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等到总裁帅老公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16 页

 

  最近他的欲潮经常涌现,过去几乎有一世纪那么久,他不曾感受到男性正常的晨间勃起了。

  他在美国的主治医师说过,虽然不敢判定他永远不能勃起,但恢复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他也曾不死心的召妓尝试过,结果令他很痛苦。

  面对身材姣好、容貌一流的应召女郎,不管对方如何挑逗撩拨,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在确定自己再也无法成为完整的男人之后,他作了此生最沉痛的决定——对洁儿提出分手。

  他知道,只要他告诉她实情,她绝对不会离开他。

  但那不是他要的。

  当她因为同情而留在他身边,对他而言将变成最大的折磨,她也会因他的阴阳怪气而变得不幸。

  直到如今,与她不期而遇,继而同住一个屋檐下,望着她,他的心依旧会疼痛,可是他仍庆幸自己当初作了正确的决定,不然今天的他们也会是一对怨偶。

  他起身,拉开窗帘,看到太阳还没出来,他决定去对面的公园跑步。

  运动可以令他脑中飞转的思绪停止,大量流汗也会让他感到舒畅,他常用这种方法甩开记忆。

  盥洗后换上白色爱迪达运动服,他打开房门,原本预期该是寂静的客厅却意外地流泄着轻快的音乐。

  他闻到一阵咖啡香味,还有食物的焦香。

  他蹙起了眉心。

  帮佣这么早来做什么?

  他吩咐过,星期天毋需来打扫,也毋需准备食物,因为他若不是跟友人有约便是回大宅陪母亲和祖母吃饭,有时也会去山上探望父亲。

  “杨嫂!”他扬声走进厨房,带着质问的意味。

  他没看见杨嫂,却看见一道俏皮纤丽的女性身影在开放式的厨房里愉快的烹调着锅里的食物,香味四溢,她轻巧地翻动锅里的食材,宛如手艺绝顶的大厨。

  “你找杨嫂吗?”韩邦洁手持锅铲回眸对他露齿一笑。“她没有来耶。”

  怎么办?他起床了,原本她打算做好早餐再用一个法式晨吻去唤他起床的,没想到他自己起来了,这下计划可要改变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官有炫愣住了,炫目不已的望着她。

  她并没有穿得太性感,仅是一件没有任何图案的灰色膝上连身长棉T恤,露出修长的腿,穿着粉色室内拖鞋,高高的马尾东在脑后,显得很清爽。

  一道闪电般的情欲涌上来,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变硬了。

  该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何她可以轻易勾动他身为男人的欲望,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连日来,只要不经意的见到晨起佣懒的她或是睡前懒散的她,单单只是望着,他就会涌现欲潮。

  就像此刻,她拿着锅铲回眸对他笑,一点勾引他的可能性都没有,他却起了巨大反应。

  是他多心吗?为何他感觉到被她所撩拨?

  过去几天,她会穿着跟现在一样的睡衣出来吃早餐,吃完才回房换衣服,夜深时,也会家然从房里跑出来找饮料喝或找消夜吃,而那时,他多半会在厅里看国际新闻。

  不,他不该怀疑她在试图勾引他,她根本没理由这么做,对她而言,他是有女朋友的前男友,而她还央求他替她介绍男朋友,已经摆明了对他再没有任何想望,她绝对不可能想勾引他。

  没错,一切都是他多心,是他太渴望她的勾引才会产生的妄想,但如果再这样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难保哪一天,他再也把持不住的将她扑倒,那时她立刻就会发现令他无法面对她的真相……

  他知道已经到了必须让她离开的时候了,她和她爸爸已经和好,也接受了郭晓芙,让她离开他的住所是最简单的方法。

  “我在做早餐啊,看不出来吗?”韩邦洁转过身,把平底锅里的荷包蛋拨入盘中。

  她这个厨痴费了好大工夫才学会煎蛋煎热狗,天天找时间去家里让郭晓芙恶补,几天下来,总算小有成果。

  “这不是清粥小菜。”官有炫看着盘里的土司、蛋和热狗,甚至还有拌好的生菜沙拉,一份道地的西式早餐。

  “答对了!”她的笑容灿烂无比。

  “你喜欢清粥小菜。”他指出事实。

  “但你喜欢西式早餐啊,偶尔让房客礼遇房东一次可以吧?”她热络的替他拉开餐椅。“请坐。”

  他毫无理由拒绝她的好意,坐下后,韩邦洁喜不自胜的为他倒了杯咖啡。

  煮一杯好咖啡的技巧是秦嘉弥教她的,嘉弥对咖啡兴趣浓厚,常嚷着要开间咖啡厅。

  “味道怎么样?”当他开始吃之后,她很紧张的看着他的反应,生怕他会皱眉,这是他第一次吃她做的东西,她渴望结果是好的。

  “很不错。”官有炫云淡风轻地评论,然而事实上,他觉得很感动,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吃到她亲手弄的食物,而味道也确实挺不错的,她是什么时候学会下厨的?

  “那你多吃一点。”她打蛇随棍上地问:“你下午有空吗?是这样的,我有两张电影票,我朋友送我的,因为快过期了,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

  他好像没理由拒绝,于是他同意了。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鬼片?

