚,哭得这么伤心?”

  她没好气的瞪着他。“对啊,不行吗?”

  如果不能体会她不安的感受也就罢了,没必要还落井下石的嘲笑她吧?

  “你应该为你爸爸高兴才对。”他笑着叹息,自己也立即发现了他的语气里有着对她的诸多宠溺。

  瞧她,一身T恤、牛仔裤和夹脚拖鞋,坐在衣着华丽的客人之中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她却丝毫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她大概是跟她父亲闹别扭,直接就从家里跑出来的吧?\"

  她还是那么孩子气,那也是她最可爱的地方,他从来不敢说自己可以忘了她,而他也确实没有做到过。

  她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心底,从来没有…

  “我也知道,但说的容易做到难,换做你,看你能不能那么伟大?”韩邦洁吸了吸鼻子,狼狈的用餐巾纸擦掉眼泪,蓦然发现他正盯着她看。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