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等到总裁帅老公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15 页

 

  “你一样叫我学姊如何?”郭晓芙主动破除尴尬,笑吟吟地说:“我可不想那么快升级为妈字辈或姨字辈哦。”

  韩邦洁松了口气,郭晓芙替她解决了难题。“好,我一样叫你学姊,爸,没问题吧?我可以这样叫学姊吗?”

  “当然没问题!称呼只是一种形式,外国人还直呼自己父母名字哩。”韩士钧答得很快,只要妻女能和平相处,其他的一点都不重要。

  “那么,爸、学姊——”韩邦洁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严肃而郑重的说:

  “我祝你们永浴爱河,长长久久,直到永远。”

  她拿出包包里的红色绒布方盒。“这是送你们的结婚礼物,是两条项链,不怎么值钱,我只负担得起这个,希望你们会喜欢。”

  韩士钧感动而欣慰的看着庄重无比的女儿,他忍不住将她拉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谢谢你,小洁,爸爸很爱你,不会因为任何事而改变,希望你知道这一点。”

  “爸……”泪水湿润了她的眼眶,她的心情也激动不已。

  郭晓芙静静地让他们父女平复心情,等他们终于分开时,她才微微一笑,亲昵的拉起韩邦洁的手。

  “小洁,你何不亲手替我戴上项链,这对我来说意义非凡。”

  “好。”

  不过韩邦洁不知道戴项链为何要到新娘休息室去,或许郭晓芙追求完美吧,要戴好才出来让她爸爸看,她也就没有多问,跟她一道进去了,她感觉她父亲目送她们的目光有点担忧,但她没放在心上。

  饭店的新娘休息室布置得很高雅,她环顾一圈欣赏着,这些都是代表他父亲对新婚妻子的心意吧,她老爸可真是个多情的男人啊!

  欣赏完毕,她把项链取出来,准备替郭晓芙戴上。“项链的款式很简单,希望你会喜欢。”

  “不急,等等再戴也可以。”郭晓芙温柔的按住她的手,扬眸看着她,“小洁,事实上,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希望你先有心理准备。”

  刹那间,空气里有种沉重的气氛,韩邦洁感到一阵心跳加快,她紧张的看着郭晓芙。

  郭晓芙要跟她讲什么?为什么要用戴项链为由把她单独带到新娘休息室里来?一定是很重要的事,不然不会这样,到底是什么事……

  她的目光不经意的扫向郭晓芙的腹部……噢,老天!她知道了,郭晓关怀孕了,她要当姊姊了,这就是他们赶着结婚的理由,一定是这样没错!

  她吞了口唾液,深吸一口气,抬眸紧张的看着郭晓芙。

  “没关系,你说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她要当姊姊了,大方点,韩邦洁,你不可以和个小婴儿吃醋,你要爱他、照顾他、保护他,因为他身上流着跟你一样的血……

  “首先,我想问你,如果你深爱的男人不孕,你会愿意跟他长相厮守,拥有夫妻名份吗?”郭晓芙认真的问道。

  “不孕?你是说——”不是要说她将有弟妹的事吗?怎么扯到不孕上头去?她被搞糊涂了。

  “我是说……”郭晓芙深澡的看着她。“不举。”

  “不举……”韩邦洁脸红了,她小心翼翼的问仔细,“你是说‘不行’、‘不能人道’的那个意思?”

  妈呀,好露骨的谈话。

  从来没有人跟她谈过这方面的问题,连她母亲也没有……当然,因为她母亲在她年幼时就过世了。

  这种事都是妈妈对女儿讲的,没想到郭晓芙才嫁进韩家第一天就扮演起母亲的角色来了,她还真有点给他不习惯哩。

  “对,事实上不是不孕、不能生孩子,而是不举、不能人道。”郭晓芙双眸无比认真的问道:“如果你深爱的男人不能给你性生活,你还会爱他吗?”

  她看着郭晓芙,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啊,她懂了……唉。

  她同情的看着小继母。“你一定很不好过……”

  她对郭晓芙的尊敬从这一刻开始,嫁给跟太监一样的男人,她一定很爱她爸爸才做得到。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郭晓芙失笑地说:“小洁,告诉我,我想知道你的答案。”

  “我想,如果我很爱他,我不会计较这一点,人生不是只有性啊,夫妻也不是终生靠性来维系的……”她努力为她父亲讲话。“学姊,我爸爸是个好男人,他一定会用很多的爱来补偿你,你不会后侮自己的选择的,还有。虽然你们没办法拥有孩子,但你放心,将来我会当你是母亲,当然我也不反对你们领养一个孩子。”

  “小洁——”郭晓芙愣住了,她期期艾艾的问:“你该不会以为我在说你爸爸吧?”

  韩邦洁也愣住了。“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郭晓芙脸红了。“你爸爸没有问题,他……很好,一点都不像中年人,我们的性生活很完美。”

  她一头雾水的看着娇羞的郭晓芙。“那你为什么要问我那种问题?”

  郭晓芙顿了顿,才说道:“因为这个问题跟你息息相关。”

  韩邦洁纳闷了。“为什么?”她又不是男人,怎么会跟不举有关系?

  “你听我说——”郭晓芙正色地看着她。“我说的人是——官有炫。”

  她迷惑的问:“什么?”