  漆黑的电影院里,直到电影开演了,官有炫才发现他们看的是鬼片,而且是一部超级恐怖的东洋鬼片。

  “你怎么会选这部电影?”他低声问她,实在不解,因为她的胆子很小,从来不看鬼片。

  “我也不知道啊。”韩邦洁给他装傻到底。“我朋友明明说送我的是喜剧片……”

  嘿嘿,这当然是她设计好的。

  恐怖鬼魂出来时,她连忙抓住机会往他怀里钻,但——

  “呃——”看着自己手中整杯爆米花倒在他身上,她的表情粉尴尬。

  她原本是计划紧紧拥住他,让他好好感受她体温的说,怎么会变得这么狼狈?

  计划——失败。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夜深、人静。

  好了,一切都准备周全了,韩邦洁在胸口围上白色浴巾,在心中默数一、二、三,然后冲出去。

  “蟑螂——蟑娜——有蟑螂啊——”她没命似的喊,从房里冲到了客厅,准备快、狠、准的扑进官有炫怀里,然后将他扑倒在沙发上,杀他个措手不及。

  “洁儿?”看到这一幕,端坐在客厅沙发里的官太太愣住了。

  当然,韩邦洁也愣住了,她急急煞住脚步。“呃——伯、伯母——”

  官有炫在客厅里没错,但他母亲也在,怎么会这样啦?她这才闻到一阵浓浓的中药味,莫非他母亲是来送补品的?

  “哪里有嫜螂?”官有炫起身。

  她胡乱摇着手。“没有、没有,我开玩笑的。”

  她火速逃回房里去,计划——当然又宣告失败啦。

  都已经一个多月了还毫无进展,唉,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靠在他的怀里,尽诉她对他的心疼?

  “电梯!等等!”

  一名健壮的阳光肌肉男抱着中型盆栽冲进来,韩邦洁下意识将开门键按住,让肌肉男顺利进入电梯。

  “谢谢你!”肌肉男咧嘴而笑,露出一口健康闪亮的白牙,白色棉质背心下的双臂呈现迷人的小麦色。

  “不客气。”她看着他手中的绿色盆栽,好奇地问:“这是要送到总裁室的吗?”

  肌肉男惊奇的瞪着她,“你怎么知道?我额头上有写吗?”

  她更惊奇的回瞪着他,“昨天夜间新闻有预告,你不知道吗?”

  肌肉男笑了,他感兴趣的眸光停驻在她身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你一定是宋秘书?我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这么可爱,你打电话来订盆栽时,语气十分老练,我以为你是个中年女人。”

  韩邦洁摇摇头。“你错了,我不是宋秘书。”

  肌肉男眼里的笑意扩大,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不管你是不是宋秘书,我都想跟你做朋友,我叫麦仁杰,小麦稻米的麦,仁义的仁,木火杰,你可以叫我阿麦,可以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吗7?”

  “我的名字也有个洁字耶,我叫韩邦洁,城邦的邦,纯洁的洁。

  麦仁杰双眸亮晶晶的。“很高兴认识你,韩邦洁,我现在抱着盆栽没办法跟你握手,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背对背,碰碰屁股,这是非州高尔唯雅民族的见面文化。”

  她笑了,对他连续作揖。“原来你有该族血统,失敬失敬。”

  他也抱着盆栽点了两下头。“好说好说。”

  两人身后,官有炫不悦的蹙着眉,他的眸光在他们两人身上轮流审视,看到他们不由自主的对对方报以微笑,这算是在打情骂俏吗?他觉得很不舒服。

  现在是一早的上班时间,他的专用电梯无预警故障;所以他才会和韩邦洁一起搭一般职员电梯,想不到她随便和个陌生人都可以相谈甚欢,把他完全晾在一边,好像他是透明的。

  他认为自己不该反应过度,她原本就比较外向,她的个性很容易和陌生人打成一片。

  对于早上这个小插曲,他是如此告诉自己的。

  可是——

  “阿麦说,牛肉面加辣豆办酱很好吃耶,你要不要也试试看?”这天帮佣做了牛肉面,韩邦洁兴匆匆的翻出一罐辣豆办酱,加了一汤匙。

  官有炫挑起眉毛。“你不吃辣。”

  她又加一汤匙,表情依然很兴奋。“所以我想学啊,这是可以学的吧?阿麦可是个吃辣达人哩,我也不可以太逊,不然带我出去吃饭,他会丢脸。”

  这一餐,她咳得要死,却还是坚持把那碗辣牛肉面吃完,连汤也倔强的喝得一滴不剩。

  看到空碗和她涨红的双颊、直飙汗的额心,官有炫的胸口在压缩,心中的不悦在扩大。

  那家伙真是无聊,吃很辣算是一项才艺吗?有何值得拿出来夸口之处?他也不懂坐在他面前硬要吃辣的女人干嘛那么崇拜麦仁杰,他听在耳里实在觉得很刺耳。

  又过两天,韩邦洁拿着一部租借的影片回来。

  “阿麦说,这部电影感人肺腑,很值得一看。”

  然后一整个晚上,她就投入那部电影里,看完还打电话跟麦仁杰讨论个不停,两个小时之后才心满意足的挂上电话。

  官有炫很烦躁的发现,自己在跟一个送花小弟吃醋,因为韩邦洁开口闭口都是他。

  她变了。

  她晚归,她笑容满面,她手机讲个不停,她假日就不见踪影,她不再哀怨的把再婚的父亲挂在嘴上,也不再计较有个年轻的小后母,她就像任何一个沉醉于爱河中的女人……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