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爱上一夜情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那最好快一点。”

  “我知道了。”

  她再度举步往前走,然后听见身后始终不让她叫她一声妈的父亲元配冷嘲热讽的哼声道:“什么样的女人就会生出什么样的女儿。”

  梁娸加置若罔闻的走进房里,反手将房门关上,颓然的闭上眼睛,靠着房门滑坐到地板上。

  她早就知道这件事若让阿姨知道了,她在这个家绝对是无立足之地的,所以她早就有搬出去住的打算,甚至于连房子也都找好了,订金也付了,房东说随时要搬进去住都可以。

  离开这个一直把她当外人的家没什么了不起的,她只是有点舍不得因为把外遇产物的她带回这个家,从此便在家里抬不起头来,不受老婆和儿子尊重的爸爸而已。

  少了她这个唯一会关心他、孝顺他和陪他聊天的女儿,爸爸以后的日子绝对会比现在更难过,她真的很舍不得,却又不能叫爸爸跟她一起走。

  算了,也许这就像爸爸常跟她说的,这是他的命,他注定欠阿姨的。

  而她,也该是注定欠她肚子里这个孩子的吧?

  孩子已经十二周大了,而她也挣扎了快两个月了,却依然无法狠下心来,走进医院说出她要堕胎这几个字。

  这阵子她时常在想,当初如果妈妈选择堕胎没有生下她的话,那么爸爸是不是可以活得更有尊严些?阿姨是不是可以不要那么怨恨?而弟弟又是否可以对爸爸稍微尊重一点,他们是不是就可以得到幸福了?

  也许真的可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觉得自己能被生下是件好事,至少爸爸就常常对她说:“幸好有你在。”

  爸爸如果知道她未婚怀孕了,应该会对她很失望吧?

  轻叹一口气,她扶着门边的桌沿站了起来,沉静的看着自己两坪不到、简单的房间,一张单人床,一个旧衣橱,一张从小用到大的书桌,现在变成化妆桌了,旁边还有两个叠在一起的三夹板书柜,再加上一张椅子,然后就没有了。

  狭小的空间,里头放的全是超过二十年的旧家具,她在这个家所拥有的也只有这些而已,结果阿姨还是把她当成眼里的那粒沙,怎么都容不下她。

  未婚怀孕只是给她一个有力的理由赶走她而已,她们俩都心知肚明。

  那最好快一点。她刚才甚至还这么干脆的对她说。

  算了,反正早晚都要搬,就今天搬吧,正好爸爸出差到花莲去了,现在搬,总比到时候害爸爸和阿姨吵架,或让爸爸红着眼眶目送她走出家门好吧?

  深吸一口气,她从床下拿出前几天收集来的纸箱,从书桌的抽屉拿出胶带和剪刀,开始进行打包的工作。

  对了!她突然想到,得打电话请小慧帮她请假,因为今天可不是假日。

  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七点三十分,她从挂在椅背上的皮包里翻出手机,打给小慧。

  电话接通后,响了好一会儿才被人接起来。

  “喂?”

  小慧的声音充满浓重的睡意,她怀疑的问:“小慧,已经七点半了,你还在睡吗?”

  “什么?七点半?”小慧倏然大叫出声,随即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纷乱的杂响。“糟了,死了,竟然真的七点半了,我这下子迟到定了啦!谢谢你打电话叫我起床,娸加,我要去准备上班了,不跟你说──”

  “等一下,别挂电话啊!”梁娸加急忙叫道。

  手机那头约莫停顿一秒钟,小慧的声音重新响起,“干么?”

  “帮我请假。”

  “请假?你怎么了,该不会是下定决心要去动手术了吧?”

  由于过去两个月她总是心不在焉又心事重重,整天眉头深锁的,最后还是纸包不住火的被小慧严刑逼供出她怀孕的事,不过对于孩子的父亲是谁这件事,她还是保密到底的没说就是了。

  “不是啦。”她回答她。

  “那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突然要请假?你身体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还是发生了什么事?你不说清楚我就不帮你请。”

  梁娸加忍不住轻叹一口气。“我要搬家。”

  “搬家?今天?”小慧的语气充满了怀疑。

  “嗯。”

  “今天不是休假日。”

  “我知道,所以才会打电话请你帮我请假。”

  “要搬家为什么不选在假日,房东也没催你快点搬,你干么非选在今天搬不可?”一顿,她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沉声问道:“你阿姨知道了?”

  “嗯。”她沉默了几秒才承认。

  “她就这么迫不及待要赶你出去吗?你爸他也同意?”小慧义愤填膺的问。

  “我爸这两天刚好不在家,所以我才会想今天搬,因为我不想在他在的时候搬家。”她叹息的说。

  小慧也跟着叹了一口气。“你要怎么搬?”