  她还是不懂,怎么又扯上了官有炫?是不是搞错了,她保证官有炫是个完整的男人,这点她很肯定,所以郭晓芙一定是弄错了。

  “他在美国留学时。”郭晓芙说下去,“因为一场恐怖的校园枪击而伤到了下半身,从此不能人道,因此才会对你提出分手。

  韩邦洁神思恍惚的听着。

  他伤到了下半身……从此不能人道……骗人!这怎么可能?他现在明明有女朋友啊!如果他不能人道,那他是怎么过他女朋友那一关的?

  “你骗我,他有女朋友……”她喃喃地说,下意识的否定郭晓芙的说法。

  郭晓芙同情的看着她。“他骗你的,他没有女朋友,他一直是自己一个人,直到现在都是。”

  韩邦洁睁大眼睛,呼吸也变得急促了。“你怎么知道?”她瞪视着郭晓芙。“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你住进他家之后,他亲自拜访你爸爸,把这件事说出来,请你爸爸不必担心你,他说他会照顾你,只恳切的要求我们不要让你知道事情的始末。”郭晓芙叹息道:“你爸爸很为你们难过,我们商量之后,认为你有权利知道这件事,你爸爸说,这么多年了,你心如止水,没有意愿跟异性交往,与其这样,不如让你知道,让你自己决定怎么做。”

  韩邦洁听着,她没有跳起来,她有点迷迷茫茫、恍恍惚惚的,心底一片空茫,但心脏却持续的在痉挛着。

  真相怎么会是这样?

  在他那如常的外表下,竟隐藏着这样巨大的痛楚,想到这些年他过得有多痛苦,她眼眶就湿了,睫毛也湿了。

  她回想着自己对他做过什么,她埋怨他的无情抛弃,无理的要求他为她介绍男朋友,早上还试图跟他发生关系……

  想到这里,她的心揪了起来。

  对他而言,那是多大的伤害,面对她的主动,他什么也不能做,还要顾虑她的感受,怕伤到她的自尊……

  她该死,她真的该死极了,怎么都没察觉到他的不对劲,怎么没看出他面对她时眼里那热情的狼狈,怎么会在他一开口要求分手,她就真的没再去找他问个清楚了?

  她让他一个人承受不能人道的难堪,也让他一个人承受先开口说分手的痛,更让他一个人度过这些年,他精神上的痛苦会有多沉重……

  “学姊,我好难过……”她泪流不止,把面颊埋在双掌里,哭得无法自己。“他好傻,为什么要独自承受痛苦,他可以告诉我啊……”

  “哭吧,你一定很难受。”郭晓芙也不多说什么,她拍抚着她的背,给她无声的支持。

  许久之后,韩邦洁的哭声才终于停了,她抬起红肿如核桃的双眸看着郭晓芙,深吸了口气。

  “学姊,谢谢你告诉我,我现在要出去找他,我要告诉他,即使不能人道又如何?我不在乎,我要跟他结婚,我要在最快的时间里跟他结婚

  郭晓芙连忙拉住她。“慢着!”

  她双眉一扬。“还有什么没告诉我的吗?没关系,我挺得住,你说吧,就算你告诉我,他两条腿是义肢,我也不会放开他的,这一辈子,我只要他一个!”

  “我跟你爸爸都很明白你是非他不嫁的,我们再谈一谈才出去。”郭晓芙拉着她又坐了下来。“首先,小洁,不要冲动,你听我说,男人跟女人的想法不一样,男人要尊严,如果他觉得你在同情他,那么他不会接受你。”

  “学姊,我没有同情他啊。”她分辩着,“我一直爱着他,一直都爱着他!”

  郭晓芙按住她躁动的手。“但是,他一定会认为你是同情不是爱,在不能人道的情况之下,任何男人都会对自己失去信心。”

  韩邦洁苦恼的咬住下唇,这点她倒是没想过。“那我应该怎么做?”

  “你要让他产生想独占你、拥有你的欲望。”郭晓芙循循善诱的教导着,“那股欲望要强到胜过他的自尊心,他就是因为不想耽误你的幸福才会忍痛放你走,所以你必须让他知道,你的幸福唯有他才能给你,除了他,就算有个健美先生能夜夜给你完美的性生活,你也不要。”

  她脸红了。“厚!学姊,你怎么讲得这么露骨,我都不知道你有这一面说。”

  “还有更露骨的,你要听吗?”郭晓芙勾起嘴角,微笑了。

  “将来如果他还是抵死不从,那你就告诉他,男人不是只有用下半身才能让女人性福,孩子你们可以领养,至于你的性福还有很多替代方案,叫他不要那么死脑筋。

  韩邦洁好奇了。“什么替代方案?”

  郭晓芙似笑非笑的说:“等有需要的时候,我再告诉你,不过我想他应该知道怎么用替代方法让女人性福啦,只不过他过不了自己那一关罢了。”

  她受不了的嚷,“到底是什么啦?学姊,你这样隐隐瞒瞒的,我会更想知道。”

  郭晓芙笑了。“那个不重要,首先,我们先来想法子激起官有炫的占有欲,还有、还有,待会走出去之后,你必须如常的面对他,否则以他的聪明一定会看穿……

  第十章

  官有炫睁开眼睛,今天是星期日,但他却反常地起了个太早,更反常的是,他明显的感觉到下身的硬挺。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