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 爱上一夜情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不切实际? 金萱

  曾在网路上看见网友这么评论萱的小说,他说萱的作品似乎都有婚前性行为,但结局却出奇的美好,可是这个世界上真有这么美好的爱情吗?作品里带着不切实际的想法。

  这段话让萱的脑袋瓜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百个问号。

  小说如果是真实的,那就不叫小说了吧?应该叫传记才对。

  而罗曼史小说之所以好看,也是因为它与现实不同,充满了美好与幻想,还有太多的“不切实际”,所以它才会吸引人不是吗?毕竟现实人生已经够苦闷了,没道理连个美梦都不让人作吧?

  也因此近年来萱写稿一向都以快乐、幸福为主,不喜欢着墨过多的悲情与误会,还有坏人,至于婚前性行为嘛……

  说真的,萱不是在误导大家,让大家以为婚前性行为(或未婚生子)是对的,而且说不定这样就能和萱书中的女主角一样得到幸福。

  孩子!孩子!请听萱姊姊认真的说一句话──这是小说好吗?不要把小说与现实搞混了,拜托、拜托!

  其实萱会多着墨于未婚生子或婚前性行为,是因为这就是现代人对性的看法,开放、随便、不在乎、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为了跟上潮流,萱也只能这样写呀,总不能再跟十年前一样坚守着非处女不行这条不成文的规定吧?那会被人哼声说搞不清楚现实状况的。

  时代在变迁,萱也是很无奈呀。(唉)

  至于不切实际这个问题嘛……

  孩子!孩子!请再听萱姊姊说一句话好吗?

  结婚是爱情的坟墓,生活与金钱的压力便是坟墓堆上的泥土,将你掩埋后,你连喘气都来不及了,请问谁还有空理爱情和浪漫呀?!

  不过,既然有人想要实际,那萱在这里稍微解释一下所谓的实际好了。

  实际呢,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啦!

  实际呢,就是物价又上涨了啦!

  实际呢,就是什么都涨,只有薪水不涨啦!

  实际呢,就是小孩晚上哭闹不休,隔天还要上班啦!

  实际呢,就是生活压力愈来愈大,夫妻愈看对方愈不顺眼,爱情没了,亲情也不够支撑婚姻关系,然后就离婚了啦!

  唉,萱也不想在这里危言耸听啊,问题这就是实际、这就是事实呀,要不然现在的离婚率怎么会这么高?单亲家庭又怎么会这么多?

  不过大家也不用这样就惧怕婚姻啦,还是有不少人结婚后幸福美满的,所以请大家要勇于挑战,然后增产报国啊,呵呵~

  再说一次。

  很认真。

  小说是小说,和现实是不同的,请读友们千万不要混淆了虚幻情节的小说与现实人生,傻傻的分不清楚喔!

  以上。咱们下回再见,拜。

  楔子

  同学会散场后,梁娸加卸下僵持了一个晚上的假笑,整张脸瞬间垮了下来。

  她到底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同学会呢?是想证明她已经不在意过去的事了,还是为了争一口气,让那些人看她现在变美、变成熟的模样?如果真是这样,她又哪来的不在意,哪来的变成熟了?

  在女厕里碰到杨亭亭,她问她今天穿得这么美、有备而来是为了要给唐艰好看吗?

  她微微一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可是当杨亭亭接着得意告诉她说唐艰追她半年,他们俩现在正在交往的这个事实时,她虽然还能够微笑以对,但心里却顿时充满了错愕、自嘲与苦笑。

  她问自己,她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早已忘了自己的烂男人这样精心打扮?她真是疯了!

  唐艰是个道貌岸然的混蛋,也是她大学同班同学,更是她交往过半年的初恋男朋友。

  当时的她在班上是个不起眼的书呆子,却得到全班,甚至于全系最帅的王子的青睐,让其他女同学都羡慕得不得了,而她也完全沉溺在恋情的愉悦中,丝毫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她是真的喜欢他,所以才会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付出全部的自己,结果事实的真相却是那么的不堪。

  他居然跟人打赌要花多久的时间才能得到她的身体,赌她是不是第一次?

  一想到自己曾爱过这样一个烂男人,身体被那种人抱过,她就有种作呕想吐的感觉。

  该死的记忆!

  她一点也不想记得那龌龊不堪的一切,但是为什么事情都已经过五年多了,她还忘不了?

  只是因为他是她唯一有过的男人吗?如果真的这原因的话,即使要她去找个一夜情来取代那仅有的记忆与经验,她也在所不惜。

  抬起头来,她眼神异常烁亮的看向停在马路边待客的计程车,倏然坚定的举步走向它。

  今晚,她要用新的记忆来取代那不堪的一切,永远的取代它、摆脱它。

  第一章

  她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身材修长苗条,像时装模特儿一样美丽。

  她的脸不算美艳,但雪白清丽,脸蛋只有巴掌大,肌肤光洁无瑕,眼睛很美,红唇水润诱人,让人很有好感。

  但这些都不是让湛亦麒破例接受女人的搭讪,还和对方一起进入宾馆的原因。

  他之所以会对她感兴趣,是因为他从她大胆的动作与挑逗的诱惑里,发觉了与她行径完全矛盾的紧张情绪,还有偶尔显露的青涩与羞窘,即使她拚了命的在掩饰。

  一个奇怪的女人。

  一个摆明了对他有意,勾引的动作积极,却又不时流露出紧张、挣扎与想退缩的奇怪女人。

  他对奇怪的事物一向特别有追根究底的精神,所以当她开口邀请他愿不愿意与她一夜情时,他只是扬了扬眉头,然后便带着她离开夜店,来到这间汽车宾馆。

  浴室里的洒水声仍持续着,从她进浴室关上门还落了锁之后,已经超过十五分钟了。

  落锁?