  “叫计程车吧,反正我的东西也不多。”

  “我是问你从你家的三楼怎么搬到一楼大门口?别告诉我你那个没血没泪的阿姨和你弟会帮你,打死我也不信!”小慧嗤之以鼻的说。

  “我东西不多。”她强调道。

  “不多也有一定的重量,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体根本不能使力。”

  “我会小心。”

  小慧挫败的下了一个决定。“算了,我去帮你好了,反正都迟到了,干脆休息一天。”

  “小慧……”

  “不准有意见!一个小时后下来替我开门,待会儿见。”说完,迳自结束通话。

  梁娸加无奈的微笑,却再一次深深地感觉到能被生下来是幸运的,因为只有活着,她才能够感受到被爸爸和朋友们关爱的幸福。

  谢谢你妈妈,谢谢你当初决定生下我,而没有选择堕胎。

  真的谢谢你。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有了小慧的帮忙,梁娸加在一天之内解决了搬家的所有事情,其中包括将行李从家里打包搬送到新住处,还有打扫、整理、布置,采购生活必需品,一天之内全部搞定。

  小慧有车,虽然是辆机车,但是就很好用了。

  不过她们也够累的了,在三个小时内跑了三次大卖场,拎了七大袋战利品才将东西全部备齐,有吃的也有用的。

  她找的房子是一间小套房,坪数不大,只有六坪多一点,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仅有厨房、浴室,还有一个小小的阳台可以晾衣服,她很满意。

  屋里原本就一张床、一个衣橱、一张桌子和一张椅子,和她在家的房间一样,只是更新更大一点,这让她有种莫名的感动。

  墙壁因为房东重新粉刷过,看起来既干净又新颖,加上小慧送她的新床罩组、新窗帘,和放在厨房流理台上的新电锅,整个房子洋溢着一股新气象,感觉好好。

  以后这里就是她的家了……

  不,说错了。

  “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宝宝。”梁娸加低下头对肚子里的宝宝说,嘴角不自觉地漾起一抹温柔的微笑。

  熄灯睡觉。

  晚安。

  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将车停靠在路边,湛亦麒似笑非笑的转头看着身旁一边不断将帽沿压低,一边忙不迭的对着车窗外东张西望、草木皆兵的季成颢摇头再摇头。

  “你──”

  “不见敌人踪迹,我先闪了,拜。”

  他根本来不及说什么,那家伙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跳下车、关上门,然后冲百米的跑进前方的大楼里,转眼消失无踪。

  湛亦麒缓慢地阖上才张开却还来不及说什么的嘴巴,无奈的笑了笑。

  他实在搞不懂成颢怎会惹到这么疯狂的追求者,不怕他的冷脸和咆哮就算了,竟然还愈挫愈勇的追到家里和公司楼下守株待兔,把自己搞得像个追星族似的,害得面冷心软的成颢连家都不敢回,怕自己会一个小心就答应和对方交往,只好躲到他家去,还要他接送上下班,真的是有够夸张的。

  不过话说回来,他的长相这么有吓阻效果吗?竟然把他当保镳,有够混蛋的!

  他看着镜中的自己,左右的看了一会儿各个角度。

  很帅呀,干么女人都只对成颢纠缠不休,却对他弃之如敝屣呢?

  弃之如敝屣……

  湛亦麒轻叹一口气,然后又摇摇头。其实对他疯狂、执着等待他青睐的女人多得是,而对他弃之如敝屣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半年前和他发生一夜情后,连名字都没留下就消失无踪的女人。

  都过了半年了,他实在不应该再对个女人念念不忘才对,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她。

  是因为她是第一个和他发生关系后就连夜遁逃,留他独眠到天亮的女人吗?还是有其他的理由,例如自己想要再爱她一次的欲望没有得到满足?

  不自觉的又叹了一口气,他转头看了一眼车窗外的照后镜,确定暂无来车便打上方向灯,视线转回来看向前方,准备开车。

  突然之间,他前一秒钟还在想念的脸冷不防的跃进他的目光里,随着上班的人潮快步穿越斑马线,从他车子不远的前方经过,背对着他愈走愈远。

  他呆了一秒,想也不想的立刻打开车门──

  哔!哔!哔!

  一辆警用摩托车突然出现在他后方十公尺左右的地方,以哨音吹赶暂停在路边影响交通的车辆。

  转眼之间,警车已骑到他车旁,交通警察朝他的车窗挥了挥手,要他快点把车开走。

  湛亦麒勉强止住一声咒骂,迅速地转头望了一眼那群上班人潮,已看不见她的身影了,他死心的将车子开离原地。

  然而即使如此,他的内心仍充满了希望与兴奋,如果他刚才真没看错人,那个女人真是她的话,那么至少他现在知道要到哪里等人或找人了,不必再像大海捞针般的在各个夜店里游走碰运气。

  等着吧,亲爱的一夜情人,我保证我们绝对会有再相见的机会的!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站在女生厕所里,梁娸加立正站好,低头往下看,她发现她还看得见自己的脚指头,不过已看不见穿着凉鞋的脚背部位。

  她的肚子愈来愈大了,因为怀孕的关系这是理所当然的事,问题是除了小慧和她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她怀孕。

  也许有人在怀疑吧,但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她还没结婚,有没有男朋友也是个问号,所以没人敢直接询问她,只用试探的语气说:“娸加,你最近好像胖了一点呴?”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