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爱上一夜情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以他尔雅书生的外型,她本以为他衣服下的肤色应该是偏白的,没想到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他的肤色虽不到古铜色,却也相去不远,整个人好看到就像是从杂志里走出来的模特儿一样结实,性感而俊美。

  湛亦麒缓缓地走向她,她却是被人施了定身咒般的完全动弹不得,只能口干舌燥的看着他愈走愈近,然后停在她面前。

  “你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说。

  “改变什么主意?”梁娸加喃喃地问,现在她的脑袋里除了他好看的胴体外,什么也无法想。

  “一夜情。”

  “一夜情?”她反应迟顿的眨了眨眼,猛然想起了一切。对了,一夜情!

  “你想改变主意吗?”她看着他,小心翼翼地反问。

  “决定权在你。”

  他看着她的目光像会灼人一样的令她全身发热,不由自主的伸舌轻舔了下唇瓣。

  “你想改变主意吗?”他再次问道,嗓音似乎和刚才有点不一样,变得更沙哑且更急促了些。

  她又舔了下唇瓣,才缓慢地轻摇了一下头。

  然后,下一秒钟,她发现自己已被他吻住了嘴巴,而他的吻简直就像疾风暴雨似的既直接又突然,上一秒她的唇才被他覆住,下一秒他的舌尖已趁她惊愕微张开双唇的瞬间探进,攻城掠地,点燃潜藏在她内心深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炽热火焰。

  心脏在胸腔里剧烈的狂跳,呼吸也变得急促,全身血液像是突然升高了二十度,随血液快速的在她体内流动,传至全身,也让她愈来愈炽灼难耐。

  她伸出手,摸到一片平滑的肌肤,冰冰凉凉的好好摸。她的手攀了上去,从指尖、掌心、手臂到肩膀都靠了上去。好舒服,贴着他冰凉肌肤的感觉真的好舒服。

  “嗯……”她不自觉地轻吟出声,抬起腿来磨蹭他同样冰凉的大腿肌肤,一次又一次。

  湛亦麒第一次有种快要被一个女人逼疯的感觉,因为她的碰触是那么的自然,毫不做作,没有任何挑逗的意味,却又充满让人无法抗拒的性感。

  他再也受不了的动手扯掉她身上的浴巾,同持扯掉自己的,让她向后倒躺上床,分开她的双腿,再倾身覆盖在她身上。

  梁娸加的眼睛在一瞬间睁圆,流露出一种疑似掺杂着紧张与害怕的表情。

  “别怕。”他轻声温柔的对她说。

  她摇头,伸出手来搂着他的脖子,以坚定的语气道:“来吧。”

  湛亦麒呆了一下,简直是哭笑不得,她以为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呀?

  来吧?这种说法好像他们正在刑场上,而他是刽子手,她要他给她一个速战速决的痛快一样。她有这么希望赶快结束这一切吗?

  看着她脸上醉人的红晕与清亮的双眼,他急迫的欲望在这一瞬间缓和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想见她双眼迷蒙,难忍欲望而性感的扭动身体,呻吟的乞求他填满她的模样。

  他伸出双手捧住她的脸庞,低头热情的亲吻她的唇瓣,舔咬、探索、逗惹到她忍不住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这才是他想见的模样。

  他调整姿势,带给两人一阵又一阵的强烈欢愉,直到她再也忍不住高潮的快感而尖叫出声,而他也跟着达到那最后的极致为止。

  湛亦麒倒躺在她身旁,伸手将她拉进怀里圈抱着。

  他还想再次品尝她,这是他过去从未有过的感觉,明明他才刚和她做完而已,却还想再来一次。

  他很少和人一夜情,但也不是没有过,可是却是第一次有这么奇妙的感觉,想再来一次,想问她名字,想知道关于她的事,以及想像两人未来的可能性。

  如果他开口问,不知道她会不会同意,有没有意愿和他正式交往看看?

  这感觉还真的是前所未有。

  她究竟有什么魅力让他体验到这前所未有的感觉呢?

  漂亮?

  不,他见过不少比她更漂亮的女人。

  热情?

  不,他也遇过比她更热情不只一倍的女人。

  那么到底是什么触动了他呢?她的奇怪、她的矛盾,还是她那双迷蒙的双眼、柔软馨香的身子,或是她毫不保留,既热情又带点青涩的迷人反应呢?

  低头看着在他怀里,被他累得昏睡过去的她,他的神情不自觉地漾出一抹温柔。

  答案不确定、不知道,还是个谜,不过他一点也不急着找到答案,因为以后的时间多得是,不是吗?

  嘴角微扬,他爱怜的低头在她额上轻吻一下,然后闭上眼睛,一边等她醒来。

  筋疲力竭却满足的感觉让人想睡,尤其是在连续一个星期每天只睡三个小时的情况下,湛亦麒等着等着,慢慢地打起了盹,在不知不觉间逐渐沉睡。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看着验孕棒上浮现的两条线,梁娸加既震惊又难以置信,整个人因为被吓得脑袋一片空白而呆若木鸡。

  她不确定自己究竟在厕所里呆站了多久,是打扫的欧巴桑的巨大敲门声将她从神游中给拉回来的。

  “到底有没有人在里面啊?有就应一声,不要当哑巴!”