  她难道不觉得自己的举动很可笑吗?既然都大胆的邀他与她发生一夜情了,进浴室冲澡竟然还要锁门?真的是既可笑又矛盾,但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可爱。

  对他来说,可爱向来只适合五岁以下的小女生,超过五岁以后要在女人身上找到这两个字,不是没有,只是机会就跟凤毛麟角一样多。

  可是今晚却让他遇到稀有的这一个。

  现在他对她的感觉,是好奇大于欲望,接下来他很期待,她会怎么演这出戏。

  不过难得遇见这么一个让他什么都不必做就心情愉悦的女人,他想,如果她真的有那个意愿想和他来个一夜情的话,他也不会介意啦。

  只是以眼前这情况看来……

  他猜她再过十分钟也不会出来,即使出来了,大概也会找个借口临阵脱逃吧?

  嘴角微扬,无声的轻笑一声,他才这么想完,没想到浴室却突然传来“喀”的一声,锁开了,而门──

  他反射性的转头看去,当场便被眼前有如出水芙蓉般的美景夺去了呼吸。

  她的身材苗条,胸部却一点也不苗条,被裹在腋下的浴巾束缚得呼之欲出。她的双腿修长,肌肤光滑,曲线玲珑,清丽的脸蛋因羞赧漾红,而变得性感无比。

  她的脸是红的,露在浴巾外的每一吋肌肤也是红的,就像女人被所爱的男人抱在怀里、热情的做爱时,或刚做完爱时的模样。

  老天!他的身体竟然骚动了,而且迅速又火热。

  “你要不要也去冲个澡?”她开口问道,声音似乎较之前低了好几度。

  “冲个澡?”他不由自主的重复她的话,模样有点呆。

  “嗯,这里的浴沐乳很香。”

  “浴沐乳很香?”

  “嗯。”她僵硬的微笑,极力掩饰羞怯与紧张。

  她的模样让他稍微恢复了一点自制。“好。”他深深地看着她,对她点点头,然后举步走向她身后的浴室。

  梁娸加自然而然的往旁边靠去,想让路给他,没想到他却不走她让出来的路,反而走到她面前,她顿时浑身僵硬起来。

  “我闻闻看。”他说。

  “什么?”她一时没法反应,就见他朝自己俯身而来,在她颈肩处深呼吸了一下。

  “真的很香。”说后,他就转身走进浴室里,关上门。

  她差点瘫软倒地。

  天啊地啊,吓死她了,她以为他会突然将她扑倒,以为自己看错他了,以为他会是道貌岸然的一匹狼,以为他平时的温文儒雅全是装出来的。

  湛亦麒,她认得他。

  他是她公司大老板的好朋友之一,不是很频繁的出现,但是每次来都会在公司里刮起一道旋风,将所有未婚女同事们吹得争相走告。

  他五官端正俊逸,鼻梁上的无框眼镜加深了他的温文尔雅,一举一动散发出一种迷人绅士的气质,让女人看了不由自主的心儿怦怦跳。

  不过她对他从没有过任何幻想,不是不喜欢,也不是不欣赏,而是明白他们分属两个世界,灰姑娘的故事毕竟只是童话而已。

  他们曾经面对面过三次,但是今晚他看她的反应就像是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对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这让她更加深刻的明白这就是现实与事实,他们真的是不同世界的人,过去他从未注意过她。

  这样也挺好的,她才有胆靠近他,还向他提出了一夜情的邀请。

  说真的,她完全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试探而已,完全没想到他会答应,因为他端正的形象和一夜情完全不搭,哪知……唉!

  不,她不该觉得有些失望,应该要觉得庆幸才对,否则她要怎么更新记忆,而且还是和这么一个过去让她连幻想都不敢幻想的对象呢?

  想到待会儿要发生的事,她顿时觉得呼吸有点困难。

  “加油,冷静点,深吸一口气。”她开口帮自己打气,一边深呼吸,一边不自觉的喃喃自语。

  “你现在根本什么都不要想,只要交给他就行了,当初第一次做那件事的时候,连经验都没有,这回至少还有过经验……不要想这么多,只要顺其自然就行了,别紧张,放轻松,别紧张,放轻松。”

  浴室拉门突然“刷”的一声,吓了她一大跳,因为她完全没注意到淋浴的水声是在什么时候停下来的,而他──天啊,好帅!

  梁娸加一看见只在腰间围条浴巾,发尾还滴着水的性感裸男就呆住了。

  他的眼镜已经拿下,平常半垂在前额的头发整个往后梳,露出一种狂野、桀骜不驯的气质,和平常温文儒雅的形象判若两人。

  而且他竟然还有腹肌,块块分明!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