  “有,有人在。”她回神急忙应道,匆匆地用卫生纸将验孕棒包起放入口袋中,开门走出去。

  “真是的,我敲了半天门你也不应一声,你到底是……”

  欧巴桑在她身旁抱怨的碎碎念,她却只想快点逃离现场,以免被人发现她刚才躲在厕所里做了什么。

  她迅速的洗手,转身大步的离开女生厕所。

  回到办公室的座位上后,她整个人依然因震惊与难以置信而面无血色、神情呆滞。

  “娸加,你怎么了?”邻桌的同事小慧问她。

  她反应迟缓的转头看她,压根反应不过来而无法回答任何问题。

  “你的脸色好苍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小慧惊叫道。

  “怎么了?”她的惊叫声引来另一个同事的注意。

  “你看娸加。”小慧说。

  “天啊,娸加,你怎么了?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你哪里不舒服?”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经理刚好经过。

  “经理,娸加的身体不舒服。”

  “你怎么了娸加,还好吧?”经理走上前问。

  经过大家一连串的你一言我一语的,梁娸加总算稍微恢复了对答的能力。

  “经理,我下午可以请假吗?”她虚弱的问。

  她有气无力的语气及模样像是随时随地都会昏倒的样子,经理不敢说不。

  “假单你明天再补给我就行了,你赶快去看医生。要不要我叫个人陪你一起去?”经理担心的看着她苍白的脸色说。

  “我可以自己去。”梁娸加立刻摇头,脸色在一瞬间又变得更白了些。

  “那你赶快去,看完医生后就回家好好休息,如果明天还是这么不舒服的话,就再请一天假没关系。”经理迅速的说,真的被她的脸色吓到了。

  “谢谢经理。”

  经理摇摇头,转身离开。

  梁娸加则又呆了一会儿,才开始动手整理桌面上的东西。

  “有什么工作要我帮忙做的吗?”小慧起身到她身边问。

  她看着桌面上的东西又呆了一下,才对小慧摇摇头。属于急件的工作她都在早上做完了,剩下的是一些例行公事,不急。

  “娸加,你还好吧?真的不要人陪你去医院吗?”看她反应迟顿又显得有些呆滞的模样,小慧眉头轻蹙的盯着她。

  “我没事。”

  “没事才怪,如果你在下一秒钟突然在我面前昏倒,我也不觉得奇怪。”

  梁娸加朝她无力的一笑。

  “好了好了,你别弄了,电脑我会帮你关,你快点去医院。”小慧拿起她放在椅子上的皮包和椅背上的外套,塞进她怀里。

  “谢谢。”除了这句话,她不知道要说什么。

  “免了免了,快去吧,不要待会儿真的晕倒了。”

  梁娸加苦笑了一下,转身走向出口,搭电梯下楼,离开公司。

  今天的天空是单色调的灰,远远近近的云,低低地浓重一片,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在公园里的座椅落坐下来,再度将那匆忙用卫生纸包裹的验孕棒拿出来看,想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看错了,但是没错,上头的那两条线仍然明显。

  怎么会这样呢?

  这种事怎么会发生在她身上呢?

  中午听同事说她的朋友连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的笑话,害她突然惊觉自己的生理期也慢了半个月没来。她的生理期时间一向都不准,所以她早就习惯成自然的不是很在意,但是这个月和过往不太一样的是,她曾和人发生过一夜情。

  那晚湛亦麒到底有没有做避孕措施,老实说她真的想不起来,但是这是最基本的保护自己和保护别人的方法不是吗?

  他应该会做、一定有做吧?

  为了让自己放心,她到便利商店买了一盒验孕片,带回公司趁上厕所时测试一下。

  结果出来之前,她真的是带了百分之九十八的放心,百分之一的好玩和百分之一的担心在等待测试结果。

  没想到结果是天地变色!

  她怎么可能会怀孕呢?只有一个晚上,只做了一次,而他也不可能没戴保险套呀……他到底有没有戴呀?

  不,现在根本不是探讨有没有戴的问题,而是现在她该怎么办?

  怀孕,她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她真的怀孕了吗?如果是真的,她该生下这个孩子吗?该让他知道吗?还是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拿掉?

  没有爱的结晶、意外的结晶、一夜情的产物……

  一个小孩、一条生命、一个长得很像他或很像她的小宝贝……

  老天,她到底该怎么做?

  第二章

  早上醒来,一阵恶心的感觉突然排山倒海的向梁娸加袭来,让她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跳下床,冲到房间外的厕所去呕吐。

  “呕~呕~”

  一阵又一阵的呕吐声引来了梁母,她眯起了锐利的双眼,站在原地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后,不动声色的转身走回厨房为心爱的儿子准备早餐。

  过了一会儿,吐得面无血色、筋疲力竭的梁娸加从厕所里走了出来,梁母也刚好叫完儿子起床准备上班,从房间里走出来,两人在走廊上交会。

  “你是不是怀孕了?”梁母直截了当的问。

  梁娸加遏制不住的浑身一僵,没有回答。

  “你不要脸我还要脸,你最好不要让闲言闲语落到我们家。”梁母撇唇道。

  她沉默了一下,才开口说:“我会搬出去。”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